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mxj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丹枫】来自现场的举报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3:34:08
【丹枫】来自现场的举报(小说)
   景东坐在茶案前,摆弄着茶艺。景东多年来养成了一个习惯,回到家里再晚再累,也一定要坐下来,自己做一道茶艺,慢慢品茗一番,然后洗个热水澡,上床睡觉。景东知道这时候妻子柳鸿还坐在卧室的大床上,翻看着那手术是怎么治疗好癫痫病的本时尚杂志。景东嘿嘿一笑,自言自语道:我不陪着她睡觉,她睡不着啊。景东站起来伸一下懒腰,趿拉着拖鞋,摁亮卫生间的房门,“哗哗”的热水砸在地板上的声音,从卫生间里飘溢出来。
   景东去年春天提拔担任青汨市银行信贷部总经理,那是他在信贷部副总经理岗位上默默工作两年后,通过青汨市银行公开竞聘选拔科级干部才得到这一岗位的。俗话说得好,当上信贷员,吃喝都不难,更何况一个信贷部门的老总!邻居张轩,一个跟景东同事十来年的信贷部科员,见到正在下楼的景东的妻子阿鸿,咧嘴笑着,说道:“嫂子,你亲自下楼啊。以后我们景总业务更忙,你多辛劳家里的事情,也要保重身体呀!”“啊?啊!谢谢。”阿鸿猛一惊,旋即应答道,好像张轩是自己没出五服的自己弟兄似的。阿鸿看到张轩在楼道里趔趄着身体,腾出楼梯空间让自己通过,脸猛一热,不好意思地低头匆匆打张轩身边经过,好像偷了张轩家门前的雨伞,走得急急忙忙。
   张轩和景东一起从中原省银行学校毕业,之后分配到青汨市银行下辖的两个距离几公里的营业所。景东跟着老师学会计,张轩直接搬钱箱子当出纳,一干就是三年。景东和张轩周末经常聚在一起,要么喝酒聊天,要么骑车游玩,好像闺蜜一般亲密。三年后,景东改行做信贷员,管理乡镇企业贷款,一年下来没有出现一笔一块钱的贷款死滞现象,而其他营业所的同事却把乡镇企业贷款管得一团糟,给国家带来几千万元的损失,景东因此受到中原省银行的通报表扬。张轩闻听景东受到表彰,就打电话给景东:“景东,你小子做梦娶媳妇净弄好事儿,下次见我买白酒请客啊?!”“一定,哥儿们!”景东也显得激动地对张轩说道。第四年,景东被破格选拔到青汨市银行信贷部,主管贷款审查工作。张轩还在营业所做出纳,和农信社职工小宇谈恋爱,准备明年五一节结婚。张轩和小宇整天在一起腻腻歪歪的,小宇晚上还住在张轩的单身宿舍里,也就很少再找景东在一起玩了。景东周末没事儿做,就搭车回到老家。
   景东的老家距离青汨市七十多公里,在青城县偏远的一个小村景庄。景东父母身体硬朗,还承包着村集体的四亩土地,秋种小麦,夏种红薯谷子,日子过得平平安安。起初景东每逢周末就搭乘公交车回到老家,想帮助父母干些农活。可是景东回家后,夏天地里的农活诸如小麦灌浆浇水喷洒农药,景东伸不上手,秋天里红薯翻穰谷子施肥也轮不到他去地里站着帮忙。“景东,你回家歇着吧,就这几亩地,我和你妈一会儿都弄完了,啊?”景东父亲看着站在一旁的景东说道。景东看着自己确实插不上手,就跟族兄打招呼哈哈道:“大哥,歇歇吧,给你抽支烟。”景东微笑着向在低头擦拭锄把的近门族兄走过去。“景东,你回来穿着皮鞋,套着锄钩,哪儿像是干活的?”景东木然地看着近门嫂子。族兄低头吸着烟,说道:“你嫂子说你下地穿着皮鞋袜子,不像是干活的。”嫂子和族兄哈哈大笑起来。景东羞红着脸,龇牙咧嘴,说道:“我下地走得急,忘记换鞋了。”“别下地装样儿了,在城市里养小白脸吧,记着把大城市里的小妮领回来,让嫂子我瞅瞅,把把关,啊?”“中啊,到时候一定,一定!”景东把皮鞋在地面上呲啦,弯腰拾到一根小棍棒,慢慢地刮掉粘在皮鞋四周的泥巴。
