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mxj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江南短文学】路条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3:51:38
路条拿不下来项目开不了工,公司面临颗粒无收的困境。军人出身的老板三番五次升帐商讨军情,一班文臣武将唉声叹气束手无策,老板气急败坏,一顿顿狂风暴雨,摧残得与会者个个低头耷脑如同残花败柳。
   老板只得使出最后的撒手锏——重金悬赏董存瑞,扫除障碍拿下路条!
   第一天赏金五万,无人揭榜。
   第二天涨到十万,我有点心动,不过还是沉住了气。
   第三天涨到十五万,我揭下悬赏走进了老板办公室。
   “哈哈,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啊!”
   老板似被弹簧从大班椅上弹起,拉住我的手亲热得好似重逢曾经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
   “你小子何故今日才出现?”
   老板收却笑容后的第二句话听来却似责备,莫非这会转而心痛钱了?真应了那句话,老板就是老板着脸算计的人。
   “您不会认为我今天不该来吧?”我不软不硬地回了一句。
   “哪里的话,我是说以前埋没人才了,没有早点发现你这个勇冠三军单骑救主的常山赵子龙。”
   “您高抬了,我姓赵只因为老爹姓赵,即使五百年前也和常山赵子龙没有任何瓜葛,无福消受这个荣耀。”
   平常在领导面前总是唯唯诺诺,今天借机昂首挺胸一回,一泄郁积的恶气,呵呵,好舒服!
   “危难之时挺身而出,好样的!有这样的忠勇之士公司定能渡过难关!有这样的千里马公司何愁不兴!”
   老板就是老板,绝对是使唤三寸不烂之舌这种短兵器的绝顶高手,没钱也能忽悠得鬼推磨,我可不能上当。
   “您不过千金买骨罢了,若真是千里马您能让拉几年的磨?”
   “试玉要烧三日满,辨才须待七年期,脱颖而出的机会就在眼前,希望你能抓住,过关斩将建功立业。谈谈你拿下路条的想法吧!”老板急于切入正题。
   “没有登云梯绝难摘星辰,唯有大手笔方能成大事。”
   “登云梯、大手笔,好,不错!有见地有魄力,看不出你小子智勇双全啊!”
   “谢谢谬奖。”
   “敢立军令状吗?”
   “当然!”
   “好极!事成之后重重有赏。”
   老板亲切地拍拍我的肩膀,其力度几乎让我难以承受,不知到时其“赏”是否也是如此之重?
   “多长时间搞定?”
   “起码一个月。”
   “一个月太久,只争朝夕,时间就是金钱啊!”
   “骑驴就更久了。”
   “呵呵,你小子挺会贫嘴,那就以一个月为限,下月的今天你拿着路条回营交令,我为你设宴庆功。”
  
   立了军令状就只能勇往直前了。
   我其实并无把握在一月内拿下路条。以老总当兵出身的脾气,这次如果涮了他,定会被直接推出辕门斩了,但天底下哪有十拿九稳的事呢?不甘心整天被阿猫阿狗们踩来踩去,就得拼搏就得奋斗就得冒险,不是吗?所以唯有背水一战。
   从此我每天改去陈副处长办公室上班,重任在肩不能不敬业啊!
   这天我照例又去了,等找他签字的人一出门,我立即从沙发上蹦起来,几步跨到他跟前掏出早就准备好的卡。
   “干什么?回沙发好好坐着,咱们聊天,否则我请纪委书记过来,让他陪你聊!”他正襟危坐一脸严肃。
   “呵呵,还是我们聊吧,这几天聊得挺投机不是吗?否则我哪用得着特意办这张公交卡?”
