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mxj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江山多娇】有一种岁月,自难相忘(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20:14:00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之所以喜欢这首诗,并不是因为它的语言凝炼,读来琅琅上口,而是因为短短,字里行间颂扬的那一份厚实,至高的母爱情怀。也看过了太多有关母爱的文字,或许受之影响,感染,或许是自己一份压抑已久的心声终难妥置,对于母亲,总有一些想说的话,想叙的情,此际在这个异乡春风乍寒的午夜,一理于案。

有一种岁月,自难相忘,有一种亲情,叫母爱无边。有一种付出,是母亲的不求回报;有一种陪伴,是母亲的爱的不离,情的不弃;有一种呵护,是母亲的遮风挡雨,有求必应;有一种成长,是母亲的言传身教;有一种教诲,是母亲的凡事坚强,微笑以对;有一种无悔,是母亲的呕心沥血,任劳任怨;有一种期待,是母亲心盼的望子成龙;有一种担当,是母亲的兢兢业业,默默无闻;有一种生活,是与母亲常平日子的平淡相守,风雨以沫。母亲简单而平凡的一生,却深化了我对人生,亲情,为人处世的理解和体会。

母亲出生于上世纪40年代,还是女孩之时,母亲便很能吃苦、勤劳,为人大方又热情,更重要的是她继承了外公的手艺,会做一手纯手工、水嫩、口感特好的豆腐,因此赢得村里村外一个很好的口碑,人缘。却因母亲很小的时候,不知怎的右眼就有先天性的视力障碍,她担心着以后的生活会受苦、受累、受歧视,便有了终身不嫁的念头。然而在母亲36岁那年,怎奈媒婆的一番苦口婆心,信誓旦旦,又或许是冥冥之中的一种天定,让母亲和智障的父亲喜结伉俪。犹记还在母亲未嫁之时,奶奶、爷爷就相继去世,姑姑也已出嫁,空荡破旧的房子,只剩下父亲孤零一人了。而在当时那个贫穷落后的年代,村里盛推行集体公分劳动制度,由于父亲的智障、做事呆板麻木,很多村里青壮年男子都不愿意与父亲一起共事,怕拖后腿而赚不到工分,自然,母亲刚嫁过来就充当了分派的家庭主要劳动力。母亲每天起早贪黑,朝九晚五的生活秩序似乎习以为常,繁重高强度的外务劳力做活,常常累得母亲手脚浮肿,腰酸背痛不说,回到家,还要操持着家务,做饭给父亲吃。好在大多时候父亲有吃、有喝、有穿就已满足,似乎也知道自己是一个“吃软饭”的角色,对于母亲,父亲在家不敢有丝毫的挑剔,这也许是母亲嫁给父亲唯一仅有的那么点点的欣慰。当每天母亲拖着劳累的身躯回到家,看到满面春风憨厚笑靥迎合的父亲时,母亲心里咽着的苦累,化作嘴角的一丝苦笑,点头,却未有过丁点的抱怨。记得母亲对我说过:“这一切是上天的安排,是命带的定数,既是命中注定又何须逃避,那就坦然面对,那就努力,微笑把日子过好。”至今那句掷地有声,语重心长的话让我记忆犹新,更似一记警醒,标榜着我人生的道路。

自母亲结婚的第二年,我便呱呱落地了,自然我的出生让这个破碎的家充满欢笑,也更具完整了。高兴之余,也让母亲深深体会到肩上的担子更重了,多少次母亲喜极而泣,是母亲的实在太累,却也写就了她的甘心付出,努力值得,还有我的健康成长。而我的出生,加上母亲屋里屋外的忙忙碌碌,似乎让父亲感觉到空前的压力和对母亲的心疼,他开始变得沉默,不再那么爱傻笑,较以往却是勤快了。在母亲的悉心教导下,父亲试着学会生火做饭、洗衣、炒菜,能做些力所能及的事了。看着父亲干活动作虽有些笨拙、繁索,但能肯做、抢做,卖力的劲头,母亲又一次喜极而泣,为着父亲即便分担一些微薄的家庭事务而感动,落泪了。每每父母从外头干完活回来,母亲总是争先从邻居怀中抱过我,亲了又亲,一边不时说着一些我似懂非懂的话,父亲则在一旁,手舞足蹈,满脸憨厚地笑着哄我开心。渐渐地,我已习惯在母亲怀抱里安然于她的谆谆絮叨,也习惯陶醉于父亲的憨笑的挑逗中慢慢成长。

