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mxj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诗词 > 正文

【江南】忆往昔·年味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0:38:39
破坏: 阅读:967发表时间:2016-07-17 13:22:45
摘要:每到年底,心中就会油然生出一种想家的味道。尽管平日里我从不把真实的自己表现出来, 但我也会怀念那熟悉温情的年味。纵使异乡再灯火辉煌,也挡不住回家的脚步。我十分清楚,异乡的路,不会是我最终的归属。我想,我是个任性倔强的孩子,偶尔会透露出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并不是因为我傲慢无礼,只是我的性格不喜热闹。其实偶尔的独处,并不是坏事,它能让你去思考人生,让你去看清自己。

每到年底,心中就会油然生出一种想家的味道。尽管平日里我从不把真实的自己表现出来,但我也会怀念那熟悉温情的年味。纵使异乡再灯火辉煌,也挡不住回家的脚步。我十分清楚,异乡的路,不会是我最终的归属。我想,我是个任性倔强的孩子,偶尔会透露出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并不是因为我傲慢无礼,只是我的性格不喜热闹。其实偶尔的独处,并不是坏事,它能让你去思考人生,让你去看清自己。
   去年年底,母亲打来电话,问我回家不,我略带不耐烦的语气说道:“不回去。”河南哪个癫痫病医院治疗效果好然后随便敷衍了母亲几句,就匆忙把电话挂掉。现在想来,和母亲的每次通话都是短暂的,而且都是母亲打来,我几乎从不给人打电话。这应该是个坏习惯吧!外公外婆就对打不打电话很看重,母亲每次打电话的间隔时间很长,不是有什么重要事情,母亲是决绝不会打电话的,这也许就是母亲的省钱之道吧!外婆接不到母亲的电话,偶尔就会嘟囔着埋怨几句,我听在心里,颇不以为意,心想,不就一个电话嘛,有什么要紧的。相较于舅舅,母亲的打电话次数的确有些少的可怜。舅舅有一段时间,每一天晚上都会打电话回来,每当座机铃声响起时,外婆则欣欣然的前往接电话,其喜悦的心情尽写在了脸上睡觉过程中突然出现抽搐情况。当然,每次通话无非是一些家常事,末了,舅舅就会关切外公外婆的身体,并嘱托要注意穿衣保暖,生活饮食吃好点。
   舅舅在年轻时,喜好打牌赌博,在外多年,不仅没有挣到一分钱,反而还在外欠了一屁股赌债。有一次,一个债主就问外公外婆还钱,结果被外公外婆臭骂了一顿。那次外公外婆回来,两人铁青着脸,气呼呼骂了在外打工的舅舅老半天。记得有一年,舅舅回家,上街买了鞭炮及香花宝烛,买的都是价格较贵的那种。回到家,向来节俭的外婆非常生气,把舅舅买回的东西统统的扔了出去。舅舅沮丧得一言不发。
   那个年过的并不好,除了耗子嫁女彻夜开灯外,就是一些祭拜先人和各位菩萨的简单仪式,简单到一碗高粱酒,一碗糖果和一块被外公称为刀头的猪肉,然后插上萫和蜡烛,烧上一大把黄纸,外公嘴里还不停念叨着什么,我一次近身听了一下,外公是叫各位先人和菩萨回来过年了。农村有一种习俗,就是灶有灶王菩萨,猪圈有猪圈菩萨,灶王菩萨我尚可理解,可是那猪圈菩萨,我至今也不知道他是何方神圣?
   农村的过年,家家户户都很看重。虽然比不上城市的物质条件,但那浓浓的年味绝不比城市淡。特别是靠近大年的那几天,镇上的集市可谓是热闹非凡,人挤人,脚踩脚,远远望去,全是人头涌动。采集年货的家庭全集中在这几天,商贩们自是大量备货,我也会背着背篼跟在外公身后,买鱼买肉,买各种厨房调料,买糖果瓜子,买大年初一给先人拜年的黄纸蜡烛等。其实,那时我已经在读高中了,对这些早已习以为常,也没有什么期待了?唯一的惊喜是,偶尔会遇见一两个同学。
   比起现在的过年,我更喜欢儿时的过年,那时想要的东西并不多,但大部分都没有得到。每年年底,外婆都会给我和哥哥买上一套新衣服,外加一双新鞋,其实所有加起来,也不超过两百元,但大年初一早上起床穿新衣新鞋的感觉,似乎已经超出了我对物质的所有欲望。我喜欢闻新衣服的味道,喜欢穿着新鞋跳来跳去。儿时,我甚至没有压岁钱,每次去走亲访友得到的压岁钱,母亲一转身就会让我和哥哥交出来,美其名是帮我们保管。我和哥哥早已习惯,虽不情愿,但难以违抗。
