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mxj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江南】黄村,最后的麦田(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7:21:40

春上,我来到了北京。

好多天过去了,还一直没到我那块麦田去看看。好不容易从一地鸡毛中扯出脚来,就往那边厢跑。

且慢,你的麦田?老船你这南蛮子寓居北地,大兴黄村还会平白无故赏你一块麦田?

有朋友如是这般在电话里打趣我又要贪人之功乃至掠人之美了。我除了打一串哈哈外,只能据实相告:我这人从小喜欢看农村题材的小说、电影。大约是自古以来中原文化在中国是正宗主流一家独大的关系吧,书里片子里的广袤土地大都属于北方,蓬勃生长的庄稼大都是小麦棉花。棉花不稀罕,咱南方湖乡也有,下放时还种植过,只是这小麦情结缠着我都半个世纪了,可就是没见着长在地里的麦苗。前年投奔儿子的新驻地大兴,有一日没事溜达着,无意中发现了诺大一块麦田。这真叫我喜出望外。

早就晓得大兴隶属北京郊区,老船寓居的大兴黄村义和庄嘛,想当然就是一个典型的北方村庄啰。可来到这里不免大失所望:义和庄见不到庄稼,连整个黄村也见不到村庄的模样,倒是有个火车站以黄村为名,日日夜夜招徕着哐啷作响的列车络绎不绝远道而来,打打尖,歇歇脚,两三分钟的功夫,又哐啷而去。那哐啷似乎在告诉我:看火车,任你看个够;看小麦,没门。

去年,也是一个春日,没成想我无意间的一溜达,还真把”没门“给整成了“有门”:一长溜一眼望不到头的围墙,忽然为我不安分的目光开了一扇门。脚步被目光领着,悠悠然跨进去。哇塞,好大一片绿!真是太养眼了!不过,绿,也不是单一的翠绿,有玉米苗儿刚刚拱出地面的那种嫩绿,还有一种油油的绿,那是一片风吹草地见牛羊的郁郁青青的草叶,在风中喃喃絮语着,款款舞动着,但一个声音立马在我头脑里一顿棒喝:草叶?草你个头。真是叶公好龙呀。想了几十年的麦苗长在你眼前,你还草叶草叶的?你这眼力见儿未免草鸡了吧?你看那叶片薄薄的,窄窄的,长长的,不枝不蔓,透着杲杲春阳赋予的生命之光,昂扬向上,直指蓝天。叶片之间手牵着手,把油油绿意连缀成一片无垠的生命之海,让你贪婪的目光怎么也看不够。只得掏出单反,一通远眺近观,像一个精心耕作的老农一般,用镜头推拉摇移地"耕作"着首都原野上的麦田。

当我的汗珠一滴滴洒落在葱郁绿叶上、泥土上,心里无端地涌起了一种意念上占有的自豪。我对自己说,从此,我就是这麦田的主人了,虽然只是精神上的、心理上的。

刚要跨出那张门,猝然发现围墙里也并不全由绿色主宰,还有相当大一片灰褐色的土壤,仿佛一个没娘的孩子,就那么不招人待见地撂荒着,春风拂过稀稀拉拉趴在那上面的野草,向我的耳轮放送着轻轻的哀鸣。出门一看,围墙上分明写着一些大字:城南行动倒计时,建设一个新大兴,建设一个新黄村,打造全新义和庄……往北走几步,看到一单门独院的两层小楼,大门旁赫然挂着一块白底红字的牌子:大兴区南扩工程黄村义和庄标段拆迁指挥部。我昂扬的心立马跌落低谷:糟了,这块麦田的大限之日为期不远了,充其量也就能坚持到这茬冬小麦、玉米的收获之日吧。

我可不能在一片麦田里憋屈死,于是乎四处寻找新的田园。然而,踏破铁鞋,寻访方圆上十里,偌大的黄村居然再也找不出一块麦苗儿的立锥之地了。失望之余,继续在这块最后的麦田上用目光用单反镜头”耕耘“。我不禁莫名地为之庆幸:这块麦田坚守到最后,总算还有几个知音,不但有几位辛勤的耕作者,还有我这位不事稼穑的守望者。

这片未来开发区围墙围着的冬小麦,在我的意识里,就像一群即将断奶的孩子,常常需要我慈爱的眼光和温暖的镜头来呵护。就这样,从含苞孕穗,到杨花授粉,再到抽穗拔节,它们的成长经历都一一录入我的镜头,我的相册。当我看到它们挺拔着腰身,闪烁着无数金针一样的麦芒,虽然还略带青涩却穗粒饱满地站在盛夏骄阳里的时候,最奢侈的想法是留住那青涩,让农人的镰刀晚一些、再晚一些收获它们金色的丰饶。因为恰逢那几天我有事要离开北京。

返京后火急火燎看望我的麦子。也许还差一两天收割,也许正在收割中?可万万没想到,麦田里早已空空如也,徒有硬硬的麦桩儿蜡黄着短短的身子,向我卑躬屈膝地陪着不是。

值得欣喜的是,麦子真正的收获者告诉我,城南行动近两年开发的范围,还没铺到他们这旮旯来,围墙下的农耕作业也许还能维持好些时日呢。我企望着以后,至少来年还可以全过程用眼用心”耕作“新一轮冬小麦吧。

今春某日,一大早我就挎着单反就上路了。一路上哼着殷秀梅那句“滋润着返青的麦苗……”载欣载奔,想象着冬小麦沐浴着灿烂阳光,在春风里流淌绿色舞动心情的得意劲儿,我可是提前进入了得意程序哦,构想着怎样安排的我的景别、景深、角度、光圈速度组合……

到了,到了,一爿熟悉的围墙,几乎没怎么变化,连那些字迹还有那么清晰。只是门被封堵了,绕过去很长一截,才找到新门。目光还没扫描,就从包里掏单反。镜头一对,我的妈呀!哪里还有可人的绿色,只有一片平整的荒芜直扑镜头。边走边看,虽还没有打桩机、挖掘机的身影,但木桩和灰线已完成对这块麦田的切割。

我只能怔怔地对着一片空荡,一片疏落,一片站在虚空中的未来楼盘,声嘶力竭地吼一声:

黄村,麦田呢?最后的麦田呢?

癫痫患者在饮食上有什么禁忌哈尔滨的医院能治好癫痫吗贵阳癫痫医院应该如何选择?

相关美文阅读:

随笔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