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mxj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江南】舞男舞女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6:59:53
她在舞池里翩翩起舞时,眼睛一刻都没有离开我,特别是她那纤细的手和身子在舞池里像蛇一样滑动,她的每一次滑动,都撞击我那受伤的心灵,我真希望这场舞会早早地结束……可就在这时,我发现自己已经无可救药地爱上了她……
  
   1、
   江南的春天来得很早,刚到三月,各种鲜花就竞相盛开起来,它们来孕育它们的未来。河里的鱼儿肆无忌惮地游来游去,河面上几只戏水的鸭子在相互调情,但它们无拘无束的样子,很容易让人想起在江南这座小城里的爱恋。
   大街上,一群只穿着遮羞部位、散发着青春的气息的江南女孩子,她们很放肆地笑着,很容易让一些男人有犯罪的想法。但她们那多情的眼神,又让人怜惜不已。
   我倚在这座小城最高的楼上的窗口俯视着她们,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惆怅。多年来,我一直不敢面对那些花一样的女孩子,虽然我是一个男人,一个从未被女人爱过的男人,每当我看到她们在大街上情深款款的样子,泪水就会顺腮而下。因为我是一个不成功且又不完全的男人,
   是的,我是一个不成功又不完全的男人,因为我是一个陪舞者,像泰国的人妖那样专门陪那些有钱且又寂寞的阔太太过夜生活的陪舞者。因我的舞跳得特别好,人又长得特帅,所以,那些阔太太给了我一个走红的称号“陪舞王子”。陪舞虽然是一项新新工作,可像我这样的人还真不少。所以,我们时时要面对对手的竞争。
   我最大的竞争对手,是一个刚出名叫丁梅华的美女。仅仅一个月,她就被那些老板们级人物封了一个“陪舞皇后”的雅号。现在,几乎所有的舞会都少不了她。我想,如果我们在一起,肯定会发生一点故事来。可惜,我们是对手。而且因为她的出现,我的生意一落千丈。这不,我很有些日子没有接到生意了,成天呆在那间出租房里看那些我自己也不知道的电视。
   但我凭直觉,在这个春天,应当有一些关于爱情的故事在我身上发生。
   我从窗口把头收回来后,脑袋里昏沉沉的,没有一点感觉随州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最专业。如果不是手机响起来,我还会站在那里,看那些来往的女孩子,只有那些只穿着遮羞地方的女孩子才能让我联想翩翩,想起我还是一个男人,一个未婚的男人。手机发出娇滴滴的声音,我知道生意来了,或者我要上班了。我懒洋洋地拿过手机一看号码,果然是阿三打来的。阿三说,林子,你这个混蛋是不是在床上睡觉?我撒谎儿童癫痫病的病因一般都有哪些说我在看电视。阿三问,在看什么电视。我说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电视。阿三听了就在电话那头笑了起来,是不是又在想那个美女了?那可是看着见却摸不得的美女。干我们这行,就得老老实实的,还不能半点私心杂念,还要记住,她是我们最大的竞争对手。阿三还要说下去,我对着手机吼了起来,想个屁,我就不相信,以我的实力还抵不过她。
   阿三说的那个美女就是那个陪舞皇后丁梅华,一个花一样的美女。
   那天,我无生意可做,与阿三到我们常去的“花样年华”舞厅消磨时间,刚进门,我就被一个美女给叫住了。本来,干我们这项职业的人,通常是我们找到雇主,谈妥价钱。她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从口袋里掏出一张老人头递到我的胸前说,来吧,帅哥,我们跳个舞。我从没有与帅哥跳个舞。
   她的舞姿,我自叹不如。不知怎的,跳完舞,我与她坐到茶几旁,我把那张老人头还给了她,说,今天我免费。她接过钱,笑了笑,在灯光中露出一排白得讨人喜欢的牙齿,说,想不到,天下还有这样的傻的人,居然陪舞不收钱。说完,很熟练地弹出一支香烟,递了一支给我。我推了推说,我不会。她看了一眼,然后大笑起来,如今还有不抽香烟的男人?真是天大的笑话。是不想在美女面前抽吧?她的话击得我的心很痛。我不是不想抽香烟,而是我的工作职责所在,我绝不能抽香烟。如果客户闻到我身上的烟味,不但不付钱,还会像骂狗一样把我赶走。其实,我们这些陪舞者,等的就是生意,生意上门就得做买卖,雇主是上帝,我们不得不讨她们欢心,她们一高兴,给的小费可以让我们过一个月的生活。如果顺着她们的心意,一天的收入比工地上的民工一个月的工资还高。所以,只要有钱赚,抽不抽烟也就无所谓了。
   直到第二天,阿三才告诉我那个美女就是丁梅华。与陪舞皇后跳舞,我居然不要钱,如今想来还有点可笑。
   阿三又大笑了几声,才转入正题说,今天是华华公司老总张永生第河南的癫痫病医院哪里治疗的好五任太太的生日,要开一个生日party,要找一些舞伴。我已经推荐了你。我嗯了一声。阿三又嘱咐道,林子,张永生可是我们最大的雇主,这个人得罪不起的。
   我当然知道张永生是我们最大的雇主,这几年,如果没有他的捧场,我与阿三的生意也不会这么好,我也不会红得这么快。只是没想到他又娶第一个太太了,我既有些嫉妒,又有些羡慕。有钱人就是不一样,老婆说换就换。张永生前几任老婆我都见过,虽说不是那种长得对不起观众,但也不是出众的美女。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以张永生现在的地位,怎么就找到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子做老婆呢?
