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mxj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菊韵·平凡人生】往事·老师 (征文·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7:42:25

往事,像夏日夜空遥远的星辰,时明时灭地闪烁着;像秋天的枫叶,在寒风中摇曳、飘落着;像我手中点燃的那支香烟,一缕一缕,聚散着……一日,我读《礼记学记》:大学之教也,时教必有正也,退息必有居学……故君子之于学也,藏焉,修焉,息焉,游焉,夫然,故安其学而亲其师,乐其友而信其道,是以,虽离师辅而不反……凡学之道,严师为难。师严然后道尊,道尊然后民知敬学。

一言以蔽之,子曰:一个学生如果能够这样了,即使离开了同学师长,也不会违背道义。

“虽离师辅而不反”,我做到了吗?我想起了我的老师。甄老师,你还好吗?

如果说有什么人,有什么事能改变你的一生命运的话,那就是我小学的一位老师。甄老师是教语文的,是我读小学四、五、六三个年级时的班主任。只是因为她的选择和动员,在我毕业的那个夏天考入了外国语学校。只是因为我学了俄语,在三十八年前的那个冬季,我考进了国家情报部门,成了一名职业军人。只是因为我是军人,才在十年后的转业时进了政府机关……老师这只手所扳动的道岔,决定了我一生的轨迹。

如果说你心中有一个圣洁的女人,那就是她,我的甄老师。她,北京人,一口很正宗、很好听的北京话。她,出身书香,名校才女。在我儿时的心目里,她是完美的,高大的,素雅的,她威而不厉,慈祥如母。身上总是淡淡的温馨,手指上总是粘着白白的粉笔末和红墨水浸洇的痕迹……从六五年那个夏天,离开老师已经四十年了。甄老师的容貌,斑斑驳驳,影影绰绰,如今,像一幅莫奈的印象画,在我眼前。

记得,那时的老师是要经常家访的。在晚饭后,在我家附近的街巷里,常能见到她那高挑而挺直的身影,身后跟着一群看热闹的街坊的孩子,这家出,那家进,挨家走访。我早早地怯怯得站在家门口迎候着……

记得,我把钢笔丢了,不敢告诉爸妈,她发现后的第二天就送给了我一支,虽然是支旧的。

记得,小时的我,贪玩,调皮,逃学。一次,因作业未写,下午放学时我被她留在了教研室,她训我,我哭了。是她打来了热水,用毛巾给我擦去脸上的泪水,那热腾腾的毛巾,皂香的茉莉花般的气味至今总能感觉到。

记得,小学毕业升中学考试的那几天,周围几个小学的毕业班都在市六十中学集中考试,考场就在我们东一路小学的对门。她带队,每场,我都是第一个交卷,兴冲冲地跑向甄老师,老师们在会议室休息,她一把拉我在了怀里,得意地向别的学校的老师们说:“这是我们学校的尖子。”

记得,我当兵的第三年,第一次探家,回到西安的第二天,我就约了同学大安去看望老师。她住在东新街的一个巷子的后院里,在她屋里墙上挂着的相框里我见到了我在部队的第一张“戎装照”,她是向我母亲要的。

这就是我记忆中的老师。我读过韩愈的《师说》,教师这个称呼在我心目里总是神圣而智慧的。“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人非生而知之者,孰能无惑?惑而不从师,其为惑也,终不解矣。”韩愈如是说。小学,虽谈不上“传道、受业、解惑”,但她的启蒙、开智、立人却让我终生受益。在我一生的感受里,小学时的甄老师更赋予了“老师”这一称呼一个慈祥而温暖的内涵。

我在东一路小学上学时,甄老师,已是三个孩子的母亲,本有一个温馨的丈夫和一个温馨的家……可在那个疯狂而又荒谬的年代,由于出身的原因,由于历史的原因,由于政治的原因,她很不幸。文革初,开私家医院的丈夫被以革命的名义,以“反革命”的罪名押赴了刑场。那天,市革委会的判决公告贴满了街区,一张就贴在了我们小学的门口。她平静地走过那打着红勾的爱人的名字,她从容地走进了教室,稳稳地站在了讲台上,平静地看着她的学生……和往日一样,她说:“同学们,开始上课,请把书翻到……”后来,为了身边三个孩子的前途,她找了个一医院的锅炉房老工人把自己再嫁了。那个工人没文化,但,有出身,贫农成分。“我没办法,只能这样,为了孩子改个姓……”,她平静地对我说。后来听班上同学说,她和他离了,在改革开放之后。

从这次见到甄老师后,大概有三十年了吧,我再未见到过我的老师。虽然,我打听过。她应该有八十岁了吧。

一天,当我的朋友大安得知我在写甄老师时,他对我讲:“她也是我的老师,是妈妈的同事和朋友,她的大女儿曾和我在同一个公社当知青,二女儿曾和我同班同学,老三是我妹妹的同学,那家人后来过的都不好,虽然改了姓。

妈妈去世时,甄老师领孩子来吊唁,我当时在医院为妈办手续,回到家己很晚了,妹妹告诉我她一直在等我回来,但终于没见到。

其实,心底里隐隐有些不愿碰到她,因为实在不知道该怎样问候她。

我的老师,叫甄素霞。她说着一口很好听、很正宗的北京话。

“虽离师辅而不反”,语出《礼记学记》,意为:我虽离开了老师,但在我的以后的为人处世中没有违背老师的教诲。

桃李无言,下自成蹊。

追记:又过了几年,在写这篇文字之后。我打听到甄老师的住址,我携夫人捧着一束鲜花提着果篮去了她家去看望她老人家,她住在东关,学校的家属院……甄老师早早在巷口等着我们。一个不大院子,一栋陈旧的楼房,她住在一楼,一个不大的两居室,屋子暗些但很整洁,她一个人生活。甄老师退休多年了,精神矍铄相貌依旧,她削着苹果微笑着说她的日子:“很好,很热闹,一群朋友常聚……在青藤茶社……热闹……”,青藤茶社我知道,距老师家不远,我去过,我们曾经有过几次网友聚会,在青藤。甄老师给我们说她生吃芹菜:“可好了,降血压血脂……还有,坚果……”她问我的母亲我的孩子我的工作,我给她说我的母亲我的孩子我的工作我的写作……我请老师在隔壁的铺子吃了饭,吃的饺子吧,我记不清了。分手时,要了老师的电话也留下了我的电话。又七八年过去了,却从未再联系过。我都六十五岁了,老师她也该九十了……真不知道甄老师现在怎样?

2007。6。14稿

2018。4。4追记

轻微的癫痫病以后怎么控制什么是引起原发性癫痫的病因重庆正规癫痫医院是哪家

相关美文阅读:

近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