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刚入伍" />
【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mxj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表白的话 > 正文

【军警】退伍的苦与乐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1:00:49
破坏: 阅读:917发表时间:2015-12-14 16:41:21

武汉治疗癫痫病专科的医院哪家好ght:30px"> 该刚入伍那时,好像有个响亮的口号,叫做一人当兵全家光荣。当我们穿上崭新的军装,应征入伍,雄赳赳气昂昂地奔赴部队的时候,快乐和兴奋几乎是我们所有新兵的主旋律。然而经过若干年部队生活锻炼和艰苦岁月的洗礼,当退伍的现实终于摆到每个老兵未来决策的桌面时,苦恼和幸福开始变奏,甜蜜和苦涩纠缠在一起,确定退伍的人和待定退伍的人,确定留队人和待定留队的人,以及由此产生的各种要素的角力和各种人物的博弈把基层连队搅起了阵阵波澜。
   一般战士入伍2年后思想开始变化,探家期间父母对我们的期待,恋人对我们的要求,入伍以后自己的表现,领导对我们的态度,自己对未来的憧憬,以及战士回家后思想上产生的变化等,都对老兵未来的去留产生着微妙的影响。
   来灵丘2年后我的思想也开始产生了波动。其实,早在北空通信团训练营一年的报务学习后,激情已经受到了挫折。持械打架、几乎与受处分擦身而过、留北京的梦幻破灭,如此这般的挫折,都在慢慢地侵蚀着我刚刚当兵时那满满的自信。
   3年来自己也目睹了好多战友面临退伍工作开始后的情绪变化。一个来自江西九江的老兵当时特别不想复员,因为离开部队就要面临回老家种地的命运。他期待着有一天可以得到领导的重视,可以入党提干,从而彻底改变自身的命运。然而他的名字最终还是出现在了1977年复员名单中。当天他几乎一点东西都没吃,好几个老乡过来陪他说话。
   还有一些城市来的兵,由于感觉自己在部队继续服役已经没有多大的发展空间,加上家人潜移默化的影响,自己也特别希望早点回去找个工作,学点技术,结婚成家早日安定下来。记得宣布战士复员名单前,盼着复员回家的老战士几乎彻夜不眠。结果当发现自己不在当年复员的名单中,失望到了极点。
   当然也有特别开心的那种老兵。想留的最终留了下来,想走的最终被确定复员。结果是众望所归,皆大欢喜。所有的情绪,幸福的,伤感的,开心的,难过的,最终都在老战士退伍前的送行聚餐中得到了宣泄。那个时候应该是老战士还原本来面目的日子。情感不再受压抑,心里话不再憋着,酒可以随便喝,泪可以尽情淌。
   记得我大哥说他们在65军复员的时候,有一个天津河东区的兵,平日里对连里的领导意见特别大,但作为一个普通的士兵,平日里得不到发泄,只好默默地忍受着,复员大餐的时候,为了平复往日压抑的不满,借着醉酒,不停地给连长劝酒,趁连长半醉的时候,把好几盘油腻腻的菜倒入了连长的脖领子里面。
   连队里有的连首长,平日里利用各种机会收集了不少可以捎带回家的各种物资,大米、军装、被服、军鞋、罐头……东西收的多了,就打一个木箱封起来,留着探亲的时候,或是老乡回家探亲的时候捎回家中,送给家人或家乡的亲友。在这些物品里,也有一些属于君子爱财,取之无道的东西。当时有的首长,有些也会利用手中握有的入党提干的权利,利用战士们 争取进步的愿望,通过古老的商品交换的法则,积累了一些‘不义之财’。
   当然送了礼物最终得到满足的战士自然感觉心安理得,有些送了礼物,但愿望落空的战士则对此耿耿于怀。这些平时没有机会发泄不满情绪的战士,也会在临走的那几天,用些奇葩的办法,小小的报复一下领导。听说灵丘场站的一个老战士,就在复员临走的那天,把一整瓶硫酸都悄悄地倒入了连长平日精心积攒的探家木箱里。当然,这些都是老战士复员前的一些极端做法,绝对属于非主流。
   决定复员的时候,我还在师部的创作组。但创作组毕竟是个临时单位,能否得到批准,如期复员回津,还需要征求连里的领导。我先回连队找了我的副连长王建,王建副连长特别理解我,当时就表示了同意。过了几天他又替我找了连长,于是顺理地得到批准。
