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mxj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表白的话 > 正文

【江山多娇】记忆中的小码头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23:06:28
破坏: 阅读:1597发表时间:2018-03-05 16:34:01
摘要:小小汉九轮和家乡的小码头,成了连接我与家乡的情感纽带,维系着我对家乡亲人、朋友的眷恋。

【江山多娇】记忆中的小码头(散文) 长江从武汉到九江二百公里江段上,曾有一艘小轮船伴着悠悠岁月往来穿梭,串联起武汉、鄂州、黄州、黄石、九江等大中城市,也沟通带活了沿江大大小小的集镇,我的家乡——巴河就是其中之一。
   出巴河镇区往东,远远可见,江堤内侧有一排白墙瓦房坐北朝南,眺望长江,大门正中“候船室”三个红漆大字依稀可见,白石灰墙面像一块老松树皮,斑驳得不成样子,露出红观音土底色,“五讲四美三热爱”的字迹变得模糊、断续,如果不是曾经见过,断然是认不出的。从两扇破旧的木门进去,无孔不入的阳光从破瓦中射进,形成一道道光柱,当年候船的长排座椅早已不知去向,两排锈迹斑斑的铁护栏,仍然守护在售票口两侧,曾经炙手可热的售票小窗台已积满灰尘。候车室东侧,通向江边的长廊,地面凹凸不平,两侧的围墙也多处垮塌,屋面的石棉瓦已所剩不多,抬头可见残破而蔚蓝的天空;水面上露出钢癫痫发作没有意识会大声尖叫筋龙骨的水泥趸船在风中飘摇,显得残破而孤寂。
   这就是记忆中那个熙熙攘攘、人声鼎沸的巴河码头吗?这就是那个承载着数万百姓通向外面世界的希望之门吗?我想不到,那个梦牵魂绕的小码头竟破败成这个样子。曾几何时,它是汉九轮停靠的较大码头之一,除几个主要城市码头之外,这里是最重要最热闹的码头了,从码头设施就可以看出,很多地方的所谓“码头”,其实是露天的,一条小路通向水边,船来了搭一块跳板,人走上去战战兢兢的,哪像巴河码头有趸船、长廊、候船室的阔气!
   那个年代,公路交通远不发达,从巴河镇去浠水县城近三十公里,一天只有一趟班车,票价一块五毛,要跑两个小时;而巴河距离黄州、鄂州、黄石都不远,一张船票四毛钱,还可以挑着担子,推着自行车,甚至摩托车上去,那种方便不是大巴车所能比的。在巴河人的字典里,浠水这两个字模糊而陌生,黄州、鄂州、黄石才是本地农民口中津津乐道的。候船室里,有人高谈阔论,说黄石的楼房高过调军山,街上的行人密过望天湖里的鱼,听者都惊大了嘴巴,没有一个不信的;也有人说,鄂州的火车趴着都跑那么快,要是站起来还得了?讨论最多的还是这几个地方的菜价,这才是关系他们根本利益的,巴河物产丰富、土地肥沃,本地产的蔬菜、水产,农民或挑着担子,或骑着载重自行车,尾座上绑两个大编织袋,通过轮船运到城市里去卖,原生态的蔬菜丰富了市民的餐桌,价格也比自由市场便宜;同时也让农民的口袋渐渐暖和起来。
   记得那时候在巴河停靠的轮船,上水(武汉方向)、下水(九江方向)每日各两班,早晨那两班几乎都是凌晨四点到五点间,这个点坐船的人,要么是去城里卖菜的,这些人天生闹腾,挑着担子,蔬菜上撒的水还没干,一路走一路滴,进了大门咋咋呼呼,闹着要工作人员早点开门,他们要早些进到长廊里候船;要么是进城打货的小商贩,他们清一色扛着一根绑了编织袋的扁担,腰间别个大包袱,一进门,两眼四处搜索,好像要抢他钱的罪犯就在人群中;再一种人是置办红货的(结婚用品),通常是老子陪着儿子,或者母亲陪着女儿,婚姻是人生头等大事,马虎不得,进了城不能光顾着见广(看稀奇),一定要用心买几样可心又耐用的东西。“城里人狡猾着呢,咱们可得小心点儿”,他们兴奋地小声议论。这三种人有一个共同特点,当天返回,否则不会起这么早。
   普通人家,难得出一趟门,能有机会坐轮船出去看世界,那是了不得的事。头天晚上就整理好行装,大面额的钱放在贴身口袋里,再用针线缝上,小票子则放在外面兜里,方便取用。早晨两点多就起来了,离得远的恐怕半夜转了点就要起床,家庭主妇忙着给出门的亲人做吃的,吃饱了,再塞两个熟鸡蛋带上,生怕亲人在外饿着。江堤上的茅草老高,小路曲曲弯弯、坑坑洼洼,夜里走路,虽有手电筒照亮,仍然会高一脚低一脚,有时候,惊扰了草丛中睡觉的野猫野兔,突然窜起老高,然后朝远方跑去,常常吓着了随行的小孩子,做父母的就会在回来的当晚来这里叫黑,家乡人认为,孩子被惊吓是野鬼作祟,需要来吓着的地方烧纸钱,并口中叫喊:“孤魂野鬼不要惊扰我家孩儿,给您送钱来了……”祈求放过孩子。
