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mxj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诗大全 > 正文

【八一】第一次进城(外一篇·家园)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18:46:25

◎第一次进城

出生在距离县城较远的农村,我们难得进城,也很少见到城里人,小时候,“城”对我充满了诱惑。那时候,邻居家里来了一个城里的小女孩,长得十分标致,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总像在对你笑;弯弯的柳叶眉,高而直的鼻梁,白嫩的皮肤,跟个小明星似的。我偷偷地看了她一次又一次,羡慕极了。

父亲是个公办教师,在我们镇上一个叫四新村的学校里教书。恰好他们学校有一位吴老师是县城的,又与父亲同住一个寝室,每到周末都按时回家休息。一次我带几个小伙伴专程跑到父亲所在的学校里玩,父亲向他介绍了我,以及我很想去城里看看的愿望。吴老师欣然应允,于是,那个周五下午我就随他一起踏上了进城的路。临走时母亲给我换上一套新衣服,还把家里仅有的鸡蛋装进我的书包,作为礼物带去,并千叮咛万嘱咐我要听吴老师的话,不要乱跑。我十分高兴地点头答应。

那天下午,父亲把我们送到车站,我愉快地向父亲道了别,就随吴老师上了客车。一路上我的心情十分雀跃,看什么都是好的。天似乎比平时更蓝,空气呼吸起来也特别新鲜,路边的大小树木都在飞快地向后退去。不知不觉中,一百多里的路程很快就到了尽头。

走在县城宽阔的马路上,没有了乡村的尘土飞扬。仰头看见街道两旁林立的高楼,商店里五颜六色的商品,还有道路旁炫目的灯光……一切的一切让我忍不住抱怨:两只眼睛太少了!看这也新鲜,看那也好奇,两条腿似乎被什么东西绊住似的,不愿往前走,似乎要把乡下没有见过的东西,统统都收罗进我的脑海,等回家以后,好在同伴面前大肆炫耀。

吴老师的家在襄城鼓楼商场西面,湖北省三建公司的对面。那是一个三合院。这个小小瓦房的小院子里,一共住了五户人家,厕所是公用的。房子很小也很陈旧,每户似乎都只有两间屋子,厨房也都在各自家里,光线似乎都很昏暗。吴老师老伴已经去世了。三个女儿,大女儿知青插队落户在农村,二女儿嫁到丹江路那一块了,小女儿叫吴要明,比我大几岁,当时还在读高中。他们的家里很简陋,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让我小小的心里多了些失望。我不敢多说一句话,只是默默地看着他们做事。

第二天上午,吴老师带我去逛樊城,中午就到他二女儿家吃饭。直到现在还依稀记得去他二女儿家的路。那条路弯弯曲的,走了一个巷道又拐进另一个巷道,巷道很长很深。等走到他女儿家里了,我已经迷糊了,找不到出去的路了。他二女儿家里的房子也很矮小,但是到处都收拾得干干净净。他们吃东西、穿衣服也都很讲究,说话也是含蓄的,不像农村人那样,见人就像放连珠炮似的。

第三天,吴老师家来了一个小姑娘。小姑娘和我同龄,叫谭光,长得很机灵,也很活泼。吴老师就委托谭光带我去烈士塔游玩。谭光虽然和我同龄,但是个子没有我高,她很随和,经吴老师介绍后,就热情地拉着我的手和我说话。我们高高兴兴地顺着他们家旁边的一条向东南的小路,朝烈士塔的方向走去。没多一会儿,就走到塔的边沿。我们按照墓碑的安放顺序,一个挨一个地读着每一位先烈碑文的内容……

我们被深深吸引。恋恋不舍。

午饭后,我要回家了。谭光牵着我的手认真地说:“你下个周末还来跟我玩吗?”我默默地点了点头。这时,谭光母亲笑着接过话说:“你再住两天恐怕都不想回去了,城里的好景点比农村多,好玩的地方也多了,生活水平也高一些。你得好好学习,争取以后进城。”我茫然地听着,心里颇不以为然。我真没觉得他们过得比我们好多少,但城里的景致还是挺吸引我的,心底里对“城”在向往中又多了一丝企盼。

回家的路上,我的心不再像来时的雀跃,却依然兴奋不已。我仿佛听到小鸟不停地歌唱。感觉我也像一只快乐的小鸟,在蓝天上自由地飞翔。

这次进城,让我大开了眼界,那颗不安的童心,不再属于生我养我的农村;也正是这次进城,给我这颗童心插上了希望的翅膀。然而,我却始终没有走出农村这块广阔的天地,至今仍是乡村里的一名普通老师,过着农村人的朴实生活。但我并不后悔。田园般的诗书生活,何尝不是一种享受呢?这里的空气更为清新,这里的天空更加高远,就连夜空中的星星,也是住在城里的人们看不到的透明。

时至今日,我依然向往城市的精致,却也更怀念农村里的美好时光!