   张永生的第五任的老婆我的确还没见过。这也引起了我的好奇心,心想,张永生的这个老婆肯定也漂亮不到哪里去。
   阿三还在喋喋不休地说,你小子千万不要迟到了。我在老地方等你。我对着手机向阿三吼了一声,你有完没完,然后我把手机丢在床,转身进屋化妆。
   我来到老地方,阿三已经发动了小车等我。阿三嘴上叼着一只外烟,一看到我就问,这么慢,像个婆娘似的,化个妆也用不了这么长时间啊。我说,走吧。阿三发动了车子,行驶在江州的大街上,我顿时感觉到一股凉意浸满了我全身。
   这样的生活我已经过了五个年头了。说真的,我已经厌倦这种生活。
   五年前,我只是流浪在江州的一个普通打工仔,一无文凭,二无技术,每天都过着非人的生活。有一天,我领到工资,跑进舞厅里发泄自己几个月的不满情绪,结果我的那一曲赢得了阵阵掌声。阿三就是在那次发现了我,他把带到正规舞蹈班培训了一个月后,开始了我的陪舞生涯。但是,我自从干上这份职业后,没有一次能够让我高兴而去,满意而归。可是,为了生活,我又不得这样折磨自己,就像吸毒的一样,没有了毒品,跪下求爹求娘的。
   我就这样堕落自己。
   阿三没有把车子开到华华公司,而是开到了新王朝大酒店。我问阿三,今天不在公司里举行舞会?阿三又叼了一支烟说,你说这话真像一个白痴,人家老总的太太举行生日party,能在公司里?我说林子,你不要那样天真好不好?你什么时候才长得大?阿三俨然以一个长辈的身份教训我。其实,阿三与我一样,也只是一个陪人跳舞的,但他有门路。我们的每一桩生意都是他接下来的。阿三就像妓院的老鸨,我,则是一个普通的妓女,随时等待老鸨的吩咐。
   在酒店门口,我和阿三下了车,走进酒店,我才注意到今天的生日party非同寻常。
   舞会还没有开始,只是酒店里的划拳声一声比一声高。阿三没有去理会,而是带我去了换衣间。阿三说,林子,今天得准备好,不能出一点差错,更不能让那些女舞者抢了我们的生意,特别是那个丁梅华。不然,我们以后就难生活了。
   舞会终于开始了,我在人群中搜索到一双眼睛,那是一双特别引人注目的眼睛。她就是丁梅华。她真的来这里来了!我差点惊叫起来,看着丁梅华的那双眼睛。我有点不知所措。阿三走过来在我的肩上拍了拍说,你小子成天与女人打交道,是不是就忘不了她?干我们这行的是不能动真感情的,不然后果自负。你要知道她是我们的竞争对手,不要让她把我们的生意抢走了。阿三虽然有顾虑,可我就是忘不了她。我觉得她很有个性。特别是她抽香烟的那一个特点,让我永生无法忘记。
  
   2、
   我一直以为张太太是一个人老珠黄的老女人,可是,我一看到张太太时,才知道她不超过三十岁,一个江南的典型女子。我突然发现,张太太要是放在五年前,她绝对是一个绝色美女,可惜她名花有主了。
   张太太的朋友真不少,都是像她一样典型的江南女子。除张太太外,我从其他那些美女的脸上看出,她们经过特别地化妆,可还是掩饰不出她们苍老的神色,呼出的也是老女人的气息,与丁梅华无法相比。那些太太纷纷绕过阿三,来到我身旁,做出一付不可抵挡的架势,伸出戴满金银珠宝首饰嫩得想让人摸的小手,在我的脸上放荡地摸了一下,不可一世地说,陪我跳舞去。我没动,知道她们今天晚上都是配角。
   这时,张太太过来,她冲我一笑,轻声问道,你就是林子啊。陪跳舞去。
   我拉着张太太的手步入了舞池。随着音乐的响起,我轻歌曼舞摆弄着张太太的身子。总感觉张太太身上有一种迷人的魅力,同时也感觉到有一股淡淡地、让人难以觉得忧伤。
   在人群里,我看到丁梅华被张永生拉着进入了舞池。张永生似乎很有绅士风度,每一步他都跳得很到位。如果说我的舞得是一流的,那么张永生的舞跳得是顶尖级的了,我与他无法比拟。他配着丁梅华的舞步,两人真是天生的一对舞伴。不知为什么,我觉得丁梅华似乎不愿意,她每跳一步,眼睛都要朝我这边看来。我急忙与张太太在舞池旋转起来,离丁梅华远远地。