   大年三十的晚上,母亲会提前吩咐,大年初一起床不准乱说话,在农村,对于有些话有所忌讳。因为,初一天是一年的第一天,似乎一年的好运都由今天决定了。有一次母亲听说邻居初一天下面条把筷子折断了,这几乎成了那几天她聊天的主题了。几个妇女围在一张八仙桌上,一边嗑着瓜子,一边表示替折断筷子的那位邻居表示担心。其实据我所知,似乎并没有发生什么。今年大年初一,刚去买了新衣服的我,骑着自行车返回途中,看见路边一个垃圾桶,就想顺手扔垃圾,但我又不愿停下来,可是我骑得太快了,恰好我又是个右撇子,按了前轮刹车,结果悲剧了,人仰车翻,我尴尬地爬了起来,裤子被擦破了,两条腿都有强烈痛感。其实身体上的痛我并不在乎,但那天恰好是大年初一,这给我在心里留下了阴影。我甚至不敢告诉母亲,如果把这事告诉母亲,她又得担心我了。她会担心我今年会不会不顺,担心会不会摊上什么大事之类的,反正就一些让人不开心的事。
   母亲就是这样一个人,有些多愁善感,喜欢用眼泪表达情感的人。前年回家过年,在参加幺外公的孙子满周岁宴席时,因孩子的母亲没有吃药,突然就为众人坐在她床上看电视而发脾气,将铺盖扔在了地上,另一说是她看见了其他孩子在玩她买给儿子的玩具而生气。幺外公的大儿子,我一般叫他大舅舅,他是读书的好材料,从小读书都是名列前茅,也读了一个不错的大学,学的是关于飞机制造方面的专业,现在待遇也不错,所以才有了宴请邻里亲朋。大舅舅的脾气有些暴躁,妻子当着这么多人面前做出这种事,让她有些难堪,他开始大声和妻子吵起来,作势要动手教训妻子的样子。好在众人的阻拦中,才没有后话。母亲当时也加入了劝架中,事后,母亲竟然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我表示非常不理解,心里觉得母亲有些丢脸。母亲说:“他是觉得大舅舅的命不好,摊上了一个精神上有病的妻子,孩子还那么小。”就这样,一个好好的过年就这样被搅扰了。更失败的是,当晚幺外公家屋后的另一位老人仙逝了,这些不吉祥的事,都统统笼罩在众人心头。大家都明白,就是没有一个人说破。
   提起幺外公家,我不得不说一下幺外公家和外公家过年互请的习俗,也就是错开过年的时间,今天你在我家过年,明天我在你家过年。外公一共有三兄弟,二外公和外公、幺外公似乎有什么隔阂,走动较少。外公外婆一般会把过年时间定在大年三十。那天,外公会天不见亮出门,走十多里山路去镇上赶集。而外婆依然是她每天的那些扫地功课,然后让我帮忙洗菜之类的事。八九点钟后,幺外婆会赶来帮忙做准备工作,比如切菜,剥蒜子等。等外公赶集回来,已是十点左右。然后就是外公抓起一只大公鸡,事先在旁放一个盛满盐水的瓷碗,紧接着外公会在用手拔掉一小撮的鸡毛,拿起锋利的菜刀快速地割下,只见鸡血不停的流到了瓷碗里,而那只大公鸡每次都会奋力的狂蹬着双脚。有些生命力强的,到了用开水烫的时候还在摆动着身子。每次看着这样的场面,我都有些不忍。记得母亲有一次让我杀一只老母鸡,我拿起菜刀,颤颤巍巍地抖动着双手,最后还是心不甘情不愿地割了下去。虽然我儿时喜欢弄死蚂蚁小虫之类的,但我不得不承认,我还是很善良的。
   大家分工合作,各司其职,不到半天,米饭已经做好,然后就是外婆掌厨,一个菜一个菜的炒着。外婆做的菜的确很好吃,唯一不好的是,外婆做的菜盐味很重,以致于我后来吃别人做的菜,总觉得是别人忘了放盐。快到中午时,幺外公,大舅舅,二舅舅,母亲和父亲等,基本到齐,舅舅常年在外,很少回家过年。这时,厨房里到处都是辣眼的油烟味,众人都忍不住咳嗽了起来。而我和哥哥开始了传菜员的工作,把菜从厨房端到堂屋里。堂屋里,两张涂有浅黄色彩釉的八仙桌拼在一起,桌上已经摆满了七七八八的家常菜,甜椒肉丝,香肠切片,老鸭汤,红烧鸡肉,酸菜鱼等一系列家常菜,盛菜的餐具可能并不光鲜,都是些不锈钢盆子,一些旧的发黄的大瓷碗。看着一大桌的荤菜,其实我是没多大的胃口。接着,一大家子围在一起,首座当然是外公外婆坐,外公外婆的辈分在一群人里是最高的,至于其他座位就没有什么讲究了。这时,外公外婆就会客气地说:“都是一家人,不要讲礼”。我则毫不客气地吃了起来,第一筷子都是夹武汉哪个癫痫医院治疗效果好的肉丝或者凉拌鸡鸭肉,之后忙得不亦乐乎。然后一家人东聊聊西聊聊,气氛一片祥和热闹。不到十多分钟,我就放下了碗筷,结束了战斗。那段时间几乎天天吃肉,自然不是十分喜欢。倘若换做平时,我吃饭的战斗力有些惊人。自从高二开始长身体后,我的胃口一直都很好,就算是现在,有时放开胃口能吃斯文女生一天的饭量。