   景东此时正跟同在青汨市银行机关信息技术部的阿鸿谈恋爱。与其说景东跟阿鸿谈恋爱,不如说景东一进入青汨市银行就跟阿鸿敲定了终身大事。景东第一次进入青汨市银行机关,在人事部办理调动手续时,阿鸿妈妈靳阿姨一眼就相中了景东,暗暗告诫自己这就是她心目中的乘龙快婿。靳阿姨拿着景东的人事档案,看着景东的一寸照片,心里扑扑腾腾的,不觉得脸上有点热,微笑着说道:“景东,你是郊县农村的,家里的父母身体好吗?”“好,好,谢谢靳阿姨的关心。”景东急忙点点头,回答着靳阿姨。“你参加工作好几年了,为啥还没结婚?”靳阿姨端起茶杯喝一口水,问道。“啊,我这几年光顾着做业务,也不爱三朋四友的,况且农村营业所地理位置偏僻,单位少,也没有遇到合适的女孩儿。”“也是,不过以后你在城市里工作了,就要考虑个人问题,男大当婚吗,呵呵。”靳阿姨干咳几声,就在景东的人事调动表上签字盖章,之后说道:“可以了,你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以后有啥困难就来找我,我家在机关后面居住,1号楼三楼东户,好找。”“谢谢你靳阿姨,我有时间一定去拜访你。”景东点点头,边说边退到门口,拉开房间门,微笑着再点头,转身轻轻地拉上了房间门。
   三个月后,在靳阿姨的撮合下,景东和靳阿姨的女儿柳鸿在青汨市大酒店举行了订婚仪式。景东已经知道阿鸿的爸爸是青汨市银行副行长柳全书,分管银行信贷业务的单位二把手。第二年五一节,景东和柳鸿举办了婚礼,新婚洞房就安置在青汨市银行的一套两居室职工周转房里。也就是同一时间,张轩在青城县城也举行了婚礼。当时景东和张轩互通了电话,彼此祝贺新婚大喜,又鉴于是同一天完婚,彼此无法帮忙,你我相互理解,并约好五天后老同学聚在一起,一起庆贺新婚。景东很满意,张轩也很高兴。景东和张轩高兴的是,两个大学同学一起分配到青汨市银行,又在同一天结婚。张轩此时还有一些遗憾,自己在乡下营业所工作,妻子小宇在县城书店上班。“靠死该死的二元城乡机构!”张轩莫名其妙地骂道。
   景东这几个月来,就像是一个新学生,每天早早地来到办公室,先是拿起来拖把拖地,然后提暖瓶接水给大家的茶杯里倒满开水,接着把香烟掏出来给部里的同事敬烟。“这小子,自己不吸烟还散烟,有事吗?”同事小明跟景东打哈哈说道。“初来乍到,多多关照。”部里的同事看着电脑,抿着嘴笑。景东负责管理民营企业的贷款审查。到达新岗位后,景东一直在熟悉新的岗位职责、新的业务制度、新的业务客户。景东每天到岗后,就盯着电脑看客户的资料。遇到不清楚不明白的问题,景东就屁股一用劲,把转椅蹬到副总经理的身边,低声请教着相关业务知识。这时候,景东也把以前做过的业务与当前面临的任务做了比较:以前是具体的客户,现在是系统性类别客户;以前是与基层一般客户打交道,现在是与全市知名客户打交道;以前接待客户是以理服人,现在对待客户必须有礼有节。更重要的是,现在面对的客户大多数是有头有脸的企业家、社会名流、青汨市纳税大户、市委领导的座上客,甚至是市行领导的关系户。如果稍有不慎,到头来不定得罪了哪一方神圣,将会是吃不了兜着走。景东想到这些时,不觉出了一身冷汗。景东摇摇头,轻声地卟咂一声嘴,“嗨”地一声长叹。一会儿,景东又在头上轻轻地一拍,说道:“你咋来市行的?你要是世故圆滑的信贷人员,你恐怕还在乡下营业所呆着凉快吧。”景东坐直了身子,盯着一笔贷款手续目不转睛。