   我把手里的公交卡亮给他看,其实公交卡下面压着一张大额消费卡。
   “呵呵,你这狗东西,吓我一跳,以为你拿出来的是糖衣炮弹。作为中学同学,你尽管来我们随便聊,但你不要错以为我这个共产党员会怕持久战,别忘了我党有八年抗战的优良传统。不过看在同学一场的情分上实话告诉你,你来也白来聊也白聊,路条今年肯定拿不走,明年行不行还得看情况。”
   “跟我比耐性?去过碑林吧,见过千年驮碑的石龟吧,它也得甘拜下风!看在同学一场的情分上也实话告诉你,不要误以为我会害你!我哪舍得让你这颗正在冉冉升起的政治新星因为这点小事而陨落?尽管不给办事,但朝中有人至少说起来也蛮长脸,不是吗?再说了能天天在堂堂陈处长办公室里喝茶聊天,也是相当的难得呀,偷学个一招半式回去,说不准哪天也能混个官当当。”
   “你就极尽讽刺挖苦之能事吧,我不在乎,你奈我何?”<鄂州哪家医院治癫痫病最好br />   那家伙把脚翘到桌子上,半躺在转椅上闭目养神,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气得我火冒三丈但又无可奈何。
   “看在天天陪你的份上,请我吃个饭吧。”我腆着脸说。
   “至于这个吗,可以满足你一回,省得你这狗东西以后在其他同学面前说我不近人情不是个东西。”他依旧闭着眼。
   “用得着我说吗?同学们谁不知道你这东西六亲不认!”
   “你这狗东西,请你吃东西还骂我。”他终于睁开了眼睛。
   “你不觉得你这东西该骂吗?呵呵,请我吃啥?”
   “大酒店高级宾馆请不起,去姚家猪蹄吧,味不错,也不远。”
   “我天天往你这跑,最费的就是脚,俗话说吃啥补啥,到底是老同学,想得这么周到!”
   “留点气力啃猪蹄吧,七点姚家猪蹄见。”
   “你不五点下班吗?”
   “这几天主任在家,我能到点就跑吗?还不得多坐会表现表现。”
  
   这家伙挺准时,我们点了一锅香辣猪蹄、两个素菜,要了一捆啤酒。店里生意好得几乎座无虚席,食客大都是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的主,高喉咙大嗓子,人声鼎沸一片嘈杂,几乎听不清旁桌人说话,反过来说倒是隐秘安全得很。我不得不佩服这家伙做事之谨慎,之所以不去宾馆酒店绝对不是钱的问题,而是因为最近风声紧,这地方不显山不露水绝对不会有记者挖坑偷拍。
   “你这家伙不知哪个祖先碰巧埋在了风水宝地,官运亨通啊,几年前就做了政府要害部门最年轻的副处长,在一帮同学里也算翘楚了,这杯酒祝你芝麻开花节节高!”
   碰过后各自干完。这家伙今晚明显萎靡不振郁郁寡欢,没了平日的意气风发神采飞扬,但下酒蛮快,每次都一饮而尽,似要借酒浇愁一般。
   “副处好几年了,该扶正了吧?”
   “唉,一言难尽啊。机会是有,但组织谈过话后一直没下文,百思不得其解,烦得很!”
   哦,原来如此。我庆幸自己猜中了他的心思,也弄明白他近来愈加谨小慎微的原因,更重要的是知道了他的“奇痒”所在,否则今晚就要一直喝闷酒了,而且即就是喝得吐血恐也无济于事。兵法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先哲老子谆谆教诲曰,将欲取之必先予之。欲使其心甘情愿为我所用,就必须找准其“奇痒”之处并施展手段,使其舒服得飘飘欲仙,满足得无以复加,甚至对你感恩戴德。
   “谁是关键人物?”
   “刘主任,分管我们这一块。”
   “关系咋样?”
   “一般般,工作关系。”
   “没套套近乎攻攻关?”
   “不得其门而入呀!”
   沉默了一会,我们又一起把杯中酒干完。
   “没下功夫研究研究他?”
   “研究过。”
   “有啥爱好?”
   “爱好非常广泛,七情六欲俱全。”
   “等于没说,不能具体点?”
   “男人的欲望都有。”
   “没想过投其所好?”
