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mxj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流年】楚长城,仰望或者倾听(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7:00:07

我以仰视的目光,站在这里。我的面前,是一堵残破的城墙,自山脚凸起,沿着起起伏伏的山岭向上蔓延,蜿蜒成一条长龙。从远处看,居高临下,巍峨壮观,极具气势。

走在山野里,有一种淡淡的泥土味道,混杂着一丝陈旧的气息飘来,好像有几千年。远古的风,恣意地拂动着无边的树林,叶片摇曳,碰撞出簌簌之声,掠过树梢,掠过石砌的城墙,哗地跌下山崖。我听到了一声死亡的呻吟,或者说一声嘶鸣。我的灵魂,随着心的震颤,在肺腑间腾跃,飞离我的身体。古战场,总让人心悸。

终于走近了石墙,或者说是一堵残垣断壁。那些长满苍苔的石头,一层层地叠在一起,形成了一堵墙。四五米宽的城墙上,散乱的石头地躺在那里,草和荆棘,从石缝里钻出来,看上去荒草萋萋。昔日巍峨的城墙,已被岁月的风沙销蚀,变得千疮百孔。一块块石头上,写满了经年的沧桑。

这是一个叫周家寨的地方,山岭上的长城,是南召县境内众多的楚长城中,规模最大,最险要的遗存。春秋时,南召归楚,周家寨发现的石砌长城,正处在典籍记载里楚长城途经的线路上,其形制、特征与史书记载的楚长城相吻合。周家寨是楚长城线路上一处大型关城,它既有外廓墙,又有内城墙,城中套城,城内制高点有烽火台,城墙上部残留大量跺碟、嘹望孔,是一处结构复杂,可攻可守,以屯兵防守为主的军事防御工程。它集中反映了楚长城的特征,具有极高的研究价值和观赏价值。

眼前这些用石块垒砌的城墙,兀自横亘在山峰上。坍塌的石头,毫无规则地散落在城墙下。站在城墙上,望着茫茫的大山,望着茂密的树林,陡峭的悬崖,遍野的树林、荆棘和荒草,让你感到荒凉,荒凉得连个人影也没有。然而,就在这蛮荒之地,我们的先辈,他们穿着被树枝撕裂成缕的粗布蓝衫,手执利斧,把荆棘斩断,劈开一条道路,拓展他们的家园,开创他们的霸业。其中的血泪,谁人能知?但他们却从没有停止脚步,在荒野里筑起了堪称奇迹的防御工程,创造了战争史上永不磨灭的辉煌。

在《左传》里,有这样的记载:公元前656年,称霸中原的齐桓公,借机高举尊王攘夷的旗号,率领八国诸候讨伐楚国。楚国派一位叫屈完的使臣去见齐桓公。恒公让屈完乘坐他的战车,一起观看齐军军容,并以此威吓屈完。屈完则不卑不亢地说:“楚国方城以为城,汉水以为池,虽众无所用之”。齐桓公看到固若金汤的楚长城,不敢贸然进攻,遂与楚国结盟。从记载中可以看出,在楚国与中原诸候争霸的战争中,楚长城起了很重要的作用。

我沿着山坡向上攀爬,在一处坍塌的豁口处,登上了仰慕已久的楚长城。在一块块石头堆砌起来的城墙上行走,我突然就觉得,这堵褐色的石墙,多么像戎边将士的脊梁,而那一层层叠起的石块,又多么像战死将士的尸骨。刮过的风声里,那沙沙之声,是不是千多年前的灵魂在游走。我不知道,风没有告诉我,树也没有告诉我。那些经历过当年惨烈场面的风,被后来的风吹走;那些经历过曾经血腥的树,被后来长大的树挤走。岁月的风尘,将原来的一切掩埋,留下的只是一堵墙的沉默。

其实,在城墙上行走,感觉中,两千多年前的先辈,如影随形跟着你。我们走过的长城,印满了我们先辈的足迹;我们的身影,叠印在先辈们的身影里;我们的谈笑声,是先辈们笑声的延续。走近城墙的每一个垛堞,恍惚间,你就看到了挽弓持戈的将士。你甚至会觉得,你就是那个守卫在垛堞上的武士,一身盔甲,满面威严。

山势越来越陡,跋涉愈来愈难。氤氲的云雾,从我们的眼前飘过,带着丝丝的响声,伸出手,似乎可以抓到一朵云,可云却从我们的手指间滑过。还有摇摆的树,叶片碰撞,发出哗哗的声音。在这样的氛围里,突然就产生了一种幻觉,击鼓的“咚咚”声,箭镞的“啾啾”声,铺天盖地的喊杀声。感觉中,仿佛真的就置身在远古的沙场上。

睁开眼回到现实里,低下头看,心就一阵的颤抖。脚下,是悬崖峭壁,看一眼就有一种想向下坠落的感觉。再看谷底,村庄和树,模糊得连成一片,有车从一条公路上驶过,像个屎壳郎,缓慢地向前爬行。城墙建在这里,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也许,正是险关要塞上的长城,庇护着一方百姓,使他们安居乐业,男耕女织,建设美好的家园。

快到山顶时,碰到一个砍柴的老人,老人背着一捆柴禾,弯着腰下山。看到老人吃力的样子,我招呼老人歇歇。老人把柴禾放到一块石头上,我递给老人一支烟,我问老人:大伯,你知道楚长城吗?