等我到了适学年龄,由于家境贫寒,每每到学校开学期,我总要被瘦弱的母亲领着去找班主任,一番好话说尽式的央求,学杂费才得以暂时赊欠。而每当我看到别的学生都有父亲陪同,兴高采烈去学校交学费领书本时,相比自己身边的母亲,我心里其实很反感、判逆,但又惧怕于母亲对我的那一份不苟言笑,不动声色的严厉,只好作罢。清晰记得在我刚上二年级上学期开学的时候,在和母亲一起去学校的路上,无意间遭到许多同学甚至连同村的个别学童都以同样不堪入耳的口吻鄙视:“你妈是个睁眼瞎子,你爸又是个蠢子,没钱读什么书回家种田算了……”他们说完一轰而散。都说童言无忌,说者无心,我却看到一旁的母亲在偷偷地转过身去,用那布满老茧的手拭去眼角的泪滴。八年了,这是我生平第一次目睹母亲的流泪,确切说是感受到母亲此时的脆弱。八年了,生活的苦累成疾并没有压垮着她坚强的意志,不想就这么一句孩口之言深深刺痛了母亲的尊严。看到母亲流泪的那一刻,我心很痛,却有些不知所措,只是上前轻轻地拉了拉母亲的衣角,用低沉地道的方言:“妈妈,别哭了,今天算了吧,我们回家,明天再来学校好吗?”

“孩子,家穷点没关系,这也不是你的错,但是如果一个人的志气短了,受点打击,意志消沉以致最初理想都放弃了,那就是你的懦弱,你的错误所在,以后你更要好好学习,为自己,为爸妈争气,你要……”母亲蹲下身子,拉起我的手,破泣为笑说道。

听着母亲那一番铿锵有力意味深长的言辞,心情无以言表,瞬间,我似乎感觉到自己的长大、成熟,为着母亲言谈间寄予自己的那一份深情厚望的懂得。我默默仔细地端详那张比起那些同龄母亲们更为憔悴的容颜,点着沉重的头以示答应母亲的请求,一边伸出稚嫩的小手为母亲擦去脸颊顺流而下的泪滴。

此后的日子里,无论在学习还是生活上,母亲对我更为严加管教了,然我也总严格要求自己:在家做父母乖顺的孩子,在外做正直的人,不说是非,不惹事非,做正确的事,力争做到手勤脑勤读书勤。可以说在小学后四年的时光里,我的成绩在班里稳居一二的,从不落次,甚至在整个学校同年级里,我也是学习成绩排名前三的佼佼者。而我的作文也是出类拔萃的,或许这应该感谢父母,感谢自己,因为这些年来,是父母让我真切,直观看到了他们对命运多舛的抗争,对困难不屈的坚强面对,对生活的乐观,热爱,加上自己的切身成长经历,和一份对知识若渴追求的真实情感的流露,我把这些关于对父母的所见所感和自己的成长体会化为心声写成文字,一篇篇脱手的作文常常得到老师的好评如潮。记不清有多少次,我的作文被老师拿在课堂当作范文来念,好些次的县市小学生作文比赛中,我的作文也是脱颖而出,荣获前三等奖。我成绩的优异,作文的出色,让年少的自己在校里校外己是小有名气,太多时候,上放学路上,总会有碰到同学热情地和我打过招呼,甚至身边时不时会有一群好学的同学,认识的或不熟的来向我讨教学习心得。母亲自是看在眼里,喜在心里,是的,虽然这只是一个已过很多年的小小事例,但我用努力和行动来证明了当时的自己:不论是父母的身理缺陷,家境的清贫如洗,还是自己出身的卑微低廉,都可以通过后天的勤奋,刻苦来改变,一样可以赢得别人的尊重,爱戴,因为至少时间给予每个人都是公平的,付出了总会有回报!

