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mxj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看点】怀念果啤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7:10:02
破坏: 阅读:1478发表时间:2018-02-26 17:21:49
摘要:由二叔一家回家探亲引发了“我”对果啤的思念。


   四月下旬,我二叔一家从郑州回家乡探亲,一大家子聚餐,几十口人,坐了好几座,酒宴中,经不住撺掇,喝了一大口四婶子家自酿的葡萄酒,最多半两,隔了两三个小时,就开始头疼,后来,肚子里就翻江倒海,接连呕吐几次,吐了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方才罢休,头疼却一连延续了三天,无奈,喝了几次止疼药方才止住。
   因为这次醉酒过敏,让我想起了果啤,我就对家人说,我怀念在新疆喝的果啤。
  
   二
   我怀念的那果啤,就是啤酒和果汁的混合饮料,啤酒是核,果汁是瓤;啤酒的质地,果汁的口味。一种普通混合饮料而已。酒精度非常低,印象中也就二三度。而且,那果啤很廉价,两块钱左右一瓶,比普通啤酒都便宜。
   我喝到它,是在西域新疆的库尔勒。
   库尔勒背靠天山东南余脉霍拉山与库鲁克塔格山。两山对峙,石壁巍峨的峡谷间就是真正的“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铁门关。南面塔克拉西安有没有能治癫痫病的医院玛干大沙漠和罗布泊。孔雀河和塔克干渠穿城而过,是一座干净而美丽的城市。我前前后在那里生活了两年多的时光。
   大概是刚到那里不久,有一天,和几个朋友去库尔勒市区东北方向的铁门关游玩,回来时,天色已晚,雇了一辆面包车,把我们送到库尔勒市地下美食城附近。下车之后,一起进去,找到一家山东饺子馆。一打听,老板是我们老乡,是我们同一市区邻近县的,操着地道的鲁西南方言,同在异乡为异客,乡音入耳分外亲,就坐了下来。
   吃饺子之前,先要几个小菜,其他人喝白酒或者啤酒,朋友一看吧台上有果啤,大概是乌苏果啤,就给我要了一瓶。一打听价格,挺便宜,大概是两块钱左右,还没有普通啤酒贵。
   隔着酒瓶玻璃看颜色,淡黄,却又比纯啤酒色泽要浓郁些,打开,喝起来,一进口,甜甜的果香在唇齿之间游走滚动,似乎是苹果香,而且是新疆苹果的香味。大概是沾了日光强烈日照时间长的光,苹果轧成汁,其甜味也浓郁厚重,绵软悠长,全没有内地一些劣质苹果的酸涩味和浅薄相。穿过喉咙,咽进肚丙戊酸钠的副作用大吗里,才渐渐感觉到啤酒的魂魄缓缓升腾,再喝几口,从肠胃深处慢慢串起一股热气,一茶杯喝下去,脸就发烧起来。朋友便笑言,“满脸绯红,艳若桃花了!”
   慢慢地,一口口地啜饮,竟然啜了一茶杯,从里到外,浑身都热乎乎的,爬山的疲劳烟消云散,精神也极度亢奋,和朋友谈笑风生,一劲儿胡侃,话比平时多了许多。但是,肚子里始终舒坦平和,皮肤也完好如平时,没有任何过敏反应。
   那是我生平第一次喝果啤。
  
   三
   朋友之所以向我推荐果啤,就是因为我不能喝酒的缘故。
   小时候,六七岁的时候,大年初一,受二姑夫撺掇,第一次喝葡萄酒,喝了小半搪瓷缸,也就二三两的样子,烧得迷迷糊糊,吐得昏天黑地,躺在床上哼唧了一天,如同大病一场。后来,再一沾酒,身上就起铜钱大小的扁平疙瘩。四十岁以后,偶尔沾酒,必有过敏反应。所以,我几乎就是一个滴酒不沾的人。
   没想到,到了西域南疆城市库尔勒,因为果啤的缘故,我竟然在五十多岁的时候,又开了酒戒。这一开戒,竟然一发而不可遏制。
  
   四
   说实在的,在库尔勒的时光,是我一生最愉快的岁月。从单位退二线,来到将近“八千里路云和月”的西域南疆,一边给人打工,一边过着悠闲惬意的生活。
   打工,是重拾教鞭,备课、上课、批改作业,熟悉的职业行为,再干起来,愈发驾轻就熟,不但没有疲劳厌倦的感觉,反而经常有工作的快乐。
   一堂课、一次讲座讲出了彩,看见学生兴奋而喜悦的目光,心里就会快乐。一个学生语文学习成绩提高了,所教班级的成绩取得了好名次,有时候,我比学生还高兴。几个学生围着我,和我畅谈人生或者学习,看着一张张含着敬慕的笑脸,心里也有十二分的满足。
   一个心智略有缺陷的学生小Y,我打印了他一篇作文做范文,他语文成绩不断提高,后来,考上了美术本科院校。有一次,他在黑板上用粉笔写了大大的五个字——“语文老师好”,看到那五个字,我脸上不动声色,但心里的那份自豪却是暗流汹涌。
   我真的觉得,在新疆的三年,是我教师生涯中最有成功感的三年。
   而且,比起其他老师,校方对我相对宽松些,我享有相对的自由度,只要课教好了,没有上课和辅导的时间,我尽可以自由地上上网,码码文字,还可以遛弯散步。
   过大星期,或者过小长假,就到处跑着旅游。
   新疆的三山两盆地,许多地方都留下了我的足迹。北到阿尔泰的喀纳斯湖,南到阿尔金山脚下,西到喀什老城和昆仑山帕米尔高原上海拔接近四千米的卡拉库勒湖,东到吐鲁番葡萄园、坎儿井,足迹广阔,心胸也为之浩荡无边;塔克拉玛干沙漠,罗布泊,博斯腾湖,天山深处的巴音布鲁克草原、天鹅湖、九曲十八湾,风景各异,心情也为之清明敞亮。癫痫病会隔代遗传吗r />   那一段时间,我真的是快哉千里风,逍遥天涯客,游览的地方,欣赏的风光,比我之前所有生命时段的总和都要多。旅游回来,在博客里贴一些照片,写一些即兴文字,又有别样乐趣。
  
