【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mxj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暧昧的话 > 正文

【流年】转弯(岁月征文·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5:22:47

斯大林在谈革命道路的曲折性时,曾打过一个比方,革命的进程就像一趟无法阻挡、滚滚向前的列车,每当到了转弯的地方,就总有一些意志不够坚定的同志会从车上掉下来。大到革命或变革,小如个人的人生也是如此,转弯或拐角的地方,总给人意外的考验和“惊喜”的挑战。

1996年的夏天,我面临我人生的第一次较大的选择,可我没有一点信心,最终选择了放弃,没敢报考中考。从事后来判断,就算我报考,结果怕也一样,十有八九名落孙山;初中毕业时,全班几十人就得七八个同学参加中考,最后也“全军覆没”了。

我没报考,提前毕业了,又不敢立即回家,就揣着学校退还多收的100多块钱伙食费,与一伙难兄难弟及“同命相怜”的姐妹,开始“游历”本地的“名川大山”,有一回,二三十号人扛着单车攀爬了“桂东南第一峰”大容山。现在回想那时的情形,只剩下唏嘘的感叹:非年少轻狂不足以完成这么一趟“非凡的游历”啊!那时候,大家都觉得有点暴躁,心里闷慌闷慌的,没有什么心思看风景,就是赶路赶路,爬到山顶,复回到山脖子,进入杉树林,出茶场,行至山心塘水库,除去身上的衫裤,游了一个多钟头的水库冷泉水,又赶路赶路、下山去了。那天晚上,我在一位同学家借宿,浸久了冷水的身板果然抽筋,曲卷如虾,痛得要命!

后来,“旅游团”日渐减员、最终解散,我也游荡够了,就厚着脸皮回家去,悲凉地向母亲“禀报”这一结局;母亲自然也觉得凄凉,偷偷地抹泪;人家的孩子读书读书就走出了大山,自家的读着读着就回家准备种田了。但那时候,我并没有表现多大的忧伤,就和我的堂哥谋划、一起跟他的亲戚老表去广东打工,开始闯荡属于自己的“江湖”。母亲拗不过我,却又不愿意我跟堂哥去做泥水工,就和我在广东新会一个镇郊的红砖厂打工的父亲联系,让我去他那里找事做,有事也好有个照应。

就这样,我堂哥前脚刚跟他的老表去了广东,我后脚也跟着村里的一位婶子踏上了去广东的长途卧铺车。那是一个夜晚,当我和我的行李被塞进卧铺车厢的一个角落,母亲含泪叮嘱了许多,终于下车去,就这样暂时别离了。尽管当时年少的我有点不忍,但一想到即将开始的新生活及对明天的诸多美好憧憬,到底掩盖了那点点的别离忧伤。

就这样,又经过几回转车,我父亲派我小叔到婶子打工的地方接我、把我带到了我父亲打工的红砖厂(我小叔和我父亲是同事)。事实上,我确实有点懵了,那地方比我老家还荒凉几分,在城镇的郊外,懒散地摆躺着几家砖厂,风吹尘起,满怀悲凉;在砖厂的砖窑上远望,也可看到城镇上的高楼建筑,但感觉那么遥远,仿佛天上之于人间。父亲“推荐”我进砖厂老板的小弟承包的养虾场干活,虾场就在砖厂的旁边,有几张水塘、共一百多亩,养鱼养虾;还有一个大棚搭起来的孵虾场,用运来的海水、在虾池里孵小虾,孵出来自己,也出售虾苗给别人养。

虾场的“员工宿舍”就在大棚的旁边,两层的木屋,隔成五六间房子。我在木屋的新窝住了一晚,醒来时觉得手脚有点痒痒,借着微弱的灯光,看清楚了手脚上的肿起的红点,又过了一会,看见“停泊”在蚊帐里的几只黑蚊子;我逐一拍死几只蚊子,就听到有人喊开工了。每天一早,我就得挑一担桶装鱼料撒进水塘喂鱼或喂虾;下午割草喂鱼,又撒料喂鱼虾。其余时间,就在大棚里忙活,给水池的小虾喂食,清理小虾的便便,清洗养虾的池子等。

