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mxjv.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宣言 > 正文

【山水作家专栏】徐大个儿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20:33:50
无破坏:无 阅读:1520发表时间:2014-12-20 13:29:48 徐大个儿是我以往文字中的主要非虚构人物之一。他出生于上个世纪50年代;家庭初划为富农,后改定为中农;父母早亡,上无长下无幼,一个人既不热闹也不孤单;性情温和,好扮女装,因瘦高而得名;光棍而终。   在第八生产队乃至全村,徐大个儿可谓高山打鼓名声在外。他心肠热乐于助人,凡有热闹的场合,比如哪家湖北的专业羊癫疯医院是哪家婚丧嫁娶、盖房子砌大墙甚至过年包冻饺子等等,都能看到徐大个儿忙碌的身影。他是一个农民,却爱好文艺不甘寂寞,在当时文化并不发达的农村,时常给人们带来一些欢乐。他从不要求别人给自己什么帮助和照顾,只求乡亲们认可自己、欣赏自己,哪怕是点点头笑一笑,也就心满意足了。在村里,徐大个儿家徒四壁,没有什么生活积蓄,一铺炕一床被,还有一个盆几只碗,属于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主儿。对了,那个盆似乎是洗脸洗脚外加做饭用的。   徐大个儿家虽清贫,却很爱打扮,衣服裤子很少有褶儿。一件不知在哪里淘换的毛衣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除了夏天实在太热以外,始终没离开他身上。虽是干农活儿,但徐大个儿的脸和脖子却总洗得干干净净,他衣兜里还经常揣着一把小木梳,把自己的头发弄得有条有理。张大嘞嘞经常喊他奶油小生,徐大个儿呢也自我感觉良好。张大嘞嘞请媒婆去头屯给儿子介绍对象,媒人刚将张大嘞嘞的儿子领进女方家门前,徐大个儿就笑嘻嘻地尾随而至。女方父母以为徐大个儿是要相看的姑爷呢,一个劲儿地往屋里让徐大个儿。媒婆这个气啊,赶紧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地撵徐大个儿。徐大个儿呢,嬉皮笑脸赖在原地不走,直到张大嘞嘞的儿子急眼要揍他,才恋恋不舍地离开。女方爹妈倒是对徐大个儿很有好感,认为张大嘞嘞的儿子不如徐大个儿看着顺眼,不如徐大个儿干净。媒婆使出浑身解数,花言巧语好一顿夸奖张大嘞嘞的儿子,才算蒙混过关。回村后,媒婆跑到张大嘞嘞家把徐大个儿狠狠地奏了一本。张大嘞嘞这个气啊,心说,你徐大个儿也太不讲究了,自己没本事相媳妇,倒是想撬我未来的儿媳妇了,真是可恶。转天,张大嘞嘞晃进徐大个儿家,硬是将还在睡梦中的徐大个儿从凉炕上拽了起来。徐大个儿毛愣愣地问:“干啥呀你。”张大嘞嘞问:“又梦见娶媳妇了吧?”徐大个儿说:“嗯哪。”张大嘞嘞认真地说:“媒婆要给你介绍对象呢,人家姑娘都到村西头了。”徐大个儿“扑腾”一下就从炕上跳了下来。   张大嘞嘞将徐大个儿引到生产队院内,指着一侧的猪圈对徐大个儿说:“呶,就在那儿。”徐大个儿说:“好,我相相去。”猪圈里,那头老母猪正在气哼哼地拱着空槽子呢。徐大个儿叫:“嘞嘞嘞嘞,就你要相对象啊?”老母猪似乎能听懂徐大个儿的话,冲徐大个儿哼哼起来。“哦,饿了。嘞嘞嘞嘞,我喂你吃。”说完回头喊“嘞嘞,过来。”张大嘞嘞幸灾乐祸地问:“干啥?”徐大个儿把猪圈门打开:“嘞嘞嘞嘞,来吃饭。”