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mxj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流年】介入(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6:59:33

我小时候喜欢干扰蚂蚁的去向,用一根枯枝,把一群正在低头奔跑的蚂蚁突然挡住,就像我一个人在村庄里闲荡,村里的人,如周伯葛叔,不知从哪儿蹿出来,伸出双臂挡住我的去路,让我叫他们一声伯伯或叔叔才允许我过去。他们半是兴奋半是开心地挥舞着双臂,而我一次次企图从他们双臂下冲出去。他们的手臂往上,我则猫下腰。他们往左跳,我就往右奔。他们快活地啊啊叫着,我则紧闭嘴唇,倔强地反抗着,拒绝叫他们。这本来就是游戏。我,周伯葛叔他们制造并配合着游戏,一本正经地履行游戏所分配的角色。似乎,他们是强者,我是弱者。如果果真这样,他们又会失望,这个游戏的潜规则是我作为弱者要向强者提出挑战,但结局仍希望是弱者向强者屈服。但每次我都违反游戏规则。蚂蚁由于奔跑的惯性(惯性对人与昆虫或动物都适用),原地转了几圈,样子既像嗅,又似乎是触,然后顺着枯枝跑了上来。对它们来说,出路永远比我的多。因为我一开始就知道游戏的规则与潜规则,而蚂蚁从来不需要懂得那么多。

我还会用剩菜残羹,或果皮糖渣,去经营蚂蚁们的勃勃生机。我一个人孤独地蹲在地上,有些无聊的样子拨弄手里的一根竹梢,把一只蚂蚁从菜梗上驱赶下来,又把另一只蚂蚁诱导到一张糖纸上,我希望这两只陌生的蚂蚁能孤独地享用。然而,这两只蚂蚁很快引来了众多蚂蚁,它们居然让一片菜叶“走”动起来。我的孤独感由此更加浓烈。于是,我又选择出一只蚂蚁,重复刚才的动作,结果仍然还是那样。似乎,它们拒绝我设置的游戏规则。或者,它们生来就没有能力承受孤独。我替蚂蚁虚构了基因。

曾经在一个午后,阳光明媚,春风撩人,我无所事事地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吃完了随身携带的食物。甜美的食物依然激不起我热爱这个城市的念头,内心的空虚与胃的充盈并不匹配,反而更激增我的无聊。我发觉自从居住到城里后,无聊像一种病症一样传染到我身上,时不时地会反复发作。有时身处闹市,周围是南腔北调的人,代表着文明与奢华的各种场所、会所,以及为贵族与精英量身定做的商品,我突然发起无聊病来。我像一位常年失眠的精神衰弱病人一样,空洞而漠然地注视着从我眼前走过的红男绿女,我毫无理由地猜测他们内心的故事,和他们各自的命运,我会悲观地预测他们会跟所有人一样经历生老病死苦,最后成为被蚁食的骷髅。我激不起热爱他们或我们的念想,他们或我们的一切,包括精致的,庸俗的,令我厌倦。可我仍得居住在这儿,生存是我的绊脚石,我被牢牢地拴在了这个称为城里的地方。

此刻,离我约一百米的地方是这个城市最繁华的商业街。我居住这个城市已经二十多年,我奇怪自己从来没有涉足过那条街,哪怕有时得经过那条路,我如同一只蚂蚁,拐来弯去,然后另一条路就出现了。我沿着背街小巷走,看到了城市里生活在底层的人们,他们的破败,他们的脏乱,连同垃圾被一堵堵墙隔离开来。墙壁被粉刷一新,用绿线勾勒出一块块板面,上面是“我身边最美的人”的图文。他们被“最美”定格在墙壁上,成为一道风景,也作为一道栅栏。我走过城市的边缘时,看到像鸽子间一样的出租房,还有被城管称为“马路市场”的地方,污水横流,蚊蝇齐飞,一群群“外来流动人员”在此交易,在此生存,他们微薄的收入和不确定的生活,使得他们跟干净、文明、优雅等词汇相去甚远。他们替别人保持干净、文明与优雅而得以生存。他们像蚂蚁一样不停地奔跑,只有奔跑,他们才能在这个城里获得短暂的居住权。

因为想到了蚂蚁,我的目光从行人如织的街上飘忽回来。我低下头,目光炯炯,从椅角到地面,又由地面到草丛,凡可能是蚂蚁出没的地方,我一眼一眼地瞅过去。地面上没有任何生物与昆虫,除了干净,还有安静,与网一样的城市生活仿佛是两个世界。我忽然想到食物袋,赶紧从里面掏出面包屑,撒在椅角。然后,我像垂钓者一样,耐心地等待。

我垂着头,胳膊支在大腿上,伸长脖子,目不转睛地盯着地面。如果不是我,而是别人,我以为那个人一定是病者。我的猜想,也是别人的猜想,从旁边走过,忍不住抛来一个目光。目光很短浅,来不及停留,很快又转移过去,似乎害怕自己的目光被别人的不幸纠结在一块儿。城市里的人,实在太多,比天上飞的鸟还多。病者,健康者,大家都无暇探究,偶尔的悲悯,也只是在心底一闪而过。我坐在午后的公园里,期待蚂蚁。无论是想法,还是行为,在旁人眼里一定病得不轻。可半天过去,没有一个人在我跟前停下步子。

