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mxj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诗词 > 正文

【江南】在回忆里疯狂(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19:02:19

桃红柳绿,又是一季新芽。我驻足于灯火阑珊的城市,看一场春暖花开的悸动,陌生,却又那么熟悉。

面对这个祭奠的日子。看不到“清明时节雨纷纷”的迹象,整座城的喧嚣掩盖了那时古人的传统文化气息。可真是阳光明媚,尚未逢时。

晚风,吹乱了风沙,吹疼了眼眸、吹湿了脸颊。独自坐在楼顶,听着一首入心的音乐,看夕阳醉了黄昏,醉了行人,醉了离人的心情,不禁又多了些感伤。

草长莺飞,一年春夏,本该成群结伴插柳踏青的日子,我却独自游荡,形单影只。炎热吞噬了记忆中的阴凉,没有朦胧的小巷,没有细雨绵绵的街道,没有凉飕飕的冷风。可我依然想静静地望着这片浅蓝带墨的天空,望着家的方向,念着那片荒凉的黄土地。

我在想家乡是否“路上行人欲断魂”的情感要浓烈些,父亲的坟头是否又抽出了嫩芽,可是又长满了杂草,或者还是黄叶翻飞覆盖了那一点绿意,压住了拼命向外面钻的小小植物。是否,天空飘着载满童真的纸鸢,田间回荡着孩童的欢声笑语。这些种种,都似乎离我很远了。

说到父亲,我已经好几年没有去看看他那一抔黄土了,或许在外面工作只是一种借口吧,我竟没打电话询问母亲她是否去看过。青草离离,可能又是另一番景象。父亲生前最爱干净,衣服破旧却整洁,我依然记得他那洗得发白的衣服透着浅浅的深蓝,永远都是那双黑色的“石林”牌胶底鞋,看不见半点脏污。如果现在居住的地方杂乱无章,他可能会厌恶至极,只是苦于不能“各人自扫门前雪”。我想他还在盼着我们能为他清扫坟前落叶或和他谈谈生活、感情,说说这些年过得怎么样。一想到这,心就像炸开了锅一样,我仿佛看到了乌云将余晖一点一点地驱逐,直至整个天空黑了下来。

在家的时候,时常听母亲念叨说要经常给父亲泼点水饭,怕他饿着。方便的时候给他烧点纸钱,这样他会保佑我们家人平安。说到这些,母亲的脸上总是掺着复杂的表情,话音也会变得断断续续的,我们几兄妹谁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逢年过节,母亲总是不忘在我们没有动筷之前把父亲生前喜欢吃的菜夹了放在一旁,吃完饭之后,再给父亲泼出去。十年来如一日,始终没有改变。我没有忘记过母亲说的话,只是未经常照做。如今想想,却又多了些愧疚和自责。

时光匆匆,蹉跎了岁月,扰乱了年华。不可一世的陪伴总是让人心寒,每每遇到这样的日子,父亲病逝时的情形总是像电影一样在我的脑海里一遍一遍地回放着,画面还是那样清晰。那一年,我九岁。初秋将至,家家户户都赶忙去看看地里的庄稼何时能收获。而我,也在这个秋天收获我一生中最不可丢弃的“果实”。残夜未央,一场突如其来的洪灾毁了家,哦,不!那只是房子,只要有亲人,家就还在。后来才发现,其实也毁了父亲那强壮的体魄。活本就捉襟见肘,再加上那时候政府的政策不是那么好,地方的贪官也比较多,父母亲的心思都放在如何修建房子的上了,顾不上自己,也顾不上我们。年长的姐姐则和她们担起了重建家园的责任。就这样,一家人待在临时搭建的帐篷内,吃饭、睡觉都是挤在一间屋子。可能有人认为这样的生活生不如死,甚至我会看到很多人投来怜悯和鄙夷的目光,但我当时并不是那么害怕,也没有觉得很苦。因为有父亲在,他厚实的双手可以为我挡去很多风雨,我还会觉得温暖,还会觉得我很快乐、幸福。

都说命运是公平的,可是我不这么觉得,就此事来说,至少它亏待了我和我的家人。我知道父亲患上不治之症时,便是他去世的那一天。家里所有人都忙碌着,裁布制衣、纳鞋底、叠百岁纸、阴钱……一个个人影在灰暗的灯光下摇晃着,话声中也带了点急迫,而此时此刻我还一无所知。当我在嘈杂的吵闹声中带着疑问安然地睡去时,母亲抽泣着叫醒了我。“燕子,快起来,你爸爸不在了”我以为是做梦,揉揉惺忪的睡眼,让自己变得清醒一些。虽然懵懂,可是越发的清醒,心里越不是滋味。我看见父亲穿着新的大衣和婶婶她们纳的千层底,苍白且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猛地一回过神来,才明白了所有。母亲崩溃了,撕心裂肺的哭声赶走了错觉,原来不是梦,原来那些乱窜的人儿所做的一切是为了父亲,他就这样离我远去了,在我还没有准备好之前,终究还是没来得及看到弟弟降落人世。