老人说:原来不知道是长城,近年才知道。但人们都知道这里是古战场。

我问:你知道关于古战场上的事吗?

老人说:是老辈人告诉我们的。听说这里打过仗,还挖出过箭镞、刀剑。老人吸了一口烟,长长地舒一口气。接着说道:很早的时候,每年清明,在周家寨屯兵的地方,每当黎明到来,太阳未出之时,山谷里突然间战鼓齐鸣,人喊马叫,杀声震天。城墙内外,烟雾翻滚,天昏地暗,把醒来的夜再次推进一片黑暗。太阳初起,清风掠过,山谷里顿时死寂,所有的声音和物像,瞬间消失,了无踪影。

我问老人:你见过这样的场景吗?

老人说:没有。听老辈人说的。原来这里住的人少,现在人多了,那些场景就没有了。

我问老人:你们这里有人看到过吗?

老人说:我爷爷说他看到过,只看到狂风大作,天昏地暗。能听到喊杀声,但看不到人影。至于是真是假,那就不知道了。

在自然界里,总有一些玄妙的现象,是无法解释的,但却真实地存在着。我愿意相信,老人说的是真的。

告别老人,我快步走向山顶。来到周家寨的最高峰——烽火台,站在峰顶的烽火台向下望,时断时续的楚长城,蜿蜒曲折,向两边延伸,古老而沧桑。而我身边的烽火台,残破不堪,那些堆砌的石头,已被烧成黑色,上面长满青苔,但从被火熏得黑漆漆的石头上,依稀看到当年四起的狼烟。石墙和烽火台,它们站在我的面前,无声而真实地袒露出一帙风干的历史,倾诉着这片楚国边陲之地曾经有过的悲壮与惨烈。如泣的马嘶,如潮的呐喊,翻滚的狼烟,挥戈的将士,血染的盔甲,猎猎的战旗,向我们昭示着曾经的血雨腥风。

我不知道,在这片土地上,发生了多少搏杀,又有多少人倒下。但我知道,他们是儿子,是丈夫,是父亲。多少个夜晚,他们仰望星空,思念家乡和亲人。他们虽是铁血军人,在狼烟里厮杀,但刀剑的寒光斩不断他们心中的那丝柔情。有月的夜晚,面对一弯清月,他们总是听到母亲的呼唤,看到美丽妻子眼角思念的泪痕,儿女稚嫩的啼哭。那一刻,月夜是那么的宁静,回忆是那么的美好,思念是那么的甜蜜。那一刻,他们的胸中,流动的不再是冰冷的血,而是一腔柔情。

我突然想起一个发生在楚长城上的爱情故事,在南召县崔庄乡仓房村的一座山上,有座小城池,曾经是楚国的一个边防哨所。哨所里住着一位楚国的老兵,他的任务是观察敌情,用烽火传递战争信息。而他的对面,也是一座小城池,里面住着一位中年妇女。

据说,老兵和中年妇女是一对恋人。老兵年轻时,告别即将成婚的恋人,成为一名楚国军人,独自一人,固守着这座城池。一年又一年,老兵人到中年,因战事吃紧,无法回乡与恋人结婚。二十年一晃而过,苦苦等待老兵的恋人,痴心不改,千里寻夫来到这里,与昔日的恋人结为夫妻。但按照当时楚国的律令,军民不得混居。于是,妻子便在老兵的对面,筑起一座小山寨,与丈夫相望而居,为丈夫洗衣烧饭,耕种田园。

这似乎是一个很美的爱情故事,我听到这个故事时,眼里含着泪水,我为他们忠贞的爱情所感动。然而,当我静下心时,心里便充满了酸涩。多么美好的爱情,却是那么的悲怆,像一首凄美的爱情之歌,令人无声哽咽。

每次去楚长城,我的心就格外的沉重。我的眼前,总有年轻士兵的身影,在如雨的箭镞中,在刀光剑影里倒下。我仿佛看到他们在倒下的那一刻,想竭力保持屹立,然而,在仰天喷出一道绚丽的彩虹后,轰然倒地,身下一条红色小溪缓缓流淌。

河山是锦绣河山,那样的磅礡和辽远。可这美丽的河山,是多少鲜血染成;是多少家庭的泪水浸渍,是多少白骨堆起。可我知道,没有牺牲,就没有幸福的家园。站在长城上,无论是理性的沉思,还是无语的缄默,我的心都会止不住的震颤。

面对长城,我只能仰视,我的面前,不是一堵墙,是鲜血和白骨。面对长城,我总是倾听,倾听来自遥远的声音,呼喊、嘶鸣、啜泣。

岁月改变了一切,唯独无法改变那些矗立的城池。两千多年悄然流过,石头依然是石头,城墙依然是城墙,任凭岁月沧桑,楚长城依然鲜活地站在我们面前。一如千年的风景,见证着历史,见证着未来。我想起了文友孙乐的那首《楚长城》:

楚子逝去久矣

山河几易戎装

溘然昏睡千年

依然耸立天地之间。

小孩眼睛总是往上翻,什么原因北京哪家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好癫痫患者在服用奥卡西平之后还能停药吗安顺好的癫痫医院去哪找

相关美文阅读:

随笔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