面包屑,依旧在椅角附近。代表不洁之物的蚂蚁一只都没有出现。

我回去的路上,突然发现在河对岸的一处建筑上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白蚁防治所”。我的目光折回来,又折过去,似乎不相信这城里居然有白蚁。如果没有白蚁,就不会有这样的机构。城里的好多事物,我并不明白,不过,我相信一个理儿,所有的机构背后应生某种现象。如白蚁防治所,它最能证明白蚁就跟城里的人生活在一起。据说,这东西特别能啃噬,包括水泥之类的坚硬之物。它们越啃,它们的牙齿越锐利,像一把开过锋的刀,恣意地砍伐。一处老房子的倒塌,最后肇事者有可能是白蚁。有时,一群讨我们嫌的小东西,成为我们免于责任的好东西。

我知道城市里除了白蚁,还有许多其他叫不上名来的东西。它们隐藏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我们喧嚣,也许,它们更喧嚣。我们张狂,它们更张狂。在我们对某种疾病的免疫期还没有过去的时候,突然又冒出许多不知底细的病菌,而我们束手无策。一簇簇的病菌,找到了自己的温暖土壤,有的寻找宿主,有的筑巢,还有的快乐地裂变、增生。它们不动声色,悄悄构筑起另一个世界,并候机暴发,侵占机体。只是机体们,还在浑然不觉中。

每次刮风的时候,我会寻思风从哪里来,刮的是什么风。琢磨风,成了我的一个业余爱好。但,风跟我玩起了捉迷藏,我找不到风的方向。似乎风与城里的人一样来自四面八方。风也成了候风。毫无疑问,我这个业余爱好显得有些单调。

我站在城市的街头,初看上去我跟周围的人群是一伙的,他们的表情,也是我的表情,从彼此的眼神里想象出各自的境况,落寞、忧郁、爱怜、惊奇,可没有招呼,视线匆匆相遇,又很快转移。我如此,他们也如此。

我常常在这个城市里迷路。相似的建筑,相似的面孔,以及相似的路标,可我东转西转,东拐西弯,找不到一条回家的捷径。

母亲揶揄我,这么大的人了,还迷路,你不会看风向啊。母亲以为顺着风的方向能找到路,可风在城里迷了路。

母亲说,刮东南风要下雨,刮西北风要降温,风在半空里半阴半晴,天气要变化了。

村里人靠天吃饭,对天气的阴晴雨雪,依据风向来掐算。上了年纪的人都有自己的天气智慧,这智慧既非来自书本,也不是气象预报,而是一个老农民的经验,祖祖辈辈凭借这个经验向大地讨生活。谚语是书本上下的定义,老话,才是农民自己定的概念。

我是农民出身,干过一段不是很正经的农活。曾跟着父母去地里摘棉花,西风一刮,得赶紧摘,如果迟了,被秋雨赶上,那一年的收入就没了。我背着篍笼,一垄一垄地摘过去。我不是好把手,手上常常被棉花壳刺伤,划出一条条浅浅的血痕,手指粗糙自不必说,晚上睡觉,不敢碰到被面,墨绿的绸缎面一接触我的手便刺刺拉出一根根丝来。我撮着指头,捏住被子的一角,然后一掀,被子像一本书一样被打开,我侧身躺进去。再撮着手指,把被子拉上。尽管如此小心,被面有时还是会毛糙出一根根丝来。

我跟在父母屁股后种过菜,风在头上,也在脚边,一缕缕地吹过来,似乎罩着我。我辨别得出风是来自哪个方向。只要东南风不是阴阴地来,地里的活就不是很着急。风有耐心从垄上走过,我就有耐心种下一株株菜秧。我知道,风引领着农民把力气洒在哪儿。

孩子是见风大的。这是村里人的一句老话。也是,风在村庄里最自由,从不会待在一个地方,到处转悠,随着季节改变着自己的方向。风移一个方向,孩子就长一点。风再移一个方向,孩子又长一点。等风转完四个方向,孩子已经会跑了,跟着风奔跑在村庄里。村里的孩子个个跑起来像风一样,长大了,在跑步这个项目上没有一个没达标的。似乎,风成了孩子的一个基因。所以,当我回到村子里看不到我曾经的同伴,碰不到稍年轻的后生,我自然而然想到这个层面,他们像风一样跑出了村。

因为有风,村庄里的一切变得有声有色。隔壁烧的是什么菜,风早殷勤地跑过来向你汇报,鱼香、肉香,或者菜油香,大家通过风打探着邻居们的家底。还有那炊烟,也是风让它们袅袅着飘向天空,虚虚实实,浓浓淡淡,风修改着它们的信息。