   “总经理,我对一笔贷款手续有疑问,我能通知客户经理把客户叫来沟通一下吗?”景东小心翼翼地跟总经理汇报。“当然可以,你打电话通知客户部,请他们把这个客户约来。”“好的。”景东应声点点头,就轻轻地给客户经理打电话。
   下午临近下班时间,客户经理带着客户主办会计来到信贷部,跟景东打招呼。景东跟主办会计握手寒暄后,通过简单了解客户的生产经营情况,就说道:“麻烦你们过来,我是新来的贷款审查员景东,我有个工作习惯,就是在审查贷款时,不仅仅看好客户经理电脑里上传的资料,还要了解以下内容:一是客户的三表,每月的用电表、用水表、职工工资表;二是三类人,就是要了解客户法人的日常工作联系人、生活来往人、身边相伴人;三是三大块,主要是掌握客户的费用、成本、内部精细管理的大致内容。这也是我多年来一直坚持的三个三工作方法,希望你们配合我一下,把我刚才讲的三个三的关联内容资料提供给我,我就能够很快审理完毕你们的贷款手续。银企双赢是我们的共同目标,请你们理解我的工作,谢谢支持和配合。”景东微笑着看着客户经理和主办会计,主办会计的手抖动着,在笔记簿上飞快地记录着。客户经理抬头看看信贷部南墙上的时钟,不知不觉已经超出下班时间两个多小时,赶紧站起来说道:“景老师,这样吧,你刚到信贷部,咱们业务上还没有交集,也没有在一起深入交谈过,主办会计回去后抓紧准备资料,最好明天提交给景老师。你们公司也急着用款,回头我再跟景老师汇报一下,争取简化手续,尽快投放。我今天耽误了景老师下班,自罚一下,请景老师喝酒,主办会计作陪,好吧?”客户经理又转向主办会计说道。“咱们都是同事,为了工作,不必客气,今晚我老婆有事情,就免了吧。”景东站起来拉住客户经理的手,也嘱托道:“好弟兄,你也忙活一天了,早点回家陪陪家人吧。”客户经理见拗不过景东,就示意主办会计,离开了景东的办公室。
   城里不知季节已变换。景东在电视里看到市领导到农村视察的镜头,看到一望无际的麦田,心里说,又到了麦黄收割的季节。又到了周末,景东换上一身运动装,穿着黑色的运动鞋,搭车回到老家。景东回到家里,跟母亲说一会儿话,看不到父亲,就骑着父亲的自行车下地。景东来到父亲正在田里薅除燕麦的地头,扎好车子,挽起袖子,径直走到田地中央。父亲抬头看见景东,说道:“东啊,我看电视说,湖北一个银行行长收人家礼,判了十四年,一家人不是毁了吗?你干银行,小心点,小心冇大错,啊?”“知道,爹。”景东回应着,脸上的汗珠顺着脸颊淌下来。一会儿,景东的脸在烈日下爆晒得如同成熟的紫葡萄。景东气团嘘嘘地来到麦地头的桐树下歇凉。景东看到父亲戴着草帽,脖子上搭着发黄的毛巾,汗水顺着满脸皱纹流淌在灰色的汗衫上。景东心里一阵酸楚。父亲笑呵呵地走出麦田,说道:“东,咱们在这里薅草种地,庄稼活都这样,也不显得多么累,看着麦子快要收割了,心里可高兴,比那些在监狱里蹲着的大贪官强多了,一个个戴着手铐脚镣,几辈子翻不过来身,真丢先人啊。”父亲说着,弯腰把地头一瓦罐里的凉开水捧起来,说道:“东,你喝水吧?”“爹,我不渴,你喝吧。”父亲举起瓦罐,一仰脖子,咕咕咚咚地喝着,接着又咳一声,拽下搭在脖子上的毛巾,擦一把嘴唇,说道:“东,走吧,回家吃饭,后半晌你还得回去上班。”父亲在前面走着,景东推着自行车在后面跟着。景东看到父亲后背的的汗衫已经被汗水浸湿透了。