都说,人,生下来是很容易成长的,换言之,也就是感慨光阴太过于匆匆的脚步。记得16岁那年,我考取了县城的高中也是意料中事,拿到录取通知书,连一句和同学,老师简单的告别都忘给留下就飞奔着往家赶,无疑,第一时间我想到的是把通知书给母亲看。正在屋前忙碌的母亲起身接过录取通知书,虽然不识字,但她知道我如愿考取高中了。但见她小心翼翼,来回抚摸着通知书,那动作仿若她当年深情爱抚着还在襁褓中的自己,这一刻的这一抚,我感觉母亲在传递给我的一份浓浓爱的暖流涌遍全身。母亲笑了笑,却欲言又止,欲语还休,细腻而敏感的我忽即又感到母亲欣喜之外,内心另面的复杂、隐忧。母亲抬头望了望天,天很蓝,蓝蓝的天空有几朵乌云大煞风景般掠过我们的头顶,一如母亲还我通知书时眼角闪过的一抹淡红所暗藏她内心深处的那份焦急、不安!而我作为她的儿子,十多年在与她朝夕相处中,彼此已是心心一系了,自然我知道她又是在为我开学的学杂费担心了,而且我知道刚入高中的学杂费、生活费等开支远远比小学、初中要高很多,这对一个清贫家境而言,确实难以承受。

“妈,你休息下,从你眼神里,我读懂了你的难过,着急,我知道你又在为我学杂费操心吧,其实……”我接过母亲手中的活儿。

“其实,你学杂费,还有生活费不是你该担心的,你呢,什么也别想,就负责为我和你爸好好读书才是对我们最好你回报。”母亲又笑着打断我未完的话,一边抢过我手中的锄头。

开学那天,和以往一样,我还是和母亲去的学校,可是这次,她硬是不让我随同,兀自一人找到班主任和校长谈话了,当然谈话内容,我就不得而知了,后来才知道,学校在了解实际情况后,在学杂费用方面,给了我适当的减免。

升入高中后,由于学校离家较远,我只能在学校寄宿。开始那段日子,我很不习惯在学校的学习与生活,每天除了上课、下课、吃饭、做功课、睡觉以外,其余时间我都在不由自主地想家、想念父母。毕竟这是我的第一次离家,而那个让我生活过十六年的地方,哪怕屋前屋后的一草一木都与自己有着太深厚的感情,还有父母往日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无时无刻不令我牵肠挂肚、寝食难安。之于家,对之于父母,我就像一只羽翼初成,学会飞翔的小鸟,在欣喜于畅翔天空繁花飞遍之后,却蓦然发现夜幕降临,已然迷失归窝的方向时,之于巢穴,之于鸟爸鸟妈,那种心情的沮丧、不安。在学校,那些个尤似感觉度日如年的日子里,每天都在盼望着星期六的快些到来,因为在这天学校放假,自然可以回家了。知子莫若母,在我数次放假回家面无表情,一言不发里,母亲看出了我在学校的学习,生活极其的不适应、不习惯,于是又耐心安慰我:“儿呀,你已经16岁,就快成年了,也该是试着独立学习,生活的时候了,你要知道,总呆在爸妈身边的孩子是永远长不大的孩子。在学校,多多和同学、老师交流,多交流,多参加些课内,课外的有益活动,多做些有意义的事,这样,学习、生活自然会充实起来。你也放心,在家爸妈都很好,不必牵挂。”母亲拉着我的手,一脸和蔼的笑意。

然而,就在母亲拉起我手的瞬间,让我想起在自己八岁时,母亲在上学路上曾拉过我手的那一刻。八岁时,母亲的手深茧,硕大,此际,只是间隔了八个春秋的光阴轮回,母亲的手依然深茧纵横,却比起我的手,显然短小,不力了。又是一个八年过去,当母亲又一次拉起我手的那一刻,似乎让我体会到生命于不同年龄的意义与价值,同时也让我感觉到母亲正渐渐地老去,而我慢慢在长大中成熟。听着母亲刚说的话,看着母亲拉起我的手,我眼角的泪,没法掩饰,在母亲面前决堤而出。我突然在心底埋怨,甚至告诫自己:为何当初不把想家、想父母的时间和功夫用在学习上,这不就是父母希望我目前最能做到的吗?