开头几天,我还“绝望”一下,心里想念在老家学校里忙于备考中考的同学,想念他们在课余的嬉闹,去食堂打饭菜,到小卖部买零食,有的肯定在忙着写同学录或交换“传情”的字条……又想到一路来看见的万千高楼大厦,到这里却住木屋,蚊帐还不少破洞。但绝望了几天,人就老实了。肩膀肿起来,身板晒得干涸了,手脚都脱皮;有时累得要紧,干着活、不知觉地竟就瞌睡过去了。晚上收工,有时也不洗澡,倒床就睡着了。而且,因为是小工(比童工稍大吧),工钱每个月只是可怜的三百多。还得时常被老板拿来出气,有时来一点讽刺的话,有时大发脾气,咧嘴大骂,斥责不止。也许是为了“显摆”自己是地道的本地人,老板瞧不起外地人,包括来自“兄弟相称”的广西的人。有时,我的脑子里总显现“黄世仁”的形象,老板不是人啊;遇见他脸上“连绵阴雨”时,我们都躲开他,离他远一点。记得,有一回,老板骂我笨拙,大声地呵斥我不会做事,道父亲是砖厂的打工仔,生下来的孩子的脑子也简单,脑子里是不是装着一块砖头!我不敢反驳,但从对他很觉鄙视:你大佬就是开砖厂的,脑子里想得更多的是砖头,却比你能发财;倒是你,包这么几个水塘,请几个小工、赚点小钱,还得意忘形,是不是脑子里尽是鱼虾和水啊?

我被骂完,老板回家或外出了,一起干活的伙计们就安慰我,道别理睬他的话,就当他放屁好了。其实,他们也不时挨骂,“同时沦落天涯人”啊。几人当中,有一位是技术员、叫阿华,掌握虾卵孵化小虾和预防疾病的技术,是虾场的“台柱”吧。另外的两男一女,和我一样、都是小工(全都没有身份证),女孩叫阿映,男的一个叫阿钧(稍大),一个叫阿艺,年纪比我还小点。他们都来自四川,跟我讲话用普通话,他们相互交流则用方言;有时细细地听起来,也挺有趣的。因为同龄的缘由吧,也不用多久,我们就都成了熟人。

除了我和阿艺,其他人都算“老员工”了,有的做了一年多,有的做了三四年。空闲了、老板又不在虾场的时候,我们就聚集在一起“忆苦思甜”。技术员阿华还是不大满意自己的待遇,讲好久以前就有跳槽或回老家养虾的想法,但因种种缘由,一拖再拖没有实施;但讲不准什么时候,一下决心,就要行动了。阿钧和阿艺都道家里缺钱,发了工资都得定期寄钱回去,隔两三个月寄一次;等往后、宽松一点也想学一门技术,自己想法子谋出路、攒钱,总这么打工也不是办法,毕竟难长久。阿映道,她想攒点钱,再长大些,就去学剪发,然后开一间理发店。他们问我有什么打算,我却没回答得上来,脑子里写满两个字:迷茫。

我们在木屋的旁边种了黄瓜和好些蔬菜,那里的泥土不错,黄瓜藤爬得一地都是,结出一条条大胖的黄瓜,有人到荒地来放牛,会摘一些走,我们并不在意,实在太多了;有时,我们摘一些来腌酸吃,吃得牙齿全软了。还有荷兰豆,也攀爬得很欢,结出很多的豆荚,和旁边的生菜、葱蒜相互映衬,仿佛一个天然野生菜园。得空了,我们就摘菜,送去砖厂的厨房(我们和砖厂的人一起开饭的),煮来一起吃。

夏日,太阳下山了,仍很酷热,我们就常到水塘里游水,水塘的水质很好,水很清澈,倒映星光闪烁的夜空,仿佛灿烂的银河、奥妙的宇宙,仿佛置身一个童话的境地,让人很觉陶醉。我们在水塘里抱着水盘,仰望星空,快活而无边际地讲话聊天,那样也仍觉得十分安详宁静,或许实在太空旷了。有时,阿映也到水塘边来洗衣服,我们就那她来开玩笑,问她想嫁个什么样的人家,结婚后想生几个孩子?她就在那边笑起来,道要你们管啊,反正不嫁给你们。阿华、阿钧就道,不然就介绍我们的阿石给你,嫁到广西的山里,有吃不完山珍野味呢。阿映又笑道,你们就别吓唬人家阿石这般老实的学生仔了、好不好……