   景东成了有名的“严信贷”。很多客户经理不敢把贷款手续提交给景东审查,私下里议论景东“不食人间烟火”,甚至偷偷骂景东是个“圣人蛋,咯硬。”这些话传到景东的耳朵里,景东也不生气,却说道:“谁说谁听就是谁的。”景东坐在办公室里,回忆着柳鸿常常在枕头边的那句话,时时警示着自己:“景东,咱爸是管业务的副行长,你不能给他丢人,也别让我夜里睡不着,啊?”每天晚上景东在床上跟柳鸿复述这句话时,柳鸿就特别高兴,脸上呈现出一朵花,紧紧地抱着景东,喃喃自语道:“景东,有你这记事儿的好脾性,我跟你做啥也开心。”柳鸿在景东的脸上激烈地亲吻着,惹得景东那个勃起,翻身把柳鸿压在身下。
   半年后,景东再次通过内部竞聘,升职为青汨市银行信贷部总经理,接替已经到龄的总经理。此后,张轩多次借口女儿在市区上小学家庭困难不方便,软缠硬磨景东帮助自己给行长说情调动工作。在柳鸿爸爸柳副行长的关照下,张轩被调到青汨市区的新兴支行,担任客户经理。张轩成为了景东的直接下级。张轩表面上称呼景东为“领导”,私下里对景东说:“弟兄,苟富贵勿相忘啊,有多余的烟酒给我匀点儿!”张轩乜斜一眼景东,坏笑着说。“咱们在一起上学好几年,一起吃饭听课睡觉,你不知道我是啥人?你要是想喝酒,我出去给你买!”张轩自觉没趣,龇拉着牙笑笑,说道:“不会聊天,逗你玩!”景东疑惑地看着张轩,没有再说什么。
  
   二
   “景东,我是李行长,你现在来我办公室。”
   “好,好。”景东放下电话,顺手拿起办公桌上的一个黑皮记录本,整理一下衬衫领子,赶忙来到三楼的行长办公室。
   景东敲门进去后,看到青汨市银行党委班子成员全部在场,大家脸色凝重。办公室主任站起来,示意景东坐在身边。景东不敢抬头看与会者,既使岳父柳副行长也在场,坐在李行长的右手边。景东打开笔记本,右手握住水笔,在上面准备记录参加会议的内容。
   李行长说:“景东,我们刚刚召开了党委会议,大家一致同意任命你为青城县银行行长、党委书记,今天这个会议就算做党委集体给你谈话。党委希望你到任后,一手抓内部整顿,一手抓业务经营,把这两手都抓起来。同时,我把话说到这里,只要你抓这两项工作,无论遇到什么困难和阻力,我和市行党委班子做你的坚强后盾,一定要把青城县银行的工作抓上去,在同业竞争中保持不败优势,在服务支持青城县经济发展方面再立新功。我和党委班子相信你有能力挑起这一重担,不辜负青汨市银行党委的重托,把青城县银行的各项事业做好。你有困难吗?”李行长看着景东,微笑着说道。

共 18908 字 4 页 首页123癫痫的诊断有哪些科学的方法呢?>4
哈尔滨癫痫医院哪个较好index.php/article/showread">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哲理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