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mxj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荷塘“有奖金”征文】藏军于民,三百少尉进宝石(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4:45:37

一九五六年九月,我和296名战友离开了志愿军军官教导队集训处,从朝鲜一方跨过了鸭绿江,回到了祖国的怀抱。在边境城市丹东,我们受到了祖国人民的热烈欢迎,同时也见到了迎接我们参与经济建设开发大西北的企业领导——石油工业部第一机械厂劳资科长尚守徳。

大家顾不得回家看望久别的父母,黄军装也没换,仅仅取下代表现役的胸章,就不远几千里风尘仆仆地来到了宝鸡,来到了石油工业部第一机械厂。当年,我们个个年轻力壮,如猛虎下山。我们来自祖国的天南地北五湖四海,在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中战功赫赫,受人敬仰。我们90%是中共党员,95%是副排级身份;100%有预备役少尉军官证书(此证书因有彭德怀司令员的名字,文革中被收走大多遗失了。)我们是保卫祖国的英雄,如今我们怀揣一颗红心,要在建设祖国的新战线上大显身手。

早在一九五三年,朝鲜战争停战协定就在板门店签字了。当年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的几十万志愿军将士,还坚守在各自的阵地上。虽说签订了停战协定,这个仗以后还打不打?谁心中都无数。因为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部队还驻扎在南朝鲜,战火随时都可能蔓过三八线重新燃起来。我们不能刀枪入库,马放南山!

这些经过战争锻炼的老兵,是国家的瑰宝。志愿军推行义务兵役制,全部老兵,56年要退出现役。那时,军队学习苏联在二次大战中全民皆兵,守卫国土,抗击侵略的经验,在将要离开的老兵中,各连选调若干人,到师预备役军官集训处,学习单兵班、排的进攻防守战术,对三枪(步、冲、轻机)进行实弹射击,再加上理论考核,结业时,授予军衔,核发预备役军官证,然后藏军于民,国家一旦有事,就能保证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

建国初期,百废待兴。国家第一个五年计划,规模宏大,到处都需要建设人才。53年成立了石油工业部,不久就发现了克拉玛依大油田,石油工业要大发展,装备制造是关键。我们就是在这样的时刻来到宝鸡的。当时的石油工业部第一机械厂加上我们三百人,尚不足千人。

在这批转业军人中,都曾在敌后打过地道战、地雷战的老同志;有抗日时期参加革命的马志胜同志;(调承德机厂)白长贵同志(后调大港油田机厂)他们劳苦功高,均已离休。有47年山东解放区参加革命,参加血战孟良崮,击毙张灵甫,打进济南府,活捉王耀武战役的王振东,姜芳华,他们相继参加淮海战役、渡江战役,解放上海、解放南京。后来又跨过鸭绿江,入朝作战。51年夏,突破38线,光复汉城的五次战役中,谷风林同志他们在穿插转移中身陷敌后,险遭不测。有守卫丁字山,抗击美军进攻身负重伤的石风田同志、荣之二等功一次。其它军功六次,还有一位黄立丹同志在反击战中荣立二等功(后调贵州)。

上了年纪的人,都看过电影《英雄儿女》,知道英雄王成是用步话机喊着“向我开炮”而壮烈牺牲的故事。王成是虚构的人物,“向我开炮”却是真有真事,王成的原型,就是前志愿军23军73师218团通信连步话机员于树昌同志。他随反击分队,登上281·2高地及无名高地,战斗中遭遇敌人疯狂反扑而失利。在我们这批转业军人中,73师的有50余人。革命老工人孙瑞亭同志,当时在218团一营一连三排七班,他们连的一排二排全体同志加上配属机枪炮兵组成两个加强排,实施反击,我们向老孙,战后两个排回来几人?他说一个也没见。他是坚守阵地,没有出征,幸存下来的,该师炮团的杨光辉、谢世生、张志祥同志均参与了对他们的火力支援。本人系271团担架连反击前三个月就进入前沿,上送粮弹,下送伤员。在六月20日那天,我扛着四根爆破筒通过封锁区时,脚上负伤,伤愈停战了。所以说,于树昌是我们的战友,战友们的功绩上了电影,我们做为英雄王成的战友非常自豪!