   一曲终了,张太太似乎很满意,又拉着我再次进入舞池。丁梅华与张永生仍然粘在一起。但她在舞池里翩翩起舞时,眼睛一刻都没有离开我,特别是她那纤细的手与身子在舞池里像蛇一样滑动,她的每一次滑动,都撞击我那受伤的心灵,我真希望这场舞会早早地结束。
   又一曲到了尾声,我满头是汗,正想歇一会儿。阿三走到我身旁说,林子,你小子表现不错,张总说他今晚会给我们来一个意外惊喜。阿三说这话显得神神秘秘,我想有什么意外惊喜。只是觉得这样跳下去,我会被累死不可。
   接下来几曲,我与张太太的几个美女朋友跳,总觉得她们穿戴得很时髦,可舞跳得我不敢恭维。可是有人家出钱找乐子,她们今晚也是我的顾客。如果没有她们这些人的存在,就不会有我们的存在。就像这世界没有了嫖客,那当然也就没有了妓女。
   我感觉我就是一个妓女,被这群有钱的阔太太们嫖着!
   张永生拿起话筒喊话,当然张永生不愧是老板,说话的口气也不一样。他说,先生们女士们,大家辛苦了。我咋听他像在说官话。忍不住看了一眼丁梅华,我发现她正看着我。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只有一面之缘,或者说我曾经是她的舞伴,却突然感觉对她有一种的熟悉感。好像在梦看到过她,或许她就是我梦中的情人……
   阿三那家伙又轻轻地拍了我肩膀,问,你听到没有?你的意外惊喜来了。我问是什么惊喜。阿三指了指台上的张永生说,你是今天晚上的最佳男陪舞者,有1000块的红包。有了最佳男陪舞者,肯定有最佳女陪舞者。我问阿三,那女的是谁?阿三向丁梅华那边呶了呶嘴说,就是你的那个梦中情人。我朝丁梅华看去,她的眼睛还是一刻都没有离开我。
   张永生最后说,下面请我们今晚的最佳男舞者——陪舞王子林子、最佳女舞者——陪舞皇后丁梅华为大家表演一曲拉丁舞。张永生的话音刚落,丁梅华就大大方方地向我走来。我大窘,又与她跳舞?
   就在我发愣时,阿三把我往丁梅华面前一推,丁梅华就拉住了我的手,走进了舞池。我俩便在舞池里旋转开来。丁梅华穿得很单薄,她的每一个动作都得很到位,我感觉我的每个动作都是由她在支配。一步,两步……我每一次顺着她的舞步,都感觉到她微微的娇喘声。她的每一次娇喘都揪打我的心扉。这时,我发现自己已经无可救药地爱上了她。
   舞会终于结束,阿三已经替我拿到钱,往我手里一塞说,林子,我他妈的接来的生意,今晚全让你这个乌龟王八蛋出尽了风头,惹得那美女纷纷打听你的大名。依我看,你这颗舞坛上的新星,正在冉冉升起。我呢,以后就靠你吃饭。阿三说话历来就这样大大咧咧的,但我看得出他上真心夸赞我。
  
   3、
 西安哪里治疗癫痫病好些呢  舞会在一阵热烈的欢呼中结束的。
   走到门口,丁梅华在门口拦着了我们的去路,她用那勾魂的眼色看着我,问,你就这样走了?
   你们慢慢聊。阿三把我手里的钱又抢了回去说,我有事先走一步。阿三跑向他的小车,我怔怔在站在那里,忍不住偷偷回头看了丁梅华一眼,她正含情脉脉地看着我,问道,就这么走了?
   我有些茫然,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不知该如何回答她。
   今晚我陪你跳舞了。给钱吧。丁梅华突然说出这样一句话来,让我摸不着边际。我再一次看她,不知道丁梅华为什么要说出这样一句话来。看什么看?看我要付钱的。丁梅华说着又掏出一支烟来。我突然笑了,你没看到我的钱都被我的朋友拿走了吗?
   有什么好笑的?她本来还有笑意的脸突然变得有些僵硬起来,随后一摆手说,没钱也行,那今晚送我回家吧。她的话就是命令,我没有丝毫反对的余地。能送这样一个美女回家,正是我求之不得的事。
   我们从城东走到城西,也没有到她家。我问她家在什么地方?她说,你是查户口还是这样送人的?她说这话还是很霸道。于是,我们又从城西走到城东,走了两上来回,还是没有到她的家。

共 6481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情感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