   被确定复员后的那些日子,平生第一次得到了伊春癫痫病新的治疗方法类似‘国王’一样的待遇。那些平日让你产生条件反射立刻起床的号音此时失去了往日的魔力,我们可以看着那些战友们顶着星辰出操跑步,而自己则可以继续慵懒地睡在床上;吃饭的时候,其他战士们仍然吃大灶,但我们已经开始了每餐至少4菜一汤的优厚待遇。遇有饭菜不顺口的时候,个别老战士还可以发发脾气,耍耍大牌。
山东重点癫痫病医院/>   复员的日子终于来了,心里还是充满了酸楚,充满了别离的伤感。离开了几年共同生活战斗的战友,告别了灵丘的荒山野岭,与曾经的军人生活就此拜别,历历在目的军营生活,自此成了干杯的往事。心中的五味杂陈,难以用任何文字表述。想留下的是对仍然奋战在大山里的战友们的祝福,想带走的是那些在部队里通过吃苦积累起来的经历,火车徐徐开动了,送行的战友们的身影和挥动着的手臂渐渐地变得模糊了,此时的我已经开始了对未来的憧憬和前途的担心。不知道路在何方,不知道未来如何,但自己必须和此时乘坐的火车一样,勇敢地向前,朝着未来既定的目标前行,一刻都不能懈怠。
   当然也有特别开心的那种老兵。想留的最终留了下来,想走的最终被确定复员。结果是众望所归,皆大欢喜。所有的情绪,幸福的,伤感的,开心的,难过的,最终都在老战士退伍前的送行聚餐中得到了宣泄。那个时候应该是老战士还原本来面目的日子。情感不再受压抑,心里话不再憋着,酒可以随便喝,泪可以尽情淌。
   记得我大哥说他们在65军复员的时候,有一个天津河东区的兵,平日里对连里的领导意见特别大,但作为一个普通的士兵,平日里得不到发泄,只好默默地忍受着,复员大餐的时候,为了平复往日压抑的不满,借着醉酒,不停地给连长劝酒,趁连长半醉的时候,把好几盘油腻腻的菜倒入了连长的脖领子里面。
   连队里有的连首长,平日里利用各种机会收集了不少可以捎带回家的各种物资,大米、军装、被服、军鞋、罐头……东西收的多了,就打一个木箱封起来,留着探亲的时候,或是老乡回家探亲的时候捎回家中,送给家人或家乡的亲友。在这些物品里,也有一些属于君子爱财,取之无道的东西。当时有的首长,有些也会利用手中握有的入党提干的权利,利用战士们 争取进步的愿望,通过古老的商品交换的法则,积累了一些‘不义之财’。
   当然送了礼物最终得到满足的战士自然感觉心安理得,有些送了礼物,但愿望落空的战士则对此耿耿于怀。这些平时没有机会发泄不满情绪的战士,也会在临走的那几天,用些奇葩的办法,小小的报复一下领导。听说灵丘场站的一个老战士,就在复员临走的那天,把一整瓶硫酸都悄悄地倒入了连长平日精心积攒的探家木箱里。当然,这些都是老战士复员前的一些极端做法,绝对属于非主流。
   决定复员的时候,我还在师部的创作组。但创作组毕竟是个临时单位,能否得到批准,如期复员回津,还需要征求连里的领导。我先回连队找了我的副连长王建,王建副连长特别理解我,当时就表示了同意。过了几天他又替我找了连长,于是顺理地得到批准。
   被确定复员后的那些日子,平生第一次得到了类似‘国王’一样的待遇。那些平日让你产生条件反射立刻起床的号音此时失去了往日的魔力,我们可以看着那些战友们顶着星辰出操跑步,而自己则可以继续慵懒地睡在床上;吃饭的时候,其他战士们仍然吃大灶,但我们已经开始了每餐至少4菜一汤的优厚待遇。遇有饭菜不顺口的时候,个别老战士还可以发发脾气,耍耍大牌。
   复员的日子终于来了,心里还是充满了酸楚,充满了别离的伤感。离开了几年共同生活战斗的战友,告别了灵丘的荒山野岭,与曾经的军人生活就此拜别,历历在目的军营生活,自此成了干杯的往事。心中的五味杂陈,难以用任何文字表述。想留下的是对仍然奋战在大山里的战友们的祝福,想带走的是那些在部队里通过吃苦积累起来的经历,火车徐徐开动了,送行的战友们的身影和挥动着的手臂渐渐地变得模糊了,此时的我已经开始了对未来的憧憬和前途的担心。不知道路在何方,不知道未来如何,但自己必须和此时乘坐的火车一样,勇敢地向前,朝着未来既定的目标前行,一刻都不能懈怠。(本集完)
  
  
  

共 3081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表白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