老母猪一摇一摆地跟着徐大个儿来到张大嘞嘞面前:“嘞嘞,嘞嘞,你们相对象吧。”张大嘞嘞这才醒过味儿来,敢情徐大个儿“嘞嘞嘞嘞”地叫老母猪是变相糟践自己呢。他转过身就要打徐大个儿,而徐大个儿却早跑开了。   有些人不好好猫冬,偷偷推起牌九来,当然小赌怡情大赌伤身,推个毛八分的也就罢了。可有的人推着推着,想法就变了,胆子也就大了,所推的金额越来越大,影响了正常生活秩序,影响了家庭和睦。徐大个儿这个人很守规矩,不仅不去推牌九看热闹,而且还经常劝诫人家不要走歪门邪道。那几年,为了显示全村最高首长的权威,一到冬天,刘大背头就经常带着民兵抓赌。虽然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了赌博之风,却搞得全村鸡犬不宁鸡飞狗跳。中午了,徐大个儿才从炕上爬起来。他穿上棉袄棉裤,洗了洗脸,嚼了几口玉米饼子,才懒洋洋地走出家门。刚走到张大嘞嘞门前,就见几个全副武装的基干民兵从院中押着张大嘞嘞走出来。原来,张大嘞嘞又聚众赌博了。徐大个儿惊得张大了嘴巴,想上前说几句话,腿脚却不听了使唤。当一群人从徐大个儿身边走过时,徐大个儿发现张大嘞嘞居然瞪了自己一眼。徐大个儿有些慌了:“瞪我干啥?谁让你不听劝了,该!”   一星期后,张大嘞嘞从公社回到村里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徐大个儿算账。张大嘞嘞骂徐大个儿:“你他妈的缺德带冒烟儿,我推牌九关你屁事。你个叛徒内奸!”徐大个儿这个气呀,冲着张大嘞嘞发誓:“你血口喷人!要是我告的密,让我一辈子打光棍儿!”“呸,看你嘚瑟巴拉的就不是好东西。你就坏吧,谁也不给你介绍对象。”两个人越吵越来劲儿,正在这时,李老倔端着一大盆刚换好的豆腐从豆腐坊里出来。张大嘞嘞喊住李老倔:“你换了几块豆腐?”老倔说:“10块,冻起来过年用。”张大嘞嘞对徐大个儿说:“你小子有种的话,就承认是你告的密,要不咱俩就打赌。你要是能把老倔的这盆豆腐一口气吃完,我就相信你没告密,要是吃不完,就是你告的密,这盆豆腐也由你赔。”徐大个儿这个气啊,明明和自己没关系的事,硬往自己身上扯,这不是肚子疼埋怨灶王爷吗?可事到如今,浑身是嘴也说不清啊。情急之下,徐大个儿答应和张大嘞嘞赌上一把。李老倔不干了,他说:“我可不搀和你们的事,再说了,我这可是用了3斤3两黄豆换的。”说完,端着豆腐就要往家中走,却被张大嘞嘞一把拽住:“老倔,你今天得给我个面子。我们各回各家取3斤3两黄豆给你,谁输了你就留下谁的黄豆。”徐大个儿硬着头皮附和道:“就这法儿了,我现在就取黄豆去。”李老倔没办法,只好由着他俩打起赌来。两个人各取来黄豆,拉拉扯扯地走进生产队队部。队部里,刘瘸子正一个人用火盆烧土豆吃呢。张大嘞嘞说:“徐大个儿,你就在这里吃吧。”徐大个儿好汉似地说:“吃就吃,谁怕谁!”说完,就从李老倔盆中抓起豆腐大吃起来。他一口气吃了6块后,拍了拍胸脯问刘瘸子:“这儿有大酱没?”刘瘸子都看呆了,半天才摇着头说:“没有。”张大嘞嘞对徐大个儿说:“不许耍赖,就干吃。”“干吃就干吃,谁怕谁呀!”徐大个儿嘴似乎更硬了,而等他吃到第9块时,脸却有些发紫,那冰凉的豆腐在胃里直翻个儿。李老倔对张大嘞嘞说:“差不多得了,别闹出人命来。”张大嘞嘞恨恨地说:“不行,非要吃下去不可。”徐大个儿硬挺着把最后一块豆腐吃完,指着张大嘞嘞断断续续地说:“咋样,你输了,我赢了,我没撒谎。”又用手指着李老倔:“你朝大嘞嘞要黄豆,把我的那份还给我!”话刚落下,一口豆腐就从他嘴里喷了出来,整个人一下子栽倒在地上。   