本人在1954年曾亲见我连副指导员田全波同志写作的于树昌向我开炮的文章,发表在上海解放日报、《收获》杂志等刊物上,后被“志愿军一日”征文所采用。此事2004年6月19日经中央电视台崔永元的“电影传奇”栏目所证实,原作者田金波同志事后曾来信告诉我的。

我们进工厂后,像查富国同志,原来在家有木工技术,谢古生同志参军前就是熔化工,先后凭技术上岗定级。当锻工的直接进车间跟师傅学技术。其余机加:铆、钳等工种,全部集中在东山油毛毡盖的大教室内,学习机械制图,操作规程、安全知识、工厂守则等,大家都学得很虚心认真。有人还花钱买来大萝卜,刻成简单的机械零件,请老师指导,深受车工师傅李建绍老师的好评。铆工班老师刘银宝,钳工班老师周文礼,他们都极尽全力,耐心地讲解,深受学生的欢迎。还有调皮的学生戏称他们是教授,教的是年龄比老师大的大学生。结业后进车间跟师傅签订合同,实行包教包学,本来是六个月就要考工定级。57年夏上级一声通知,工业下马,暂定考工,工厂又组织我们学习文化。有小学班、初中班、中专班,又使我们增长了文化知识。

58年春重新回到车间学习。不久考工了,大都定为2—3级,各自能独立操作了,当了生产的主力军。东北大庆传来喜讯出油了。需要钻采设备。工厂东扩,在金陵河东建了新厂区,新设备也不断增添。56年这批转业军人,生产组长,工段长等又能挑起重担。五齿左旋右切削螺旋铰刀,就是由转业军人张志祥创造的,解决了关键产品的加工难度问题。他能操作插床、钻床、铣床等机床,后被提升工艺员,后又被选拔为技校实习老师。锻压车间,转业军人李树清,刻苦耐劳,勇挑重担,多次被评为厂级先进,荣获劳模称号。但因劳累,不幸壮年早逝。

随着时间的推移,生产规模的扩大,这批转业军人,相继有一大批人,走上了领导岗位。如三车间的车工樊宣太(已故),机修车间的超许(已故),铆焊车间的刘玉帮,木模车间黄野根,供应科的姜同智等先后各自担任车间主任,支部书记的职。随着汉江油田、南洋油田和华北油田的开发,由宝鸡厂支援各油田的精兵强将,近2000人。56年转业军人,也占有一席之地,而且有担当重任的。如谢大江先调江汉、后调胜利油田,提升为机动处副处长。陈菊山同志调汉江油田后,为机械厂副厂长。原装配钳工刘贤作调长庆油田机厂为副厂长。原厂人事副厂长许超调华北油田机厂副厂长。原厂管材中心的支部书记龙和庭,处级待遇,现离休。刘兴福、陆克善长期担任厂武装部长,主抓民兵训练和预备役工作。长年在生产岗位,一心钻研技术、生产本领过硬的机修工吴大进同志,装配钳工姜方华同志评为工人技师,受人赞扬,其余默默无闻,名不见经传的转业军人,大都为石油事业的发展,贡献了青春流下了汗水,也有不朽的功劳。

这批56年转业军人中,当六十年代国家暂时困难时期,有30多人,他们迫于拖儿带女,27.5斤的定量实在难以维持,误听了“七级工、八级工,不如农民一把葱”。他们本不是下放对象,但要求精简下放,回原籍当农民。现在工厂还按上级有关政策,给予他们生活补贴,一直没中断过。

原先三百人的转业军人,除去病故的下放的外调的目前健在的仅剩下33人了。去年是他们来厂80周年,部分人员欢聚一堂畅谈战斗友情,怀念宝石的关怀,互相祝福之余,讲到我们完成了预备役的使命,国家一直没有运用,是国之大幸,家之大幸,现在有更完善的预备役师,接替我们的使命,可以高枕无忧了。

郑州治疗癫痫的医院有哪些石家庄哪个医院能治好癫痫病沈阳治癫痫专科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随笔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