   “我得先变性。”
   “呵呵,那样你不如直接去泰国做人妖。没别的嗜好?”
   “嗯,让我想想,高尔夫,字画……”
   “喜欢字画?”
   “是的,据说收藏了不少名人真迹。”
   “我有办法了。”
   “什么办法?”
   “自然是让你扶正的办法。”
   “有这本事?”
   “一个月搞定!”
   “这么有把握?”
   “当然了!你想想看,组织上谈过话了,说明认可你的工作能力,但既不提拔你又不空降一个处长来,说明什么?说明领导虽然认为你才堪大用但还不是十分信得过,这时候你该怎么办?你得向领导积极主动靠拢并有所表示,他才会确信你这个人知道感恩戴德,才会放心任用。提拔干部要德才兼备以德为先,不会没听说过吧?”
   “哎呀呀,醍醐灌顶啊!我琢磨很久了但心里总是黑乎乎的,今天终于拨云见日!我发现你这小子其实比我更适合当官,我平日只知埋头苦干,这官场必备的读心术、挠痒术、厚黑学什么的实在非我所长,咱俩换换吧?”
   “我这辈子就没当官的命,谁让我家祖坟埋的不是地方呢!呵呵,好好当你的官吧,前途远大着呢,这叫傻人有傻福,呵呵,干了这杯吧。”
   “敢问具体怎么操作?”
   “当然是投其所好了,具体操作吗自然是如此这般,呵呵,你就放心交给我吧。”
   “办事的费用得多少?事成之后怎么酬谢?亲兄弟也得明算账。”
   “你这家伙,不知道谈钱伤感情啊!你我同学加兄弟,何言酬谢?!我不帮你帮谁?!”
   “好感动,今天咱就是亲亲的兄弟了,以后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好高兴,干了这杯!”
  
   我去了王老的画室。王老是全国著名国画大师,七十多岁了,身体硬朗精神矍铄,只是有点谢顶,年纪大了多会谢顶,但王老这顶谢得与众不同,犹如国画的留白,颇具艺术性,只是不肯轻易示人,经常隐于一顶鸭舌帽下。这个老艺术家性格耿直,向来认钱不认人,管你宝宝总是哭叫怎么回事局长厅长董事长,钱给够还得等等,验钞机过一遍如果没有问题,您才可以卷画走人,想讨价还价?对不起,我的白菜就这价,想便宜您到早市去溜达溜达,那里也有老汉卖白菜。
   “狗看星星能看懂不?”老爷子手里捉着画笔,瞅了一眼在旁边欣赏得几乎入神的我,一定没看出我那陶醉是装出来的。
   “是不大懂,只知道姥爷的画值钱很!”我嬉皮笑脸说。
   王老跟我是乡党,曲里拐弯有那么一丁点儿亲戚关系,远得论起辈分都不知道该怎么叫,赶时髦就叫姥爷了。我但凡从老家回来都会来看看老爷子,捎点家乡的时令特产给他,老爷子倒也喜欢,借此混了个脸熟,但老爷子只管收礼不管回礼,连一只苍蝇蚊子都不曾给我画过。
   “姥爷的画现在一幅一百万吧?”我故意问。
   “你小子也知道?”老爷子回头看我的眼神颇为得意。
   “实在不算高,姥爷。”我故意逗他。
   “你说什么?”
   老爷子颇感意外,瞪大了眼睛,神色有些不悦。
   “陈抟是您师弟吧,功力比您老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早都一幅两百万了,您说您一百万算高吗?”