   事实上,长长的江堤,一边是宽阔的长江,江滩上有大片繁密的柳树林,另一边是一眼望不到边的田畈,没有一丝亮光,风吹柳动、江水如潮,一个人走在路上,着实有些瘆人。据说,当年就曾在柳树林中发生过命案,一个妙龄女子被人抢走钱财、扒光衣服,吊死在大柳树的树杈下。这个传说,曾让很多路过的女子为之色变,即使大白天都不敢单独路过,何况是下半夜,必须是很多人相伴,而且有男同志随行,才有点安全感。即使这样,当走过传说中的那片林子旁时,还是毛骨悚然,非得高声说话才压得住内心的恐慌,而男士也会在这个时候,擦一支火柴,点一根烟,猛吸一口,好像鬼很怕烟似的。
   不知走了多长的路,渐渐看到远方一点亮光,路上的行人也多了起来,都是从四乡八里赶来坐船的乡亲。有时也会听到熟悉的声音,马上兴奋起来。
   “你能(您老人家),到哪呵(里)气(去)发财唦?”
   “给我外孙伢送九周气(家乡人不兴办满月,孩子出生满九天,会大摆筵席,外公外婆会送小孩摇窝、家椅、小孩被子衣服鞋子等,称为“送九周”),你能还好唦?”
   “屋里哈好(家里都好),几时到我屋玩哈……”
   乡里人讲客套,熟人见面,家常拉得没完没了,有时甚至忘了船期,惹得家人小声埋怨。
   总算到了码头,候船室里、长廊内外灯火通明,各种叫卖声、呼爹喊儿、吵闹之声不绝入耳,到处是行色匆匆的旅人,或站或坐,女的嘴里瓜子皮、花生壳往外飞,也有个别爱美的大姑娘小媳妇,拿出小镜子,看着镜中美美的自己偷笑;男的则扎堆抽烟,谈论今年的收成、孩子读书、中越战争、美国的星球大战计划等等,内容无所不包;小孩子则被父母拉在手里不能乱跑,虽然有吃有喝,却显得很不自在。等到工作人员一声哨起,“准备,船快来了!”所有人又都朝长廊挤去,瞬间塞得满满当当、水泄不通,挑担子的、背包袱的,都不敢放下来,要随时准备往船上冲,其实也根本放不下来,人贴人脸对脸,哪里还能动弹?
   “呜——,呜——”汽笛声响,船靠岸了,人群再次躁动起来,铁栅栏门徐徐拉开,前面的人迫不及待往里挤,后面的人也如潮水一般涌了过来,势不可挡,直到汹涌的人群把小轮船填满、离去,小码头才恢复宁静,等待下一次高潮的来临。
   中班船大约在下午一点半到两点半之间,这时候出门的大多是走亲访友、公干办事的,不准备当天回来,也有我这样回乡看望亲人,然后匆匆离去的游子。相比凌晨,这时候坐船的人淡定、悠闲许多,安静看书看报的年轻人不少,也有穿着中山装、别着英雄钢笔“干部”模样的人,他们常常皱着眉头,嫌弃这里的脏乱、看不起农村人的粗俗,眼里露出鄙夷的斜光。买票的队伍排得老长,而窗口很小很小,总也看不到卖票“领导”真颜,总有些人喜欢“加塞”,围在窗口两边,肆无忌惮的把手伸进窗口,而卖票人特别神,总能分得出谁是正常站队的、谁是“加塞”的,一声“后边排队去!”声音不大、简短有力,让加塞者悻悻然,只好灰溜溜站到队尾。
   这时候的我,常常不急不躁,坐在排椅上欣赏着芸芸众生,当看到队列中漂亮姑娘,突然眼睛一亮,走过去,“你好,麻烦给我带张票好么?我背的行李太多,不方便排队……”然后,不由分说把钱塞她手上。等她把票买好,感谢的话语满嘴飘。等到放行的时候,远远的跟在她后头,不让她发现,等到上了船,又假装意外坐到了她身后,等她发现,故意惊诧,“哟!咱俩真是有缘啊,今天要不是你,我就上不了船了,谢谢你!”然后,一路畅聊、一路心花怒放。
   单身的那几年,几乎每周末,我都会往返于黄石和巴河之间,小小汉九轮和家乡的小码头,成了连接我与家乡的情感纽带,维系着我对家乡亲人、朋友的眷恋。虽然黄石距离家乡不远,但每一次回去都舍不得离开,走在码头的长廊上,并不是每一次都那么神采飞扬,坐上轮船,透过布帘,看到渐渐远去熟悉的家乡,渐渐变小直至看不见的小码头,心中生出无尽的怅惘。
   后来,在外边有了家庭,工作上也忙了起来,回乡也不那么勤了,但是每到年节,还是会带着妻子女儿,坐上小轮船,走在小码头的长廊里,心情是那么的舒爽、那么的淡定,工作的辛苦、生活的烦恼,这一刻全丢到九霄云外!
   再后来,武汉至九江或黄石的轮船航班取消,也就北京最好的癫痫病医院排名再也没有坐过那趟小轮船,小码头上人头攒动、摩肩接踵、欢声笑语的景象再也找不到了。我回乡的路线改为长途汽车到燕矶再转过江渡船,回家一趟不那么容易,回乡的次数也就更少了。前两年,买了小汽车,走高速公路回去只需一个小时,也没有了大包小包背行李、转车转船的劳顿和辛苦了。然而,我还是怀念在小码头等船、挤船的日子,怀念那份嘈杂、喧嚣和温暖,只是再也回不到从前,只有在梦里和小码头相会了。

共 3451 字 1 页 北京哪家癫痫病院好"pre">首页1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表白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