春风是用来吹的,一场一场地吹,庄稼地不得不绿,种子们给春风拍醒了。顺带把猫的情事也提了醒,它们整晚在屋脊上叫着,叫着,像是呜咽,又像是欢喜。几场春风把猫吹得一身瘦骨。倒是小孩,风一阵一阵来,身上的筋骨一天天地长,像出土的种子,每天向上拱。

夏风是慢慢长的,自东由南,偶尔掉转头,从西边跑过来,一边跑,一边长,然后一拨一拨地飘与拂,庄稼在风中抽穗扬花,拔节灌浆。风热闹,庄稼也热闹。万物生长,风自然不肯消停。年轻的后生,晒得跟地里的庄稼一样油,只不过庄稼是绿的,而他们是黑的。那是因为他们的力气匀在了地里,连同他们年轻的肤色。

秋风是送来的,一场雨,一场风,有节有奏,像我奶奶织老布,一脚下去,一手扔梭,经纬纵横。壮劳力起早贪黑,赶在风向转的时候把地里的收成收起来。

冬风是刮的,刮几天,冷一些,再刮几天,又冷一些。呼呼,呼呼,不管不顾地刮过去,磕磕绊绊,还是一路刮过去。因为,风刮了,世间始有藏之说法。

一年四季的风,只能停留在乡村。那里,才有明明白白的风。

我居住在城市一隅,一个普通的小区。刚住进来的时候,花树还刚刚从苗圃里移植过来,瘦瘦弱弱,连猫都不屑攀爬。每年物业会派人来修剪草坪,一台手推的割草机在草坪上突突过去,突突回来,所到之处,坪中的草仅留下寸把长,连同长出来的杂草也是如此,看不出草与草之间有什么区别。

空气中弥漫着清新的草香,一阵一阵地飘进完全相同的窗户。自然,也分辨不出杂草与绿化草的香气有什么不同。那些花木被人剪成一个个球状。烂漫,对于小区内的花木而言是陌生的。就像居住在小区的居民而言,邻居这个词同样是陌生的。

小区内经常有施工队进来,给路开膛破肚,在绿化带挖土掘泥。询问物业,语焉不详。问施工队,支支吾吾。只看见一根根的光缆从这里铺到那里,然后集中到楼梯,打成一个硕大的结,像可怕的野蜂窝一样挂在楼道口。这是某公司与某公司间的商业比拼,把光缆直接铺到小区,然后争取客户源。他们施工时请来的是外地民工,你向他们提出抗议,他们装作听不懂,只顾低头挖泥砸路,勤勤恳恳干活。我从心里对他们嵌入的竞争感到厌恶。我至今拒绝安装他们任何宽带。

跟城市无边无际的热闹一样,垃圾也越来越多。霉变的食物,用过的包装纸,废旧的物品,还有各种名目繁多的垃圾。环卫工人每天承载着大量的清理任务。在别人开始新的一天时,他们提前上班,穿梭在大街小巷,用一辆辆清洁车装载城市的垃圾,那些垃圾几乎快要溢出来,从两边的木板缝里滴答着污液。他们脚蹬着,让身子整个耸起来,再拼命踩下去,或用手拉着,像虾一样弓着,把垃圾运到集中点。他们背上停着几只苍蝇,后面的垃圾上也趴着苍蝇,行人见了掩鼻而过,风让行人的嗅觉突然之间灵敏起来。可谁也不会想到那些苍蝇并不是环卫工人的。

自城市框架拉大后,高楼一直密集着向外扩展,像一口池塘里的涟漪,一圈一圈往外荡漾。但人口依然集中在市中心,每当夜幕降临,万家灯火只属于老县城。那些拉大的框架,目前还是框架,除了路灯辉煌,高楼一片漆黑。零星的几点灯火,很突兀地成了一个孤零零的标点符号。只有风在那儿拐来拐去,似乎寻找着出口。

我喜欢种植一些花卉,月季、杜鹃、栀子,等等。但几年下来没见过它们长。我殷勤地浇水,给它们晒太阳,还买来肥料撒在盆里,它们还是一副病容,焉不啦叽的。我找过一些资料,从资料上对照,似乎这些花树缺少一些金属元素,于是我用骨头汤、鸡蛋壳之类进行滋补。一段时间后,它们并没有多少起色。

有一次,我跟父亲闲聊时说起这件事。父亲说,你这些花缺风。我讶异,说,花还缺风?父亲说,你整天把它们关在阳台上,仅有水,有阳光,有肥料,没风,它们一样长不起来。我有些半信半疑。父亲是老农民,一辈子跟大地讨生活,庄稼们的事,他没有理由不熟悉。只是花树,我没见过父亲伺弄过半株。父亲似乎看出我的狐疑,淡淡地说,天上一个理,地上也是一个理,不信你试试,把花盆搬到露台,一个月后肯定会好转。

怎么治疗癫痫病好呢河北有专业癫痫医院吗癫痫病治疗哪个医院最好

相关美文阅读:

哲理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