转眼到了秋天,水塘的活少了下来,除了孵化这年最后的几批虾苗,大家就检修大棚的屋顶,修缮漏水的地方。后来,砖厂那边活多,大家又到那边帮忙运砖装窑、出窑,或者搬砖头上车。我选装车,有车来就用砖钳装上去;我力气不足,装得慢,有时砖钳抓不稳,常掉砖,砸了几回手。没几日,我的两手都是水泡,破了又长,长了又破,手茧子逐渐厚起来了;我尝过这些苦头后,才深深体会到我父亲的不容易,他在不同的砖厂里做了十几二十年了。有一天,我在装砖头的闲暇,爬上砖车的顶棚,举头眺望远方;伙计们问我在做什么、发神经啦?我笑道,我想出人头地,我想有一天我也像穿过这车的顶棚一样把头冒出来、出人头地!他们对我表示赞许,给了拇指和微笑。

我没有想到,我是最初离开那里的人。我右手的无名指在修大棚屋顶时戳穿了,又浸海水、被感染了,在指甲下来一点的地方竟长出了一个肉疮,粉粉的一垛“鲜肉”,挑破表皮,就流出脓来。在那个地方根本无法寻医生,父亲托到城镇上赶集的人带回几瓶药膏,但搽了也不顶事。望着那不知叫什么名字的肉疮,仿佛在我心里也长了一块横肉,总觉不自在,却又不知什么原因。后来,在老家的母亲知道了,很是心痛,就跟父亲讲,中秋节快到了,让先我回家治好手指,往后要出去打工还有的是时间。其实,母亲是不放心我,那么小就出来打工、太受苦了;她是打算,让我回去继续读书。

中秋节前,我终于搭上了回家的卧铺车;当我回到离别了几个月的老家时,我总悬在半空的心终于落到了地上,找到了坚实的依靠。这时,当军医的五叔也特地从桂林赶回老家过节,给我做了一个小手术,把我无名指上的肉疮“剪”掉了。然后,五叔又托他的一位当老师的老伙计帮忙,把我弄进一间乡镇中学去读高中。当然,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为此,母亲背着父亲把家里几年的积蓄拿出来,又向我大舅借了些钱,向学校交了一笔赞助,我才得进了那间学校的校门。总之,五叔不但给我的食指做了手术,他还给我的心也做了“手术”;好多年后,我似乎才明白他的良苦用心,他帮我找准了方向,在我的人生道路转弯后、指引上了另一条新的道路。而在这一条新路上,我母亲、还有我的家人和亲人就在我的身后默默地关注我、帮助我,望着我艰难地往前迈步。多年后的今天,我回想起那一段岁月,我觉得自己比堂哥、比虾场里的那几位少年朋友幸运得多了。

就这样,我进到那间乡镇中学读书,开始了新的磨砺。在那里,我仍然不怎么能生存;在那里,我依然在寻觅,也时常迷茫。我逐渐习惯了“孤僻”,我变得能忍受多了,默默地忍受着岁月的“励炼”;每当我觉得很难扛顶的时候,我就会想起那一段打工日子的经历,老板的讽刺与责骂,谋生的泪水与血汗,心灵的煎熬与彷徨;如此一来,别的什么就也不算什么了。只是在夜深人静时,我隔着宿舍门窗,数望满天的繁星,我常想起了以往,我似乎看见:星斗灿烂的夜空里,有一口宽阔的大水塘,水很深且清,有几位少年在水塘里游水玩闹,有位一女孩在水塘边洗衫裤,他们嬉笑着讲些什么,有关明天的梦想,那么快活那么愉悦;或许,那些想法显得有点稚嫩了,但都是各自心里的一盏灯火,照亮了前行的道路;所以,听得星星和月亮也会心地笑了……

1998年,我父亲转回老家本地的砖厂打工,不再背井离乡。1999年,我高中毕业,考上了桂林师专中文系;那年秋天的一个早晨,已长有白发的父亲有点“颤抖”地送我去学校报到了……

转弯或许令人厌烦,因为少不了一番折腾,会变得不熟悉、不适应。可转弯后,或许另一条崭新的路就在那里等着你、奔跑了。

女性癫痫病什么方法治疗好癫痫病如何才能治疗好怎么治癫痫病癫痫病怎么治疗效果好

相关美文阅读:

暧昧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