   “他真两百万了?”老爷子的表情雕刻出惊诧和怀疑。
   “那可不!人家功力不如您但比您会炒作,卖一幅顶您两幅。”我继续火上浇油。
   老爷子的火果然被煽旺了,掷笔于桌,扯下鸭舌帽,头上江湖传说中的名作蒸腾着气愤和不屑。
   见火候已到,我马上对老爷子说:“我能让姥爷的行情在一个月内也涨到两百万。”
   “真的?”老爷子灰白长眉下的小眼睛里射出两道亮光。
   “我敢给姥爷拍胸脯。”我使劲拍拍自己并不发达的胸肌以增强说服力,不想使劲过大,忍不住咳嗽了两声。
   “你果真有办法?”老爷子还似不太相信。
   “我同学在拍卖行当老总,只要姥爷配合他愿意给运作。”
   “怎么配合?”
   “姥爷给幅画。”我没敢说送,老爷子忌讳这个字。
   “坚决不行!我向来货真价实童叟无欺,想拿画就得掏现吧,别说白送,打折都不可以。”
   “姥爷您想想看,一幅画涨一百万,一年下来您要多挣多少个一百万?多划算的事呀!”我启发他。
   “不行,我怎么知道行情肯定能涨一百万?”老爷子虽老但不糊涂,钱上更不含糊,口紧得滴水不漏,饶赵本山亲自出山,也休想从他这忽悠走一只苍蝇更别说一幅画。
   老爷子如此决绝,我只好退而求其次。
   “姥爷您看这样好不好,我先掏一百万拿走一幅画,如果一个月内您的画果真拍到了两百万,那时候您再给幅画如何?”
   “嗯,这样……”老爷子沉吟了一下说:“还是不行!”
   嗬,这老爷子真是只不锈钢公鸡,别说一毛不拔连个锈渣都抠不下来!我颇有些黔驴技穷。
   “难道您不想把画卖到两百万?”我十分不解。
   “姥爷缺钱得很呢,哪会有钱不挣,傻呀?”
   “那您?”我更迷惑了。
   “如果一个月内我的画拍到了两百万,你的一百万退你。”
   嗬,好精明的老爷子!我终于弄明白他的心思——如果那时候送我一幅画,就等于送给我两百万,比退我一百万整整多了一倍,一百万对谁来说都不是毛毛雨啊!我顿时对这老爷子佩服得五体投地。上帝真不公平,给了他一双如此能挣钱的手,怎么还给他一颗如此能算计的脑袋呢?不公平呀真不公平!
  
   当天我就用一百万现金从老爷子手里换了一幅他的得意之作。
   第二天,这幅画就被陈处长,不,准确点说应该是陈副处长,送到刘主任那里去鉴赏,刘主任两眼放光差点没把画焚了,他对艺术品的热爱和痴迷让陈副处长深为震撼,忙说这画看来与您有缘,既然主任看得上眼就留下慢慢鉴赏吧,宝剑得配英雄名曲须赠知音呀,刘主任嘴里说君子不掠人之美但却把画留下了。
   十天后,这幅画出现在拍卖会上,我代表公司参与了竞拍,一直竞价到两百万才一槌定音,最后一个叫价者自然是我。
   这幅画还真是个福星,自它现身江湖,竟是好事连连。
   陈副处长如愿扶正而且与刘主任在工作之余成了好哥们。
   姥爷身价翻番,求画者趋之如骛,老爷子喜上眉梢,决定换一台新的验钞机和一只更大的保险柜。
   我如期拿到路条回营交令,解了公司之困。
   老板赏我一个小小的红包,包里有张卡,卡上有十五万,嘻嘻,发点小财啦!
   癫痫病要如何进行治疗 老板高兴之下立马封我做了公关部经理,尽管暂时只统领自己一个人,但谁能说我不是经理?咱从此也穿黄马褂位列朝堂了,可以在老板以外的人面前昂首阔步了,呵呵呵,哈哈哈,这才叫爽啊!
   那幅给大家都带来福气的画,就由老板收藏了。
   姥爷说话算数,一百万如数退还,我本打算交回公司,可转眼一想,那幅画现在的行情比两百万只高不低,公司拍回来不但没吃亏还有赚头,我要是把这一百万再交回去,公司岂不是干指头蘸盐把路条给办了,太便宜了吧!您说是不?
  

共 4975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哲理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