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mxj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江南】麦子熟了(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17:18:00

午餐之余,去园区外面的马路上散步,天正好飘起了牛毛细雨,就像用最杰出的蓖梳梳理过一样,洒落脸上好一个舒坦爽朗。

去年附近拆迁后准备建工业园区的好大一块地皮荒废着,被头脑挤钻的承包人种上了麦子,此刻,放眼望去,麦子已经有黄了的迹象,应该再过个十天左右就可以下镰开割了,这是土活儿。现在不用那么费神,收割机往地里一开,那么来回一响,所有问题都就结束了。荒地又变成一片光秃秃。

由此我想到,几千里之外的家乡,麦子也应该要成熟了。早、晚比东南方的江南差不了多少,最多就一个星期吧,或许北方天旱,日头高,有的坡地要比江南麦子熟得快,熟得早。

时季差不多了,应该在端午节前后是准确割麦子的时候了。记得以前每逢端午,嘴里吃着金黄灿灿的母亲清早烙好的油饼,手里拿着镰刀,开始下地收割。

一望无垠金黄的麦浪,齐刷刷从南坡黄到北坡,从村东头黄到村西头,因为有地势高低的差异,顺着高处往低处看,就像极了《白鹿原》拍摄时海拉尔的三千亩麦田波澜壮阔的场景。其实老家的麦田何止三千亩,放眼原野,那是一眼望不到头的数万亩的金黄,要比海拉尔壮观多了。

那个时候的割麦,不像现在机械化这样方便,全是人手割。几乎到了割麦的时候,远近在外打工的人都会赶回来,收割播种。晚上磨好镰刀,烙好大饼,烧好开水,第二天星晨下地,等天亮,日头上来,温度升高,麦子已经割了一大片,有好手,差不多一大片地都割的快结束了。我们一家属于那种不瘟不火的人,早上吃过早饭,带上开水或者熬好的绿豆汤,赶着牛车才爬坡下地。到了地头,找个树把牛往上一拴,割一孔青草或树叶,让牛没事慢慢嚼,然后寻找犁沟两头的界石,看中了下镰。这个是很重要的。也有马虎的人,摸黑下地,割到天亮,有人也来割,一看不对,之前开割的割错了,割了人家的麦子,白费功夫不说,还得闹情绪。有的没看清犁沟,把自家的割了,也顺带把人家的一绺也给割了,多多少少弄不清爽了,另一家一看自然不愿意,然后言语不和,打起架来。所以忙要忙出个门道,瞎忙摸黑起早等于白忙活。

我们家地不算多,割起来人手也多,四五天基本上就收割完毕,人手不够的那就要请麦客了。麦客多来自甘肃,由于偏西,甘肃的麦子要晚我们一个月多,所以到了收割季节,有大批的麦客会赶到县城,有四五成群的,也有十几人成群的,往县城南关十字一蹲,等着大量的雇主前来询价领人。价格谈拢就上雇来的拖拉机或奔奔车。男人在远方回不来的,女人就得承担起男人的角色,上街喊麦客,还要选那些看上去忠厚老实的人,毕竟孤身女人在家,麦客割几天还要留宿吃饭。也有干了两天麦客和女人扯出绯闻的,最关键的是麦客帮忙把麦子收了,结账走人,也没几个人在大忙的时间去嚼舌头。麦客抢手,这家还没结束那家就等不及来喊人了。往往这个时候,麦客就开始加价,能加上就好,加不上伙食好点也行。也有收成不好的时候,天天下雨,麦客就无麦可割,湿不啦叽的麦子割回来也没地儿放,除非你有烘干机,那玩意当时肯定没有,就是现在也没那个条件。再一个泥地里也弄不出来,干脆就让它长在地里,等天晴,等风吹日晒。日头好,半天麦穗就干好了。而下雨的那段时间,因没人喊麦客,好多没有雇主的就找个避雨的地方安营扎寨,掏出自家带来的熟面(甘肃人出门带的炒熟的面粉),到附近要点开水,一冲一拌,弄出香气四溢的糊糊来,然后吸一口糊糊吃一口干粮充饥。每次看到这些我总能深深体会到了他们的不易。有好点的雇主,下雨的时候会把那些可怜的麦客喊到家里,供吃供住,往往麦客会适当降低价钱,天晴了帮雇主收割。人其实都是通情达理的,你给了他好处,解决了他的困难,他也会适当的时候予以回补。

麦子割好了,碰到不好的天气,要连夜运回堆场堆成麦垛,顶上用油布、塑料薄膜盖起来。碰上连续晴好的天气,则用不着转运,放到地里也行,等晒干了直接拉到碾场摊开,然后用柴油拖拉机拉着很重的碌碡不停地碾压,直到麦穗成了空壳,然后收起趁着东风扬麦,麦皮随风落到下风处,金黄的麦子就堆满了一地。农民们看到饱满的麦粒就兴奋起来,然后装袋计量运回家,判断今年收成如何?是一亩地两石还是两石五或三石,往往这个时候是一年里心情好与坏的关键时刻。农人就是这样,没有其他的经济来源,靠天吃饭,靠地吃饭。麦子的收成决定了接下来的一年要过什么样的日子。

有一年,麦子熟了的季节,天天下雨,一连下了一星期,地里的麦子都长芽了。没办法,还要收割,最后产出的麦子变质变甜,做出的馍馍粘而不说,难吃得要死,喂牲口,牲口都不好好吃。还好,那年我们家有上一年的余粮,没吃多少芽面,大多都喂了猪了。没余粮的人就苦了,吃一整年的芽面,那真不是个滋味。自那以后,家家新麦下来后要留够一两年的口粮,剩下的才卖掉。可自那年后,年年风调雨顺,也没下芽过。时至今日,老家的父母还是保留着起码两年的口粮。农民们让那次事情给闹怕了。

这两年,土地流转,留在自己手里的地不多了,但粮食还是富足。再一个粮食产量也高,家家户户不再担心,日子过的相对安稳,另外超市里什么都有,不行吃些米,吃吃其他的水果或杂粮,麦仓年年加高,到头来有的生虫,有虫了就得晾晒,费神费力,何况,父母年龄大了,万一哪天弄个闪失那就是不得了的事情,所以电话里面一再叮咛粮食够吃就行,别攒了,他们允诺。去年回家,到后院的粮仓一看,还有一包钢皮箍起的粮仓,估计装满了足足几千斤麦子,我问母亲怎么还有那么多粮食,她说,收成好也要攒点粮食,以后我和你爹去世了,安埋(陕西关中一种隆重的丧事活动)每人要两石麦,再留下两年的口粮,以后孙子娶媳妇也要两石麦,算算这个刚好。我笑了,说娘你安排的真周到,那都是猴年马月的事情了,没必要啊,你二老去世后安埋我不管了,你孙子娶媳妇肯定不在老家的。母亲急了,不行,不回老家待客宴请会给人拿尻子给笑了。我给母亲弄的哭笑不得,只能说好、好、好,到时再说。

甘肃癫痫病医院治疗癫痫怎么样癫痫的护理诊断及措施去哪里治疗癫痫病好陕西哪个医院癫痫病看的好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