   吃完饭后,大家围着桌子聊会儿天后,就各自散去。临走时,外婆必说的一句话时,晚上记得早点来吃夜饭。吃完午饭又吃夜饭的习俗,在农村似乎成了一条不成文的规矩。我想是由于准备的菜太多,留着自己一家人吃又吃不完,还不如再继续留吃一顿夜饭。夜饭就没那么复杂了,就是简单的热冷菜,之后又重复着吃饭的场景,但那种一家人聚在一起的气氛却是一年中少有的。我向来喜欢安静,但我也不排斥热闹,我最不能接受的就是热闹后的那种人去楼空的冷清,这样的情感落差,至今我也不能坦然接受。饭后,外婆又会去厨房忙活一阵子,做一锅醪糟鸡蛋汤,每人一碗。在我的印象中,醪糟鸡蛋汤几乎成了外婆家每次请客后的一道名菜。
   农村大年三十晚上,放烟花的人家不是很多,毕竟生在农村的人大多比较节俭。当然,那些返乡回家的年轻人,包里或多或少都有些钱,见过外面的花花世界,自然不会心痛烟花那点钱了。农村的烟花在我看来,有一种违和感,宁静的夜空,不应该是所有思乡者仰望的地方吗?吃完饭,我会选择坐在坝子外的阶梯上,静静的看着远方,听听此起彼伏的鞭炮声。而外公外婆母亲和父亲则会挤在小屋里看春晚,或者是播放外公最喜欢的云南山歌碟片。我是有些不喜欢云南山歌的,因为家里就一台电视,每次外公看云南山歌,我都不得不陪在旁边看。云南山歌不过是些《花心婆娘爱帅哥》之流的内容,几个简单的人物,几乎全场都在唱,我甚至能哼出“哎呦我的妈啊”这样的腔调。同一小队有一个云南山歌迷,边干农活边唱云南山歌,那时外公表现的还有点羡慕的样子。现在想想,那时的我的确太过孩子气。
   去年年底过年时,我没有回家,一是外婆不在老家了,二是老家已经没有了那种我想要的年味了。儿时的小伙伴都各自长大成人,有些觉得路程太远,或者是因车票不好买的原因,都没有回家,回家的那些人,碰见时又觉得彼此之间间隔的岁月太多,一种陌生感拉长了距离,剩下的就是几句简单的问候之类的客套话。记得儿时,都会玩玩小鞭炮,拿着兜里少的可怜的压岁钱,买一盒,然后是非常珍惜的玩上大半天。记得有一年,我突发奇想,想在坝子边的牛粪堆里玩玩鞭炮,就是把鞭炮插进牛粪里,然后点燃就跑。可是当时我手里的小鞭炮是那种引线燃烧的非常快的那种,刚点燃,我还没来得及转头,鞭炮就爆炸了,一脸的牛粪,新衣服也沾了不少,至今想着也觉得挺好笑的。
   过年时不回家,给我感觉也不是很坏。平日里车来车往的街道死一般安静,平日里开门做生意的店铺紧闭大门,夜晚的烟花爆竹声接连不断,这些都让我心里倍感孤独。去年大三十晚上自己晚归后,买不到什么像样的吃的,我只能吃泡面,心里的确有些酸楚。我可能是那种不喜欢在吃穿上面讲究的人,我非常随意,我也非常容易满足,所以造就了我今天的尴尬人生处境。
   记得那天,我一个人戴着耳机,穿过了一条悠长深远的小巷,风吹得两旁的卷帘门哗哗作响,我的脚步有些漫不经心,心里老想着那些儿时的浓浓年味,一种莫名的孤独感阵阵袭上心头。我似乎突然想起来了,我是这座城市不愿离开的过客,我在驻足,我在停留。我不知道这座城市有什么值得我留下,但我的确留了下来。我似乎在等待什么,但我又不知道自己会在这样的孤独中能坚持多久?
   大年初二,我的心情似乎还算不错。在上班的地方,我遇见了一位陌生的保安,我和他互相打了一个招呼,然后他就问我为什么过年不回家,我说老家的年味没有了那种记忆中的感觉了,他表示了赞同。我想,对于很多长大后的人来说,都会有一种年味被时间冲淡的错觉。年味也许并没有冲淡,改变的只是记忆中的我们,我们有了各自的经历,有了各自的生活,有了各自的欲望,因而,儿时那种简单玩玻璃球、放鞭炮的乐趣便不复存在了。
   我想,就算我们再重新经历一次儿时的过年,可能我们也找不回那些浓浓的年味了。也许,那些围在一张桌子上吃瓜子、玩牌的画面不会再清晰了。所以,前年大年初一,我才一个人走进松树林,躺在地上,聆听山风呼呼,任松涛随岁月翻滚。

共 4727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古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