打赌吃豆腐的结果:李老倔、刘瘸子被老海叔大骂了一通;张大嘞嘞输了3斤3两黄豆,被罚30工分,全队作检讨;徐大个儿在家足足躺了3天,获得了一个新外号“豆腐王”。豆腐王名不副实,再也不敢问津豆腐了,就连听到“豆腐”这个词,他胃里都往外泛酸水。   几场大雪后,就到了年儿跟前。生产队开始准备文艺节目参加大队组织的文艺演出。每年这个时候,村里都要组织一场群众喜闻乐见的文艺演出,活跃活跃单调的生活。老海叔思谋来思谋去,把演节目的人选落到了徐大个儿身上:这小子秧歌扭的不赖,还能扮大姑娘,虽然不够庄重,但也活灵活现有模有样。想到这儿,老海叔就让刘瘸子去请徐大个儿来队部商量演节目。一听说要代表生产队参加全村的文艺演出,徐大个儿顿时来了精神,他撇下刘瘸子,一口气儿跑到了队部。老海叔很民主,边卷着旱烟边征求徐大个儿想演啥节目,徐大个儿坚决地说:“我想和彩娥唱二人转。”彩娥是全队、全村乃至全公社的金嗓子,要是她出演节目肯定能选上。老海叔早就知道,彩娥是公社的文艺骨干,每年这个时候都要被抽到公社排练节目,生产队和村里都指望不了她。徐大个儿一听老海叔这样介绍,就发起牢骚来:“队长,哪有越级表演的道理啊。彩娥是咱八队的人,应先可着咱队出节目,完了再一级一级往上选。”老海叔知道徐大个儿暗恋着彩娥,当然也乐于成人之美。为了调动徐大个儿的积极性,老海叔死马当活马医,又让刘瘸子请彩娥来队部商量。老海叔对彩娥说:“彩娥啊,你克服一下困难,和大个儿代表咱队出演个二人转吧。你们俩一配合,肯定一炮打响。”彩娥平时对徐大个儿就反感,可这徐大个儿呢,却总是死皮赖脸地向她献殷勤,真讨厌。彩娥说:“队长,你是知道的,我每年都要去公社调演,时间指定安排不开,你还是另请高人吧。”没等老海叔说话,徐大个儿就说:“没事儿,你啥时候有时间,我啥时候陪你练。”彩娥白了一眼徐大个儿:“你有时间你就演,我可没时间陪你练。”说完就把头扭到一边不再说话。老海叔不知说啥好。公社每年都要抽彩娥排练节目,可生产队呢,也不能不参加大队组织的演出啊,要是空缺了,那刘大背头岂能善罢甘休?想到这儿,老海叔说:“这样吧彩娥,你该去公社调演就去调演,大个儿呢,该练着就练着,等调演完,你们再组合训练。好不?”彩娥还是没吭声,徐大个儿心中有些失落,却装作有风格的样子说:“支持彩娥去公社调演,我一个人先练着。”   打这儿以后,徐大个哈尔滨癫痫病医院好吗儿每天都到生产队队部里练习二人转。二人转二人转,一个人怎么转呢?可徐大个儿就一个人转了起来。他男腔唱一句,又赶紧模仿一句女声,好不投入。我们这些孩子趴在窗外好奇地喊着笑着,要不是有刘瘸子在门口把着,我们早就溜进队部里看个仔细了。这样练来练去,徐大个儿献演的“二人转”越发耐看起来。看徐大个儿着了魔似地投入训练,老海叔心里有些酸楚。老海叔劝彩娥:“徐大个儿唱的好、演得也好,再说他人也不错……”“他人好不好和我有啥关系?”队里早就有人在彩娥面前替徐大个儿美言过,想把他介绍给彩娥,对此彩娥当然清楚,可她对徐大个儿确实没有好感,也不想和他演什么二人转。老海叔碰了一鼻子灰,悻悻地来到队部。徐大个儿正如痴如醉地练着“二人转”呢,老海叔进来了,他都没停下来。老海叔心说,彩娥不参加二人转,可把大个儿晒惨了,他要是闹出个相思病可咋办呢?老海叔的担心不无道理,徐大个儿平时打心眼儿里喜欢彩娥,纵然彩娥不喜欢他,他依旧是痴情不改。在彩娥处黄了对象跳井自杀后,就是徐大个儿冒着严寒到井里打捞彩娥的。当然,这是后话了。没有彩娥参演的二人转,虽然伤了徐大个儿的心,却没有挫伤徐大个儿的积极性。他抛却忧愁丢掉烦恼,继续尽情地彩排着他的徐氏“二人转”。苍天不负有心人。一个月后,在全公社文艺演出中,徐氏“二人转”获得了热烈掌声,徐大个儿终于和彩娥同台演出同台领奖。