◎我要上学

童年的记忆有些零碎,松散却固执地扎根在心底,想抹也抹不掉。偶然想起,恰似一杯酿酒,越深处越甘甜。

打开记忆的闸门,我似乎又回到了孩童时代。那个时候,家里特别穷。父亲在外地教书,工资很少,每月生活费用开支罢,也就所剩无几了。母亲体弱多病,家里还有我、妹妹和弟弟,一切的开支,全凭母亲在生产队里挣点小公分来支撑。每年年终结算,我们家总是透支,还要倒拿钱给生产队……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从七八岁时就跟着大人们上街学着卖家里的农副产品,换取生活的必须品。最开始学着出售的东西就是鸡蛋。当时市场上交易的鸡蛋才五分五一个,我每次只提一小筐,一般只有二十个鸡蛋,多了我也招架不过来。到市场上,我一次只卖十个或者二十个,其它的数量我一概不卖。上街的次数多了,环境熟悉了,妈妈便给我增加了一个业务,泡黄豆芽卖钱。泡好后,一般只有十斤左右,每次都是邻居的大姐姐帮我提到街上,然后放在她出售的东西旁边,由她帮我称秤,我只收钱。时间长了,我也学会了称秤,后来我也不再求人,自己找个同伴帮我把东西抬到街上,我自己独自经营。由于母亲泡的豆芽淘洗干净,豆壳都捞走了,看起来清透亮丽,很招徕顾客。别人卖一角八分钱一斤,我总是卖到二角钱一斤,还很快就能卖光了。后来我上小学了,母亲就计算着时间,每到星期天豆芽就泡好了,我按时上街叫卖。我们家就这样,靠着卖鸡蛋、卖黄豆芽维持着家里的支出,过着不富裕也算不上拮据的农家生活。

随着岁月的增长和视野的开阔,我不再限定自己只去朱集街赶集了,有时候也会跑到邻近乡镇的程河街市。同时,所卖的物品也不再只是鸡蛋豆芽了,只要家里能变卖的值钱的东西,都可以拿到集市上交易,从而多赚些钱。有了钱,就能买家里锅上需要的佐料、洗衣服用的肥皂,还有我们学习用的铅笔和本子。

当然,不是每次买卖都是顺利的,也会遇到困难,有时还会给自己的心灵造成很大的伤害。

记得有一年秋天。我一大早起来,挑了不到二十斤的麸皮去程河集市上卖。谁知道那天运气不佳,一直挨到中午的时候才卖出去,不知道是气昏了还是饿糊涂了,不分东南西北的就往家赶路,结果方向走错了。程河街是三面即南北和西面是有围墙的,本来应该从小西门出来后,过了唐河才能回去的。哪知道我却走出了北门,一直向北走去,直到走到一座桥上,才知道自己走错了路。带着沮丧的心情,又返回到街中,再从街南边的那个小西门摸出去,从下湾河上过河……饿着肚子,拖着疲惫的身子,带着一肚子的委屈,踉踉跄跄地回到家,已经是下午三四点了。见到母亲后,我哇地一声大哭起来。母亲把我搂在怀里,心疼地说:“别害怕,我娃儿很坚强,不是平安地回来了吗?你想吃什么?妈妈给你做。”听了母亲暖心的话,我便不再生气了,吃饱了肚子又和往常一样,高高兴兴地与伙伴们出去玩了。

我在母亲的精心指导下经营着小买卖,但是家依然走不出困境。于是我就想别的办法,到野外去寻找金子。那时一放学,我就和伙伴们去野外地里挖半夏,那是一种中药,几角钱一斤,非常可观。可是很费事,需要像洗芋头一样的地清洗干净,然后晒干,再拿到当时供销合作社的收购站去卖。有的时候也和小伙伴们一起去挖蒲公英和车前草,整理好晒干,也拿到那里去卖,一角钱一斤。不管多少,不管贵贱,只要能换钱,我都不放过……

那时还是生产队发放所有物资,按照人头加公分核算起来进行分配。记得有一年刚过完年,我们都等着交学费,家里没有什么值钱的物品了。母亲找遍了所有地方,最后才找到了二斤没有吃完的香油,让我拿到街上卖掉。记得那天早上我刚到程河街不久,就有人来买我的香油,一块五一斤。我正准备收钱,工商所干部来了,把我手里的另外一斤香油收走了,把我也带进了工商所,然后十分严肃地问我:“为什么投机倒把贩卖粮油?”我十分委屈地说:“我要上学,需要书和本子,家里没有钱,就把一直没舍得吃的二斤香油拿来卖了,我没有偷鸡,也没有盗笆。”工商所干部看我人小不像商贩,就把香油还给了我,让我回家……从工商所出来后,先前买我香油的那个人,还在外面墙角边等着我。他看到我后,高兴地说:“小姑娘,我看你既可爱又可怜,所以不忍心走掉,一直等你出来给你这一斤香油钱。”我眼里涌满了泪花,特别感动。千恩万谢,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一个劲地给他鞠躬……

我带着另外一斤香油沮丧地离开了程河街,拖着沉重的脚步回家了。

有了这次教训,我再也不敢去卖那时的禁品了。在以后的买卖中,我都会邀请我的同学或者朋友一起去上街,再也没有走错路和受人批评了。每到星期天我们都会高高兴兴地去,快快乐乐地回来。这种经商生活一直持续到我小学毕业。进入初中后,父亲把我带走了,带到他教书的学校去读书,那是我们小乡镇里的重点中学,从此我便全身心地投入到学习中去,再也没有经商了……

童年的这段经历,在我的记忆里从来不曾消失。它承载着父辈们的艰辛,彰显着时代的烙印,记录着我不可磨灭的成长印迹,是我这一生都无法舍弃的财富。

癫痫病怎么治得好西安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有哪些?天津哪家癫痫医院好呢癫痫大发作应该怎么治疗?

相关美文阅读:

情诗大全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