闭上眼睛,一切都变得淡然了,控制不了记忆的繁衍。我只能任由它死去,再生……如此,这般的循环着……

早该在父亲病痛的时候我就应该知道了,我看见母亲每日挺着大肚子早出晚归,家里的人一拨又一拨的来了又走,走了又来;只有父亲一直在灶火旁佝偻着身子,埋着头,把双手撑在膝上一言不发,可是我并没有留意。当我知道父亲生病以后,我分明看见了他眼里的不舍和无奈,脸上却还是透着慈祥的微笑,面对我,父亲还是不言不语。我和父亲相处的单独日子不多,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细细想来,自己还是幸运的。

拮据的生活让父亲没及时住进医院,当他躺在木板床上呻吟着,一声、一声、又一声……我想,这如果是工作,我就可以帮他分担点,或多或少,但是就连他想翻一个身我都没能帮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在那里挣扎,我却无能为力。“燕儿,你给我把被套换了,这个脏,睡着难受”父亲沙哑着声音,感觉上气不接下气的。“你给我倒点水喝,我渴。或者叫你妈妈给我煮点稀饭,我想吃,饿了”我才发现父亲的嘴唇干渴了,脸暗黄了,眼神黯淡了。我没有告诉他母亲出去了,至于做什么,我也不知道。第一次,人生中的第一次煮饭,换被套,皆是为了父亲。我不知道这样为了父亲的第一次还有多少,我只知道,父亲在一天,我就会守着他一天,我守着他一天,童年就会多了二十四小时的快乐。

好不容易熬到晌午,邻居家的小狗摇着尾巴慵懒的趴在小路旁,整个村子沐浴在阳光下,喇叭花儿也绽扬扬地开在草丛内,这一刻心情舒畅多了。母亲说,终于凑足了钱把父亲送到医院去,全家人的希望都寄托在了这几天母亲四处奔波的钱和那个所谓的医院上。

听到这个消息我还暗自高兴着,我以为只要有了钱,父亲就可以像以前一样,在漆黑的夜里,背着我,说着故事,从外婆家归来;我以为只要有了钱,父亲就可以在我被母亲打的时候用宽宽的怀抱护着我;我以为只要有钱,所有一切以前做不到的都会做到。只是我天真,单纯的想法输给了我以为和时间。做梦都没有想到,这是父亲最后一次睁着双眼看我,最后一次呼唤那一声“燕儿”,而“燕儿”二字却是最能触碰我心灵最深处,字字刺心。

最终,我连父亲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想来父亲如今如果还怨我或是恨我,我都无言以对。我倾尽了所有的力气想要看他,可是时间不允许,他累了,等不到了,便早早的睡去。从此只活在他的世界,不过也好,没有病魔缠身,没有了压力如山。他解脱了,挣开了一切束缚;像那只关在笼子的鸟儿,终于被放逐了,终于可以那一片天空自由自在的飞翔了。遗憾的是父亲离开前没有叫醒我,自那时起,从身体到称呼都失去了他,而弟弟,更是连他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父亲的离开,无疑对家人的打击很大,所有的担子一下就落到了母亲的肩上。只是,她的肩不够宽,那副瘦骨嶙峋的样子让我心疼,但是她却比我想象中要坚强许多,尽管我看见她多少次的失声痛哭,如今想来,我才明白。母亲把我们兄妹几个拉扯大是多么的不容易。担着男人的担子,尽着母亲的责任,我打心底的佩服母亲。同时也明白了舅妈给我们说过父亲才发病时在她门边嚎啕大哭是为了什么。

过了那么多年,我还是没有和父亲说过几次话,就算是去扫墓也是寥寥可数的语言,面对他我终有千言万语说不出来。我想等我心无所顾忌时我就会与父亲促膝长谈一次吧。至于母亲,日夜操劳,我想可能也没有什么时间去细细的打扫吧,不过去也好,不去也罢,心里始终惦记着,就已然足够。

或许,命运真的是公平的,感谢它给了我坚强的机会,让我像向日葵一样,迎着阳光,逆着风雨,恬淡的微笑。至少,还有回忆让我疯狂。

治疗癫痫病需要多少费用佳木斯哪家医院能有效治疗癫痫?武汉哪家医院能治疗癫痫

相关美文阅读:

古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