那一刻,徐大个儿幸福得都要流出眼泪来,他总算在彩娥面前露了一次脸。   徐大个儿很喜欢和我们这群孩子在一起玩游戏,每每玩战斗游戏时,他都主动充当反面人物。经过激烈战斗,我们终于抓住了“坏蛋”徐大个儿。我们一边喊“打倒狗汉奸徐大个儿!打倒大特务徐大个儿!”,一边抖擞着精神,“押着”徐大个儿在村西头游行。一些大福州哪里有能治癫痫病的医院人也边围观边跟着我们起哄,有几个小媳妇还在一旁嘻嘻地笑着。徐大个儿更来劲儿了,他扬起头,稳步走,活像个大义凛然的革命烈士。这哪儿成啊,我用小木枪一顶徐大个儿的腰:“坏蛋不许趾高气扬,要低头认罪。”小伙伴一起响应:“对,要低头认罪!”徐大个儿在围观者面前,显得有些矛盾,但为了神似更为了让大家伙满意,他还是低下了头。我们笑着、闹着,直到天黑了,大人们把我们喊回家为止。而徐大个儿则坐在村西头望着夜空发呆。他太寂寞了,也太孤单了。   夏日的大水塘一直是孩子们的乐园。我们尽情地在水中玩耍着,突然,嘎牙于拼命挣扎起来:“腿抽筋啦,快救我呀。”这小子平时就喜欢装神弄鬼,谁知道是真是假,我和小三子还有五六都不理睬,继续嬉闹着。可过了一会儿,嘎牙于真就沉下去不见了。我们都慌了,拼命喊起来:“救命啊,有人被淹啦——”大水塘虽然在村西头不远处,但大中午的,人们都在休息,周围看不郑州治癫痫比较好的医院是哪家见一个大人,我们急得都哭了起来。五六跑上岸,光着腚不顾一切地向村里跑。他边跑边喊:“有人被淹啦,救人呀!”闻声,正在纳凉的徐大个儿从杨树趟子里跳出来,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向大水塘。到了大水塘边,他来不及脱衣服,就“扑通”一下跳进大水塘里。顺着我们的指引,徐大个儿很快地游到,不,应该说是蹚到了水中央。大水塘最深处不到2米,看来高个子也有高个子的好处。徐大个儿在嘎牙于沉没处来回蹚着,几下子就蹚到了嘎牙于。他憋住气,一个猛子扎到水中,把嘎牙于拽了出来。嘎牙于闭着眼但两只手还在划拉着,徐大个儿挥起一拳打在嘎牙于的脸上,嘎牙于双手不动了。徐大个儿抱着嘎牙于胜利者般走上岸。此时,嘎牙于的父母都赶了过来。他们没看到徐大个儿救自己儿子的场面,倒是看见了徐大个儿打儿子的一幕。他们一面摇着嘎牙于,一面骂着徐大个儿:“你个该死的徐光棍儿,缺了大德了你,打我儿子你一辈子都娶不上媳妇!”浑身湿透了的徐大个儿像个做错了事儿的孩子,站在一旁不知所措。嘎牙于被他爹妈折腾了一阵子,吐出几口水后睁开了眼:“你们别赖徐叔,是他救的我。”后来,我问徐大个儿为啥救人还要打人,他红着脸:“老辈儿人说,救人要先把人打昏,要不就不好救了。”我这个气啊,说:“你一个大人还怕小孩子,真是死心眼儿。”徐大个儿一脸茫然,不再说一句话。   2007年,我回故乡。不经意间谈起徐大个儿,长江叔叹了一口气说:“人早不在了,帮人家盖房子时被掉下来的檩子给砸死了,临了都没娶上媳妇。”我许久没说话,脑子里装满了徐大个儿。徐大个儿无亲无故无后人,就像一片树叶被风轻易地刮走了。怅然中,我站起身向村西头走去。天依旧很蓝,和童年时的颜色一样,可人呢,都改变了模样。有的,如我早年离村后不再回头;更多的,自然老去寿终正寝;当然,还有的,如徐大个儿意外地消失了。可消失了的,就真的能忘却吗?         2013年9月23日 共 539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2)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