   五
   有时候,校方还经常邀我和几个老教师去小饭馆撮一顿,或者,和几个意气相投的朋友到小餐馆,点上几个菜,要上一些羊肉串,人家喝白酒或者啤酒,我就喝点儿果啤,举杯畅饮,倒也其乐无穷。而且,竟然越喝酒量越大,后来竟能喝一瓶,还安然无恙。喝完之后,浑身暖热,心情爽快,但身上的酒味也是免不了的。
   有一次,喝完酒,大概晚上十点多回去,在洗手间,学生小Y与我擦身而过时,惊讶地喊了一声:“老师,你喝酒了?”
   因为学生也都知道我不喝酒,小Y闻见我身上的酒气,自然很惊讶,他又是个很单纯的孩子,心里的惊讶便脱口而出。我回答说:“是啊,我喝酒了!”
   回答的声音很响亮,底气很足,充满了自豪感。
   记得许多年前刘晓庆和陈国军合演过一部电影,叫《无情的情人》,因为有裸体镜头,很快就被禁演了。影片中有位老太太说了一句话,“不喝酒的男人不是男人!”
   我做了一回能喝酒的“男人”,能不自豪吗?
  
   六
   还记得一次,和最要好的庞君到吐鲁番旅游。晚上,在吐鲁番旅游文化广场夜市上,一边欣赏喷泉和水幕电影,一边在维族人的烤肉地摊上吃着正宗的维族烤羊肉、喝果啤。那果啤喝在嘴里,似乎比在库尔勒愈加甜香醇厚,愈加温馨暖和。我不由想起了文革中的样板戏《红灯记》里的一句台词,“喝着美酒,听着音乐,看着美女跳舞,那真是神仙过的日子啊!”我觉得,我那时喝着果啤,就真的是过着神仙的日子。当时心情,我曾在一篇散文《吐鲁番拾零》里写到:“在远离家乡七八千里外的神话境界的吐鲁番,夜色朦胧中,华灯迷离的光影里,置身于互不相识的喧嚣而不觉嘈杂的人群里,听着维族人团音很重、又打哏的普通话腔调,听着南腔北调的方言底子的普通话的协奏,享受一种热火而温馨的氛围,体味一种热闹而和谐的境界,无天涯沦落之忧戚,有异乡做客,信步赏景,懒散阅人之悠闲。这种享受,真是一种令人陶醉的享受,在呆板枯涩而弹丸之地的家乡是无福消受的。如此情景下,和知心朋友举杯对饮,岂不快哉!”
  
   七
   后来,又和庞君到甘肃嘉峪关旅游。也是晚上。
   在雄关广场附近的一家小餐馆里,坐下之后,要了几个小菜,庞君就提出喝点儿,喝什么,果啤呗!但一问跑堂的,他就像小品《不差钱儿》里的小沈阳一样,一本正经地回答:“这个,真没有!”
   这里离新疆并不远,怎么就没有呢?
   便有些遗憾,无奈。庞君啤酒,我白水,碰碰杯,权作举杯共饮。
   庞君笑言,回家乡,再喝果啤。我也笑答,咱们那里一定没有,要有的话,我在家乡早就喝上了。庞君不信,摇摇头,还和我打赌。
  
   八
   回到家乡,和几个朋友小聚,庞君就向吧台点果啤,果然没有,无奈,要了无醇啤酒,瓶子上标着酒精度≤0.5%,几乎没有酒精度,喝起来,有啤酒的味道,但味道稀薄,全然没有果啤的醇厚浓郁,很是扫兴。我就对庞君笑言:“怎么样?输了吧?”
  
   九
   从那以后,我就有个错觉,以为果啤应该是新疆特产。但昨天在网上一搜索,才发现,内地许多啤酒厂都生产它,而且,许多大中城市里都有卖,但是,市场销量少,所以,在小县城里,就见不到。最起码,截止到目前,我还没见到。这样,就让我在遗憾之余,愈加怀念那甜香浓郁的果啤。
   不过,细想想,我怀念果啤,大概也是怀念在新疆度过的那些神仙一般的日子吧!
   我还能喝上果啤吗?

共 3180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