因了母亲的循循开导,此后在学校的日子,我逐渐恢复正常的学习、生活,也不再多愁善感、患得患失于以往那份恋家情怀和父母情结。光阴如是穿指而过,一切归于平淡时,不想家中发生的一件事,让我一度平静安然的心再起波澜,也让我真真切切感受一份平凡却又伟大的母亲的爱。

依稀记得是我就读高二的那年,一个阳光明媚的春日午后,我从县城的学校放假回家。刚进家门,我就和母亲撞了个满怀,但见她一副满脸愁云,神情有些恍惚地来回踱步,我的心一下子悬了起来,顿觉有种不祥的征兆袭来。我忙上前拦住母亲问道:“妈,怎么啦?你怎么那么紧张,出了什么事吗?”母亲似乎没听见我的问话,依然手足无措,来回踱步着,经我再三追问,才得知是家里养的一头近二百来斤的猪犯病几天了。我一听完母亲的回话,适才悬着的心踏实下来:“妈,猪偶尔犯病正常,瞧把你急成这样,不至于了,妈,小心别伤着了身体。”我忙不迭安慰母亲。

“猪犯病正常,你怎么说得那么轻松,这几天猪都没怎么进食,一直都发着高烧,兽医请了两三位了,钱也花上了两三百元,仍不好转,这可咋办呢?猪万一有个什么三长二短,叫人如何是好啊,想死的心都有了。”母亲泪眼婆娑,嗫嚅道。

一听到母亲说着想死的心都有了,我下意识被吓得全身哆嗦,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妈,你别急,相信上天会厚待我们的,我们一起去看看猪好吗?”我向母亲央求道。

我提着满满一桶猪食随母亲来到猪圈,只见猪安静睡于小小的旮旯。母亲上前打开风油精,还有清凉油在猪的各个部位擦拭着,嘴里却在念叨些什么,更像是在为猪求福吧。我跟上前也安抚着猪,忽然,猪猛地全身抽动了几下,似乎在很努力试着站起来。果不其然,虽然四肢在不停地发抖,但还是坚强地站起来了。母亲见状,吩咐我赶紧把猪食提过来,母亲继续为猪擦拭着,一边用力按着猪的头部朝向猪槽。猪好像很配合母亲朝向猪槽艰难地挪动着步子,看到猪开始又进食了,母亲长长吁了口气。

回家路上,我问母亲:“你这几天都在为猪擦涂风油精和清凉油吗?现在猪又进食了,你也该放下悬着的心了吧,这几天真是苦了你了,妈。”

“是的,猪犯病的这几天,每次兽医看过后我都在用风油精、清凉油为它擦涂,这次猪犯病花了两百多元钱都是借邻居的。孩子,你一年的学杂费、生活费、家里开支就指望这么一头猪了,现在好了,它能进食了,虽然不多,但足见好转了,也算还有盼头了。”母亲的话让我顿生一份心痛的领悟。

是呀,在那个九十年代,我们的这一家,一年下来唯一的经济来源就是指望那么一二头猪了。想想当年母亲的那句“猪犯病,钱也花了二三百,仍难见其好,真不知如何是好,想死的心都有了”,放在当年的家庭状况下,其实语意一点也没浮夸之处,同时也能理解当年母亲说下这话时的那份心情的沉重,更是一份对于我,还有这个家的浓浓无私、无声,沉甸甸的爱升华的诠释。

母亲的一生,生而于众,感谢母爱之熠熠光芒却照耀我一生的心旅。十月怀胎重,恩泽风雨路,无求为子女,三生难报答。诚愿天下的母亲们身体安康,心想事成!

总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情深重,经年事事,恍若历历如昨。此刻的异乡,是夜,夜深,窗外风雨簌簌,探幽着我凌乱的思绪,凌乱的心不禁又想起千里之外的母亲,且不知道迢迢的家乡此刻也是否风雨簌簌,还有至爱的母亲,是否酣然于梦中惦念着孩儿的归家。

治癫痫病的价格武汉癫痫医院哪家好哈尔滨治癫痫病医院哪个好呼和浩特市哪里治疗癫痫比较好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